第五百五十五章 一次冲动的耍流氓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一次冲动的耍流氓

这事情实在太出乎凌默的意料了! 他之前也很好奇露西为什么会感染,但不管怎么猜测,他却从未想到过自己头上来。 ……哪个正常人类会把这种事情想到自己身上? 虽然凌默已经算很不正常的了……但在他的理解当中,他还没不正常到这种变态的地步啊!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后,凌默顿时就感觉毛骨悚然! 惊悚!简直太惊悚了! “我居然已经变异到能够感染别人的地步了?!卧槽!那只是一滴血啊!一滴!” 凌默表情僵硬,心中却在疯狂咆哮:“而且还跟普通丧尸一点都不一样,我竟然还创造出了一种新的感染方式!我现在算什么?新丧尸的一种?异能者和丧尸的结合体?就像异变丧尸和普通丧尸那样?涅槃的完美体也不具备感染功能吧?” “这岂不是意味着……以后我跟人类接触的时候,也要小心注意,以免感染他们?靠靠靠!!”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一直以来把自己当普通人的家伙,却在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人形炸弹,而且之前还不小心因为一个喷嚏干掉了一位同伴…… 糟糕透顶啊! 如果不是露西正瞪着一双眼睛和他对视,凌默都忍不住想要抓狂了。 “呼!” 等凌默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之后,他突然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露西了。 怎么面对? 老老实实告诉这个冰山女,然后被她恨得牙痒痒,顺便见识一下她变身女暴龙的恐怖? 还是算了吧……凌默打了个寒噤。在心中迅速否决了这个方案。 “其实主要原因也不是这个,关键这是我的秘密啊……”凌默在心中为自己辩解道。 这理由倒也没错,除了叶恋她们,凌默是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的。 即便对方能够接受这种可怕的事实,也愿意为他保密。但凌默都能通过非常规手段从别人脑袋里掏出自己想要的信息,就说不定有其他人也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对凌默来说,有些秘密一旦说出来,对双方都是场灾难。 不过露西显然没想那么多,从她刚才的异常表现来看,她已经无计可施了。才不得不来向凌默求助。 即便如此,她也扭捏了半天没把事情说出来…… 被凌默一语点破后,她倒是一下子对自己不怎么关心了,反而将关注的焦点全部集中在了凌默身上。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能不能说完!”露西焦急地催促着凌默。 “哦……我在整理思路……”凌默顿时回过神来,一边想,一边缓缓说道。“你好好想想,你要是感染了一般的丧尸病毒,恐怕早就变异了吧?哪里会拖到……”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感染的?”露西这时候突然变聪敏了。 “靠!”凌默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说道,“这很简单啊,要不是拖了很久,你不会主动来告诉我的。” 露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感受了一下他的心跳,表情似乎显得缓和了一些:“你继续说。” “总之……你用不着担心,你的情况很好,无论如何你的精神都不会受到感染的。不过……”凌默抓了抓脑袋,笑道,“你能不能给我一点血?” “干嘛?” 露西立刻往后退了一步,有些防备地盯着凌默。 虽说凌默说的话好像句句都就很有道理,但露西也不是这么快就能接受的,她还需要消化。 这一点凌默很理解,因为他这会儿也正在消化着那个重磅消息…… “不干嘛……我帮你详细做个测试。”凌默晃了晃手中的小册子。 露西也翻看过一些。知道这册子里大概记录了一些什么,所以对凌默的话倒是没什么怀疑。 更何况心跳感应也挺正常的…… 其实她并不知道,凌默说的虽然是真话,但却用了一种很简单的语言误导。 他说出来的意思,和她理解到的意思。实际上完全就是两码事嘛…… 刷! 露西从腰后抽出了一把小匕首,在手里甩动了一下,道:“割哪儿?” “呃……你不用这么豪迈的……” 凌默一脸恶寒,然后到背包里翻出了一根一次性针筒来。 在灾变中打拼这么久,只要是个人估计都掌握了一点医学常识,凌默也不例外。 被凌默抓着手臂,看着凌默在距离自己不到半尺的地方专注地埋头抽血,甚至还很温柔地吹了口气,问她痛不痛,感觉如何……随着血液被抽出,露西感觉自己的心脏里也有什么东西被抽了过去。 “好了,来按着。哦,不用按,你已经不流血了。凝血功能很强啊……” 凌默刚将针头套好,就突然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 “你干嘛这么看着……啊!” 他话音未落,露西就突然一把扑了上来,“嘭”一声将凌默扑倒在地。 后脑勺着地,凌默顿时一阵头晕眼花,没等他反应过来,嘴巴就已经被一抹柔软堵住了。 露西很是生疏地抓挠着凌默,樱唇在凌默的嘴唇上印着,另一只手则摁着凌默的肩膀。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看到凌默抽血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没事了。 这男人看起来对她漠不关心,但却一直在观察她。 哪怕他不肯说自己是怎么看出来……是怎么发现的有什么关系?重点是他在注意她! 露西很激动,很兴奋,有种劫后余生的快感。 而这份心情,以及一种难以压抑的情感,促成了她这一次冲动。 不过在亲了凌默不到两秒钟后,露西就浑身僵硬了。 “啊啊啊啊!露露你在干嘛啊!你又不是女流氓!” 露西赶紧松开了凌默,试图爬起来。 而这时凌默也从眼冒金星的状态逐渐恢复了过来:“你也太猛了……啊!我的头……咦?你刚刚在对我做什么?” 凌默刚刚将脑袋抬起来,就在朦朦胧胧中看见露西的脸瞬间在眼前放大。 “嘭!” 额头相撞时发出了一声闷响,而凌默则眼前一黑,晃了晃脑袋后,又再次倒了回去。 “呼哧!呼哧!” 露西喘着粗气,看着倒在地上的凌默。 他倒是还没有彻底晕掉,但露西作为一个强化系的异能者,又经过变异加强,这撞一下就跟一个普通人拿锤子敲了他一下没什么区别。 他没有头破血流,只能说他皮肤防御力不错…… 露西也意识到自己用力过猛,连忙晃了晃凌默:“喂!喂!没事吧?我只是……我只是太紧张啊!你没事吧?” “咕噜咕噜……”凌默嘴里发出了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节。 “没事就好。”露西纠结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将凌默给提了起来,拖到了床上。 把凌默扔上床之后,露西仔细考虑了两分钟,决定为他做点伪装。 刷! 皮带被抽掉。 “咕噜咕噜……” 在凌默的无意识嘀咕中,他的t恤也被扒掉了。 随手抓乱了凌默的头发后,露西将被子给他盖上了,伪造出了他在睡觉的假象。 “既没胸肌又没腹肌,脸也不是帅得惊天地泣鬼神,闭上眼睛后明明毫无特色嘛……”露西站在床边,对着凌默一番评头论足后,又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嘴唇,最后摇了摇脑袋,“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他!为什么为什么!啊!” 抓狂地跺了跺脚之后,露西将掉在地上的针管放到了桌上,然后便迫不及待地开溜了。 不过她没发现的是,在凌默的一只手里,还抓着一小截链子。 而在链子的一断,挂着一枚小小的十字架…… 她同时还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窗户对面的那幢高楼上,在那个被凌默用子弹丢出的大洞里,此时正站在一个黑影。 那双眼睛,正盯着躺在床上的凌默……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