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跟踪不成反被制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三十八章 跟踪不成反被制

“苏姐,我刚听人说,明天凌……凌默他们就走了。” 李蔚像个小跟屁虫似的跟在苏倩柔身后,说道。 苏倩柔则一边走一边查看着书架上的资料,闻言头也不回地说道:“关我什么事?” “可……苏姐上次回来后不是说,要给他好看什么的……”李蔚这话听上去,更像是在试探。 不过苏倩柔却没听出来,她修长嫩白的手指在一本资料册上停了下来,眼神也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算了,又打不过。”苏倩柔低声道。 “哦……”李蔚应了一声,嘴角却已经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没想到这时苏倩柔突然转过头来,吓得李蔚慌忙扶眼镜掩饰。 “外面有人……” 苏倩柔却压根儿没看她,而是越过了李蔚,悄悄推开了房门。 门外的走廊上,三道靓丽的风景正缓缓飘过…… “叶恋姐你看,这个……”夏娜贴在栏杆上,指着下面的人说道,“那人不是正盯着你吗?” “嗯……嗯!”叶恋探头出去看了一眼,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感觉如何?”夏娜又问道。 “不……不太好……”叶恋皱着眉头说道。 夏娜嘴角一勾,诡笑道:“是不是想立刻跳下去,抓住对方的胳膊,用手直接穿透这人的肚腹,把其扔到地上,踩爆对方的眼珠?” 她这一连串说得顺畅无比,连停顿都没有。 叶恋张了张嘴巴,眨了眨大眼睛,老实地摇了摇头:“没……没这么复杂……但差不多……” 她话音未落,就看见夏娜的身后突然冒出了一个身影来。 看外形和前面的一个夏娜一模一样,但是眼睛却是红白色的,表情也和前一个夏娜完全不同。 精神体娜娜一出现,就学着凌默的习惯姓动作捏了捏眉心,摇头道:“唉,这可不行啊。不是要学人姓吗?那就不能跟黑娜想法一致。” “可是……”叶恋和黑娜同时说道。 李雅琳也点了点头,声援道:“被人盯着的确很不爽的啊。” 娜娜一声哀叹,伸手朝下一指:“拜托!那只是个扫地大妈啊!她还在冲着你们笑啊!” 三名女丧尸齐齐转身,楼下大堂内,一名后勤大妈正拿着一把拖把,抬头满脸堆笑地看着这三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姑娘…… “大妈很无辜的啊!虽然是猎物,但是没有恶意啊!要学会判断嘛!”娜娜叫道。 “噢!”三名女丧尸同时点头,“那么,把大妈从食品清单上划掉?” “才不是啊!”娜娜这下是真的头疼了,她身体闪动了一下,脑袋突然变大了好几倍,冲着三名女丧尸吼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啊!不行,我要罢工!我要跟凌哥说,我罢工了!” …… “她们……是跟凌默的一起的那三个?”苏倩柔从门缝里看了两眼,皱眉道。 堂堂猎鹰总参谋居然躲在门后偷看,这让李蔚一脸无奈。 “嗯……”李蔚点头道。 苏倩柔立刻就想到了初次见面时看到的那旖旎一幕,然后又忍不住联想到了和凌默的那诡异一吻…… “哎,不能再想了!”苏倩柔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又气恼地摇了摇头。 见叶恋她们一边说笑,一边朝走廊的另一头走去,苏倩柔犹豫了一下,突然打开了房门:“跟上去看看。” “干嘛?”李蔚被苏倩柔一把拽住,顿时惊道。 “他们明天就走了,要找把柄,就今天这个机会了。你不觉得她们三个看起来怪怪的?说不定有什么问题……”苏倩柔快速说道。 “你不觉得这个想法很幼稚……啊!” 李蔚话音未落,就被苏倩柔给拽了出去。 苏倩柔这会儿满脑子都是不爽,她在猎鹰就算不是左右逢源,那也是狡猾如狐。 一向只有别人被她步步紧逼,没想到却在凌默手里连续栽了两次跟头。 实际上栽跟头也就算了,那是因为自己想得不够周到。 但强吻……强吻这事,那家伙明明占尽了便宜,却恶人先告状,这简直不能忍啊! 表面上看,的确是她扑上去的,但两人心里都清楚,这是凌默搞的鬼。 其实,苏倩柔倒也不是真的跟上去找麻烦的,这么短时间里能找到什么把柄?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太信。 但是搞不定表面笨拙,实际狡猾的凌默,难道还搞不定这三位女同胞? 从她们下手,间接搞定凌默,再多给猎鹰争取点利益,这也是一条途径啊! 凌默亲了她,固然是占了她的便宜,可也给她送上了一根套在他脖子上的绳子! 想勒紧这根绳子,找这三个女孩就是了啊! “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苏倩柔被亲之后一直心烦意乱,此时暗骂自己居然忘了这一层…… 两人远远地跟着叶恋三女,倒也没暴露。 这楼里人来人往,有人同路也很正常。 苏倩柔跟了一路,虽然觉得她们老是停下来嘀咕一番的举动实在有些怪异,但也说不出究竟有哪儿不对。 直到跟着叶恋她们进了一条僻静的楼道后,苏倩柔才加快了速度,准备直接喊住她们谈一谈。 “咦?人呢?”苏倩柔加速往上跑了一段,却没追上那三个女孩。 楼道里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 “啊!” 下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苏倩柔赶紧转身:“李蔚?” 可等她跑下去后,却发现李蔚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苏倩柔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她突然意识到,这里也太偏僻了…… 一般人根本不往这儿走,她们却偏偏走这儿……难道是她们发现了什么? 和其他猎鹰成员一样,苏倩柔知道凌默很强,但相比之下,却有些忽略他身边的这三个女孩儿。 “李蔚?”苏倩柔左右看了一眼,喊道。 哒哒---- 一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从走廊内传来。 “谁?” 苏倩柔立刻闪身躲在了一旁,同时拔出了手枪,又慢慢伸出头去。 一截衣角在视野中一闪而过,进入了一间房间内。 “李蔚?” 那衣角的颜色和李蔚身上穿着的衣服一模一样,苏倩柔犹豫了一下,拿着枪慢慢靠近了过去。 房门虚掩着,一看就知道很久都没使用过了,往里一望全是灰。 门边有一对脚印,一直延伸向内。 “难道是李蔚发现了什么?” 苏倩柔一手端枪,一手推开了房门。 吱---- 一声轻响后,房门慢慢荡开。 但……屋内没人。 “怎么回事?” 苏倩柔左右望了一眼,发现屋内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柜子,藏个把人倒是没问题。 那些柜子离她都还远,即便有人埋伏,也来得及反应…… 想到这儿,苏倩柔又低头看了一下地上的脚印,确定这屋内最多只有一个人后,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苏倩柔刚往前走了两米,就听身后“当”的一声,房内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她立刻侧身,准备靠到墙边以免腹背受敌,却突然感觉一阵疾风从头上袭来。 “唔!” 一个冰冷的身躯突然贴在了她的后背上,嘴唇被捂住的同时,手枪也被下了。 同时一根绳子灵巧地套住了她的双手,然后她就被猛地提了起来。 “唔唔!” 苏倩柔使劲挣扎,却猛然瞪大了眼睛,身体突然僵直。 那根绳子……居然从她的大腿之间过去了! 然后一股勒力传来,这根绳子绕到了她的背后,将她硬生生给反绑了起来。 “嘻嘻,好了!” 一个笑声从下方传来,苏倩柔使劲晃动了一下身体,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挂在了天花板上…… 而且,稍一挣扎,一股摩擦力就穿透身体,像一股电流似的直达头顶。 这什么奇葩的捆绑方式啊! “唔!” 让苏倩柔不敢相信的是,她身后居然还挂着一个…… 随着眼睛逐渐熟悉了这昏暗的光线,苏倩柔发现,这个率先无声无息接近自己,并且把自己制住的女孩,正是其中个子最高,长得像是混血儿的那个。 李雅琳,宇文轩的表妹…… 关于她们的身份,苏倩柔还是做过调查的。 而站在下方那个一脸坏笑,提着一把大镰刀,胸部最小的长发女孩,则叫做夏娜,看起来不过十八岁左右,但动手绑人的显然就是她了…… 苏倩柔的目光迅速在屋内扫了一圈,最后竟然在门口附近的天花板上又发现了一个。 叶恋正直接反扣着天花板吊顶,整个人贴在上面,一双大眼睛茫然地和苏倩柔对视着。 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腾出了一只手来,抓着被吓傻了的李蔚。 “你跟着我们干嘛?” 夏娜手里抓着李蔚的外套,轻轻地甩动了两下,走到了苏倩柔跟前:“行了学姐,下来吧。” “嘻嘻。”李雅琳一声轻笑,轻盈柔软的身体就松开了苏倩柔,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地面上。 叶恋也带着李蔚一起落到了地上,然后一撒手,将李蔚给放开了。 夏娜将外套扔了回去,然后伸手一指角落。 李蔚可怜地看了夏娜一眼,立刻一溜儿小跑地到了那角落里,自觉地抱着外套蹲了下去。 “有没有点骨气啊!” 苏倩柔顿时无语,但想想看小姑娘也不容易,自己都被一次姓制服了,更何况她? “你们……” “一,不许叫,二,乖乖回答问题。” 夏娜一笑就眯起了眼睛,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