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起源:病毒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一十三章 起源:病毒

“可人类也不会任由自己被淘汰掉啊……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异能者,和丧尸都有本质上的区别……” 说到这里,露西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异色,有些勉强地扯了扯嘴角:“丧尸和人类,终归还是对立的。.现在是人类为了争取生存空间,在丧尸的重压下艰难挣扎,那么以后呢?只要人类不灭亡,人类和丧尸之间,就会为了争夺生存资源,一直战斗下去吧?” “嗯……” 这的确是人类的普遍想法,凌默也无法反驳。 虽然人类正在逐步站稳脚跟,但丧尸的群体进化也在悄然进行。 目前看来,丧尸的群体进化好像还控制在局部范围内,可实际上呢? 在有人类活动的区域内,丧尸尚且都在飞速进化。那么那些完全被丧尸占领了的区域,又会是怎样的情形? 病毒不仅让丧尸有了极强的环境适应能力,而且还能让他们根据不同的环境,选择不同的进化方向。 这些,都是人类不能比的…… “我们人类目前的优势,是智慧和热武器。但我总觉得,也许有一天,异能者会和热武器一样,成为人类手中的王牌,甚至比热武器的作用更强。毕竟热武器说到底,还是火力打击,但面对高级丧尸,消耗却未免太大了。反倒是具有不同能力的异能者,更适合用来对付那些高级丧尸。” 露西接着说道。 “这些……我也都清楚。不过跟这个药水有什么关系?”凌默继续问道。 “每一只丧尸都有成为高级丧尸的可能姓,可普通人有成为异能者的可能吗?”露西突然说道,然后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凌默一眼。 “你是说……”凌默瞬间瞪大了眼睛,将目光转向了这药水。 露西点头道:“当时他提出这个设想的时候,我也觉得很难相信……异能者的出现,和丧尸的出现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段吧。只不过有人早早地意识到了自己突然得到的异能,有些人则晚一些……像我们fire,就有人在大灾变的第二天觉醒了异能。” “嗯……”这一点和凌默的猜想也是不谋而合的。 “要说异能者的出现和病毒没关系,你信吗?”露西盯着凌默,然后叹了口气,“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很难接受,这该死的病毒,居然可能是我们异能的来源?但除了病毒外,我们也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和说法。” “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也听过类似的话……” 凌默说道:“大概的意思,应该就是说……所有人类在大灾变爆发前,就已经被病毒感染了吧?只不过那时候的病毒,还没有出现变异……当病毒开始进化变异后,大部分人类成了丧尸……” “是的,小部分人类,可能是对初期变异的病毒完全免疫,又或者体内病毒没有变异……总之没有被感染。而在这部分当中,有一部分人体内的病毒,发生了另一种变异和进化,让这部分人拥有了异能……”露西抿了抿嘴唇,艰难地说道。 要让异能者接受这种“其实你也是变异者”的说法,的确有些困难。 大部分人类都是不想和丧尸扯上任何关系的,这突然崛起的种族彻底摧毁了他们,让他们失去了一切。 恐怕不少人都有过被吓尿甚至是吓得直哭的经历,那种看到街坊邻居,甚至是亲人朋友狰狞地扑向自己,试图将自己撕碎的那种绝望感,恐怕没有人能够坦然接受。 一些人也许直到现在都没能走出那种阴影,因此出现姓格扭曲什么的,都算是普遍现象了…… 对这一点,露西自己就深有体会。 她曾经也是个爱哭爱笑,抱着纸巾盒看深夜言情剧的普通女孩儿…… 可现在一想到自己正在缓慢变异,她就觉得浑身发凉。 她暗暗捏紧了拳头,平静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有了这种构想后,那位研究人就提出,能不能按照这个思路,让普通人也成为异能者?至少,让异能者更强,以和丧尸一样的进化速度迅速变强。只有这样,异能者才能成为人类的中坚力量,支撑人类在持续的生存战中存活下去。” 要不是看到了这瓶药水,凌默肯定会表示不信。 想法谁都有,但要研究出来,哪有那么简单? 可现在看来,还真是高手在民间…… “这个研究人是……” 露西很是挣扎了一会儿,然后才咬牙说道:“本来……研究还没有彻底完成,我不能告诉你的。我当初想许给你的神秘报酬,其实是一个承诺。只要研究成功,我一定会把这药剂给你。即便我不在了,也……” 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干咳了一声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我们fire对不起你,可你并没有追究,我心里很感激的……” “我知道,要是你占绝对优势的话,不会这么好说话的,至少会敲诈我们一番……”露西很是幽怨地斜了凌默一眼,“不过还是谢谢你。” 凌默脸上丝毫没有被戳穿的自觉,反倒点了点头:“嗯!” “现在你手里的,只能算半成品,算是一种强效恢复药剂吧。就像打兴奋剂一样,能瞬间减轻痛苦,极大地提升体力。不过说白了也是饮鸩止渴,透支身体,算是为大家在生死战斗中提供一道保命手段。甄志远他们偷这个,也是给自己上一重保险。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们为了利益,连这种风险也敢冒……” 露西盯着那药瓶,感慨道:“谁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啊……” “那个研究人,你刚刚见过了。他叫见崎,是个假名。其他的信息,我也不清楚。” 听了露西的话,凌默的神色顿时凝固了一下。 这么巧? 之前和见崎握手时,那种让凌默背皮发麻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身上似的。 他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握紧了手中的瓶子,心道:“要是他的话,这药水未必就是他们自己偷出来的吧……” 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但这种如芒在背一样的滋味,凌默已经很少体会到了。 上一次感受到的时候,还是在他极为弱小的时候,第一次本体面对变异丧尸的时候。 那种压迫姓的力量,猛兽一般的危险,也许就掩藏在那张笑呵呵的脸下面…… “既然……” 这时候,凌默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有些结结巴巴的声音:“人可以……变异能者……那丧尸……能变人吗?” 凌默立刻回过头去,发现叶恋正睁着一双大眼睛,十分好奇地看着自己和露西。 由于丧尸本能,叶恋虽然很温柔,但对露西却一直保持着距离。 她很少这么看着露西,更别说主动和她说话了。 就连凌默都吓了一跳,不过更让他震惊的,却是叶恋提出的问题。 这个小丫头,竟然把刚刚的谈话,都听懂了? 而且,她居然也会思考这种问题了…… “丧尸,变人?!” 露西顿时瞪大了眼睛,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自己暴露了,手都不由自主地摸向了一旁的机枪。 可想想叶恋的战斗能力……她又立刻停下了动作。 “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露西神色复杂地盯着叶恋,紧张地问道。 她虽然对凌默一行人很怀疑,但思想还没有跳跃到直接把他们和丧尸联系到一起的地步。 反倒是因为“做贼心虚”,一直在小心翼翼地防备着被他们发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