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作茧自缚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五百零三章 作茧自缚

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特点的黑猫儿,其实是个很不安分的女人。. 虽然加入fire后过上了相对稳定的生活,但她并不知足。 和其他两大势力相比,他们也就是比普通人过得好点罢了。 但以她的实力,贸然跑去加入猎鹰或者空军团,却未必能得到太大的关注度。 那两大势力主要是靠武器和军队,异能者则是一股特殊力量,并非主力。 所以,与其去两大势力里当个普通的异能者,不如想办法在f团内成为重要人物。 黑猫儿一直在试图拉拢其他人,尤其是男姓…… 但……只要有露西在,她就没办法成为焦点。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除了长得好看点外,简直一无是处! 成天绷着一张冷冰冰的脸,扛着架机枪充当暴力分子,对所有人都摆出一副“请跟我保持距离”的样子,偏偏还真有很多人买账! 黑猫儿不讨厌那些把露西当“团花”看的人,但她很讨厌露西。 甚至包括露西这次主动提出去探查路线,寻找失踪同伴的事,也被她认为是哗众取宠。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仗义啊?!假正经的**…… 所以当甄志远找到她的时候,两人一拍即合。 不管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追求更好的生活,还是为了除掉令她恶心的露西,这次行动对她来说,都是个好机会…… 一个精神系异能者落入了“领域”中,就相当于被拔去了獠牙,还能蹦跶几下? 可现实却给了黑猫儿重重一击,这个男人不仅还在继续蹦跶,而且用极其阴险狡诈的战斗方式将她虐得毫无还手之力! 和他比起来,随后出现的夏娜,则更直接,更迅猛! 但让黑猫儿选的话,她还是宁可和夏娜这样硬碰硬,也不想再尝试和凌默打的时候那种有力无处使,简直快憋得吐血似的滋味了。 除了善妒,黑猫儿还很狠辣。 这种狠不光是对别人,也是对她自己。 刚刚被夏娜毫无凝滞的攻击逼得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但从被丢到凌默脚下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将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 如果只有凌默一个人,她说不定还会试试美人计,但有旁边这个少女在,她最多算是一只晃动着翅膀进行拙劣表演的母鸡。 所以……还不如拼了! 但没想到,凌默的观察居然这么细致…… 已经把她打得半残了,居然还没有放松警惕! “本来想问你一点问题的,结果却得到了这种收获,真是意外……” 凌默仔细盯着瓶子看了一会儿,这里环境虽然有些昏暗,但借助夏娜的视野角度,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个半透明的棕色塑料小瓶子,瓶盖旋得很紧,外面没有任何标识。 瓶内装着大半瓶半凝固状的液体,晃一下能看见里面很清澈,没什么杂质,也不知道怎么会凝固起来。 凌默拧开了盖子打开一闻,顿时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这液体内,竟然隐约有点病毒的味道。 但和丧尸血液不同,这种病毒的含量相当少,可能比他吸取的甘液含量还少一些…… 不过除此之外,液体内应该还含有其他的东西。 看黑猫儿刚才的动作,估计是直接打算捏碎来用的。 也就是说,只要和自身血液混合,就能起作用。 凌默顿时来了兴趣,他低头看了黑猫儿一眼,问道:“这是什么?” 黑猫儿目光闪烁地盯着凌默,她此时已经意识到,这个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甚至有些轻松随意的年轻男人,其实一直在紧紧地锁定着自己。 不管自己还有什么小动作,都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 “靠!” 心中骂了一句之后,黑猫儿问道:“我告诉你,你就能不杀我?” 凌默那双眼睛立刻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个很戏谑的笑容。 不管这瓶液体是什么,刚刚这黑猫儿的举动,都是想翻盘要了他们的命! 无仇无怨的,对方憋着劲儿想杀了他们,无非是为了利益…… 看见凌默的表情,黑猫儿心里一慌,但脸色的神色却更加狰狞: “你要是想通过拷问我得到答案,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在这儿耽搁时间,说不定你的同伴已经在这里被杀死了。”说着,她恶毒地斜视了夏娜一眼,道,“她能直接破开幻境跑过来,难道你其他同伴都能?我们对这里,可比你们熟悉多了。” “哦……看来偷袭者果然不止你一个人啊。” 凌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人完全没抓住重点啊!” 黑猫儿顿时瞪大了眼睛,说道:“你没听懂吗?你的同伴……难道你不担心……” “这个异能……”凌默抬头望了一眼周围,然后笑道,“说实话挺厉害的。明明只能用精神力才能破,但可惜一旦精神力释放出来,就会被这个精神世界吸收掉,反倒让这里更加牢不可破。” “你知道就好,所以最好别把我当俘虏看……” 黑猫儿嘴角一勾,知道怕就好,这就有了威胁他的基础……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凌默就已经话锋一转:“可惜,这正好就是败笔。” 说着,凌默探出了一根触手,这股精神力瞬间消散在这个精神世界里,随后在墙上突然多出了一张照片来。 那是一张一看就很老旧的照片,一对看上去挺平常的夫妻,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 这种照片放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凌默的视线却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 但看到这一幕,黑猫儿却顿时心中冷笑。 大灾变中,谁没有失去点什么? 这男人也就这种程度而已,还以为同样作为精神系异能者,他的潜意识里会有点别的什么东西呢…… “败笔?吸收你的精神力,除了能加固这个精神世界外还能干嘛?”黑猫儿忍不住嗤笑起来。 现在越是打击凌默,对自己就越有利,只要当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真的占据上风时,自己才有活下来的机会。 黑猫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过了一会儿,凌默才低头看向了黑猫儿,说道:“确实,普通人的潜意识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危险。 突然,他冲着黑猫儿眨了眨眼睛,轻松道:“但可惜,这里就我一个普通人……” “什么意思……” 黑猫儿刚一开口,就突然感觉后背一凉,她瞪着眼睛,抬头恶狠狠的、但又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夏娜。 她没想到,自己狠,但对方却比她更狠,而且对她所说的话,从头到尾都不在乎…… 在逐渐模糊的意识中,黑猫儿听见了凌默的最后一句话:“作茧自缚。” “还以为你真的要问她点什么呢……”夏娜抬头看向了凌默,说道。 “这个嘛,问露西也行的啊。”凌默晃了晃瓶子,塞进了自己怀里。 他隐约感觉到,这瓶子里的东西,很可能和露西所说的神秘报酬有点关联。 “所以拿这个也想要挟你……人类还真是奇怪的生物。”夏娜看了一眼脚下的尸体,说道。 凌默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一方面嘛。她也知道凭这个我不可能饶了她,所以就反过来用叶恋她们的安危来威胁我……” “那你担心叶恋姐她们吗?”夏娜好奇地问道。 “嘿嘿……” 凌默邪邪地笑了笑,这副表情落在夏娜眼里,顿时明白了过来。 “还是担心一下他们自己吧。” 凌默左右看了一眼,说道。 就像他刚刚说的一样,这里是个“牢笼”,但被困住的,可不只有凌默他们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