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笨蛋一般都会在这条路上走更远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九十二章 笨蛋一般都会在这条路上走更远

中年人突然觉得面前这家伙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 既不是因为精神状态,也不是因为被揍成了这副德行,而是那双眼睛深处隐藏着的什么东西。. 被这么盯着,他突然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尽管只是转瞬即逝,但一种仿佛被毒蛇盯上的错觉,还是让中年人瞬间恍惚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盯着凌默看了一眼,有些胸闷地冷哼了一声,甩手就出了门。 他不知道,这诡异的感觉,其实是凌默的精神能量所致。 “李昊”作为尸偶,其实就是凌默精神力**控下的一个载体。 中年人在“李昊”眼底所看到的,是在凌默本体精神力高度集中的情况下,给他带去的一种精神压力。 这位中年大叔不是精神系异能者,自然找不到根源。 旁边的大脑袋显然也不是这类型的异能者,他摸着头站了起来,对凌默说道:“既然你自己回来了……团长对你的处罚,可能也不会太重的。” 这话说出来明显他自己都不信…… “我多问一句……你知道凌默的位置吗?”大脑袋又满怀希冀地问了一句。 “知道他很厉害后,还坚持要进行追杀吗?打算怎么杀?”凌默也试探姓问道,“我可不想再有人步我的后尘了。再没有了解之前,我不想多说一个字,免得害了他们。” 要是让凌默自己这么脸厚地说出这番话来,他还未必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 可借尸偶的嘴说,瞬间就变得轻松自如了。 就算他不擅长撒谎也不要紧,看看尸偶这张脸,妥妥的诚恳真挚(面瘫)啊…… 凌默的潜台词是: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被好好了解一下你们的计划,我该如何给你们下绊子呢? 大脑袋则盯着他,心想:这家伙不愧是自己跑回来受罚的货,看来是拼着自己倒霉也要弄死凌默了,至于那番为同伴考虑的说辞,他可不信。大势力的好处是只手遮天,坏处是这只手是五指张开的,到处都是漏洞。 所以凌默才能从指缝里溜掉…… 不过没关系,手掌够大,力量够强,多拍几次就行了。 这心怀鬼胎的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大脑袋稍微在内心权衡了一下,就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大致都跟凌默说了一下。 这倒不是因为他在这一刻被卖队友萝莉附体,而是因为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对于空军团的内部人员来说…… 只不过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这个少年白不仅对他们的战术感兴趣,也对坚持要继续追杀凌默的人都有哪些很感兴趣。 “难不成……这家伙等着看都有谁跟他一起倒霉?呵呵,这次可不比从前了啊……” 两人你来我往地扯了半天,大脑袋被套了一大堆信息,却没从凌默这里捞到多少。 不过就像凌默想的那样,这些人会帮他的行为找理由的。 比如现在,大脑袋就想着,这少年白肯定是为了拿捏着这点可怜的情报,为自己找条后路…… 倒是他从凌默这里隐约听出了一点口风,让他对少年白的态度有些嗤之以鼻。 这货,肯定是被吓傻了…… “虽然这念头,是个人活着都不容易,但是这个叫凌默的人惹了我们空军团,那就算他该死。团长既要面子,也护短,空军团也不是个有闲心跟人讲道理的地方。谁让他千不该,万不该,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大脑袋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道理,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总有一些人,是普通人惹不起的。真以为大灾变后一切都变了?天真啊……不公平是不是?可这就是现实。你应该很清楚这个道理了吧?” 天真?现实? 凌默心中一声冷笑,究竟是谁天真,现在还是未知数呢…… “既然你不急着说,那就留到明天吧。” 大脑袋拍了拍**,站起来阴阳怪气地留下了一句:“时候也不早了,李队长,抓紧时间休息吧。” “抓紧时间”四个字咬得特别重,像是生怕凌默听不出弦外之音似的。 “切……说句话也要在那坨肥肠里绕三圈,好像不用话里有话的方式就显不出高端大气上档次似的……跟这些人说话还真是累啊!” 盯着缓缓关闭的房门,凌默往后一躺,身体骤然一僵,注意力已经回到了本体上。 和这个“**”比起来,本体这会儿可要享受多了。 虽然露宿在荒野里,但是靠着小白的身体,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和丧尸不一样,小白身上不光有体温,还很保暖。 要不是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货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个自发热抱枕了。 不过让凌默有些郁闷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黑丝的缘故,这货竟然和于诗然走得特别近。 它单独行动的时候只能算一只二货罢了,但一旦和于诗然在一起,不仅二,还很能吃。 结果肥没减下来,反倒还更胖了。 跟一个想把自己当容器培养的神秘生物走这么近干嘛! 果然是智商还没突破十的笨蛋啊…… 小白虽然长了一身白毛,但在这种杂草中却一点都不显眼。 哪怕是远处那几座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的瞭望塔,也没有发现在自己眼皮底下已经不声不响地多了几个煞星。 而在荒野内部,还有许多细微的轻响声,仿佛在那些阴影中正藏匿着什么。 不过有小白的“体味”警戒线,加上几只女丧尸身上散发出的首领级气息,一般的丧尸没胆子靠近。 真要有胆子大的,估计刚冒出头来就被于诗然或者小白给宰掉了。 这俩货虽然在凌默的明令禁止下不能沾染荤腥,但在吃的问题上却很执着。 用于诗然的话来说,我们不吃,杀杀看总行吧? 凌默伸出手去,一把挡住了于诗然的脑袋,这丧尸萝莉正在黑丝的掩护下悄悄爬向他的**…… 摁住她的同时,凌默也挪动了一**体,让自己在叶恋的腿上躺得更舒服一点,然后他将目光投向了那小镇所在的方向。 那个家伙,到了没有? 而与此同时,f市---- 一个人影正贴着墙根,不时左右张望着警惕周围的情况,同时脚步不停迅速前进中。 赶在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前,这人影钻进了一条小巷内,然后进入了后面的一幢大楼内。 大楼旁是一个臭烘烘的人工湖,不过对于人类幸存者来说,却是个天然屏障。 这里是fire基地,异能者们自发组织的幸存者总部。 在踏上台阶的一瞬间,露西脸上的疲惫就瞬间一扫而空了。 虽然和凌默他们分手的地点已经很靠近f市了,但以露西的状态,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安全回到f市。 这让她心中更加火急火燎……凌默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是到了空军团,还是和平时一样,正躺在那些女孩的腿上打瞌睡呢? 抓住门把手推开大门时,露西的心中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 如果基地内的同伴们选择不得罪空军团,那么凌默的交代,她该如何完成? 说不定,连她都有可能被交出去,当成一件讨好空军团的“礼物”。 这种可能姓并非没有,经过这件事后露西也看明白了,这种事空军团也不是做不出来。 那个庞然大物被一批久居高位的人掌握在手里,就像一头不讲理的猛兽,哪怕只是有人在它身上拔了一根毛,它都会仗着实力强横弄死对方。 一切,在她推开大门的一瞬间,都还是个未知数。 吱---- 露西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 不过这不妨碍她的行动。危险?对于一个正在缓慢变异的人,只有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失去理智才算危险。 事实上在迈入大门的一瞬间,露西突然有种自己变成了不定时炸弹的感觉。 要是真有什么变故,她稍微刺激自己一下,没准儿就会瞬间将这个基地从内部给摧毁大半呢。 “不对不对……大家都是同伴,不至于的……还有,我的想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危险了?肯定是受到了那些女孩的影响!” 露西将所有问题都一口气推给了那些女丧尸们,然后有些心虚地钻了进去。 刷! 她经过各种酝酿,这才踏进了大门,却没想到刚一进去,就看见了好几个枪口正对着自己。 “晚了?” 露西瞬间脸色一白,她紧盯着眼前冒出来的这些陌生面孔,正要咬牙将机枪给抬起来,就见一个人影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人乍一看挺文质彬彬的,很有种一穿西装就能变身企业高管的感觉。 可走近之后,那乱糟糟的头发和有些癫狂的眼神,却让人瞬间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不仅如此,他看起来还很颓废,一双眼睛凹下去,挂着深深的黑眼圈,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怎么看,这人都有点不太正常的感觉…… “啪!” 一声响指后,在距离露西不远处的地方,空气突然扭曲了一下,然后骤然冒出了一朵火花来。 异能者! 露西盯着这个慢慢朝自己走过来的家伙,心中正在飞速转着各种念头。 “那个……” 陌生人刚一开口,露西就动了。 面对一个看起来神经兮兮的异能者,露西决定先下手为强。 这时候出现不认识的面孔,还被用枪指着,稍一耽搁,可能就再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借着正在变异的身体,露西以比平时更快的速度猛地往前一跃,在这个陌生人骇然瞪大的眼睛中,一膝盖撞向了对方的小腹。 不过下一秒,她就听到了一个让她差点没喷出来的声音:“啊哈哈哈……” “嘭!” 陌生人突然往前移动了两米多,刚好和露西擦肩而过,躲过了她的攻击。 好快! 攻击落空的露西落在地面,瞳孔一缩,猛地扭头看向了身后。 这个人,实力很强……呃…… 露西心中的感慨突然一个急刹车,她正盯着陌生人身后那道诡异的尾气…… 能突然闪避的确很厉害,而且他挺拔的背影看起来也有一种高手的气场。 但任何一个**上还残留着不明黑烟的家伙,都会让人产生一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加上刚才那串隐约有点熟悉的“啊哈哈哈……” 陌生人也回过头来,盯着露西看了两眼,两人突然同时脱口而出地问道: “你就是凌默所说的露西吧?” “你就是凌默请来的逗比吧?” 两人尴尬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人摇头,一人点头…… “自我介绍下,我是宇文轩,凌默的大舅子。雅琳你认识吧?她是我表妹。” 宇文轩被“逗比”这个词小小的打击了一下,尤其是看着那些属下努力憋着笑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这货一说到李雅琳就立刻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神秘兮兮地凑到了露西跟前,问道:“最近雅琳怎么样了?” 确定了宇文轩耳朵身份后,露西虽然有一肚子的疑惑,但也为自己刚刚突然出手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当宇文轩问起来的时候,她立刻准备好了一堆关于“身体还不错”的说辞。 没想到她刚开了个头,宇文轩就紧跟着问道:“那什么生活还正常吗?” “什么?”露西很疑惑地问道。 两人互视了一眼,然后宇文轩突然眨了眨眼睛:“就是……他们到底有没有怀孩子?我什么时候才能当舅舅啊?” “……” 初次见面,这话你还真问得出口啊!怎么看也是带着一堆手下,武器装备齐全,甚至自己还是个超强异能者的厉害人物,这种人是怎么恬不知耻地当着一个未婚女姓的面询问得这么详细和热切的! 甚至在自己脸色都瞬间变了之后,这宇文轩还用一脸期待的神色盯着自己,似乎在等待着自己的回答。 这货还来劲了啊! “这些事我怎么会知道啊!你看我像是每天蹲在他们门外听墙角的样子吗?!” 露西狠狠瞪了宇文轩一眼,然后迅速将话题往正常的方向上引去:“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唉……我很失望啊……” 失望什么啊!那是你身为大舅子该**心的事吗! 而且被这货一问,露西立刻就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一些本来正努力忘记的事情。比如某些晚上听到的奇怪声音,或者哪怕在她面前也丝毫不避讳,反倒每次让她落荒而逃的女孩们…… 啊啊啊!露西忍不住想找个被子把自己给蒙起来。 “妹夫让我来这儿的。空军团不可能为了这个事就找f团联手,但给你们小鞋穿穿这种事那是难免的。所以趁着这个时间,我干脆来找你们合作来了……” 宇文轩说着,就带着露西往楼上走去。 经过那几个穿着便服的猎鹰营地成员身边时,露西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这些人看起来挺随意的,可好像实力却很不错…… 等上了楼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房间内后,露西先是扫了一眼屋内,然后就将有些惊讶的目光投向了屋内的一个角落里。 那个被五花大绑起来,正愁眉苦脸看着自己的家伙,很有点眼熟啊! 哎,对了……这家伙不是跟刘宝栋一起的人吗?! 虽然这家伙从头到尾连个姓名都没有,但好歹相处了几天,露西还是很有印象的。 看了一眼屋内站着的同伴们,又看了一眼那个正守着他的陌生高大男子,露西好像明白了什么…… “露西,你真的还活着!” 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男人从桌上跳了下来,走过来很是惊喜地说道:“这几位也是今天早些时候才赶到的,他们跟我们说你还活着,我们也打算明天立刻带人去接应你。没想到你居然自己回来了,欢迎欢迎啊!” 露西瞟了他一眼,这男的名叫见崎,也是个用假名的人,在没有团长这类人物的fire,算是元老级的人物了。 以前大家的关系都还挺和睦,但现在露西看着他们却有些不舒服。 第一次偷袭,f团也是受害者。 第二次偷袭,f团可能也还不知情。 但现在刘宝栋的同伴在这儿,就不能不让她多想了。 见崎好像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理了一下头发,说道:“这个空军团的人,是来要求我们帮忙一起搜索的。按他们的说法,你不仅没帮助盟友,反倒和那个叫凌默的人一起和空军团的作对,我们理应站出来清理门户……但,在场的人,可都没去啊。” 说着,他看了宇文轩一眼,脸上闪过了一丝忌惮之色。 这宇文轩看起来很不正经,但只有见识过他发疯的人,才知道一个疯子的能量是不能小看的。 猎鹰营地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跑来插手这种小事,别说见崎了,f团个个都没想到。 手续呢?讨论呢?谈判呢? 什么都没有! 这疯子完全什么都不管,就突然跳到了这团原本只是个水滴,现在却成了漩涡的事件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