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噩梦潜入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九十章 噩梦潜入

砰---- 星耀扭头看了一眼被扔到床上的李昊,然后关上了房门。 刚那名中年人临走时,又多给了他一项任务:看守这个家伙,别让他到处乱跑。 “这人还跑得动吗?没个十天半个月,估计连好好走路都做不到。” 星耀对这个多余的交代,感觉有些不以为然。 虽说他原本的工作是警戒……但既然空军团整体都没有以前那么正规了,这种小范围又不起眼的临时工作调动,自然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来看守这个倒了大霉的家伙,我会不会也感染上霉气啊?” 星耀往墙上一靠,百无聊赖地想道:“靠,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 说实话,他心里还是很好奇的,当然不是对李昊,而是对和李昊交手的那伙人。 公然和空军团对抗,又连续干翻了两批人,毁了两架直升机…… 这些事和他们底下这些人没什么干系,但却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一个普通人,却把空军团搅得一团糟,厉害! 想到这里,星耀透过门上的小窗朝里面看了一眼,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 平时拽上天,还不是被一个普通人给收拾了? …… 此时躺着床上的李昊,扭头看了一眼丢在床头柜上的几瓶药丸。 他的眼珠在屋内转了一圈,确定没有监控摄像头后,便突然坐了起来。 动作敏捷利索。哪儿还有刚刚那身受重伤的样子? 不过事实上。这具身体受伤倒是真的。但这种程度的伤害,对丧尸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加上丧尸的自我修复能力,他顶多也就是外表看起来凄惨罢了,内伤早就在迅速愈合了。 “呼!” 李昊……或者说凌默,他跳下了床铺,迅速地接近了房门,然后透过窗户往外望了一眼。 那看守此时已经坐到了一张椅子上,虽然面向这边。但并没有盯着房门。 “没想到居然真的混进来了啊!而且也没有被立刻枪毙……” 凌默心中有些兴奋,这种潜入敌人大本营的感觉,还真是有些不一样。 至少对于凌默来说还是挺新鲜的,这可跟上回潜入猎鹰的感觉不同。 “我这算不算新一代零零八啊……” 不过成功潜入,还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凌默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伸手拧了拧门把手。 “咔咔……” 他试了试,顿时有些失望地放开了手。 果然,对方把他锁了起来。 但对于丧尸来说,这种锁只要使劲砸上一下就开了。 只锁了门,派了一个看守。看来被夏娜揍上一顿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伤员比起一个健康人来说,总是更具有迷惑性的。 另一方面。李昊毕竟是第九支队的队长,虽然犯了大错,但还没被革职。 再说,他这不是自己跑回来的吗? 明明可以一走了之,在一群幸存者里当个大哥大什么的,结果还是跑回来了。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别人对他放松警惕了。 看,李昊人这么自觉,还严密看守干吗?象征性做做样子得了…… “不急不急,慢慢来。” 凌默又将目光转向了屋内,四处查看起来。 这间房屋也不是什么囚室,看起来应该是李昊本人的房间,不过好像已经经过了搜查了似的。 原本可能是挂着枪支的地方,这会儿已经空空荡荡了。 他的同僚们除了一些日用品外,就只给他留下了几瓶药而已,甚至没找医生来看一眼。 “不找正好,万一看出点什么来,岂不是糟糕?” 凌默心中暗爽,这种足以气死李昊本人的待遇,却让他很是满意。 房屋的一边是正对着机场的窗户,凌默凑到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往外看了一眼,顿时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 他的目光投向了远处的荒野,然后突然挥了挥手。 此时,在荒野之中,一个小小的人影突然跳了起来:“哇!那个家伙!” “嘘!” 凌默本体立刻捂住了于诗然的嘴巴,她刚想反抗,就被黑丝给卖了…… 黑丝的银丝立刻缠了出来,反倒将两人裹了个严严实实,同时摔在了草地里。 “唔!唔!” “黑丝,你本体都变成那德行了也不忘扑我吗?!卧槽!卧槽!!小白你敢……啊!” ……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尸偶凌默停顿了一下,过了两秒钟才开始继续行动。 窗户正对着本体一行人所潜伏的位置,这可是个好消息,至少能让行动变得更加方便一点。 虽然距离远了一点,但有需要的时候,总是能想想办法的。 房屋的里间则是一间储藏室,可惜除了衣物外,基本找不到什么别的东西。 “算了,丧尸这个身份,本身就是最大的武器了。” 凌默无所谓地抬了抬眉毛,顺手敲掉了一个上了锁的抽屉,一把给拉开了。 “咦?” 他伸手将一串钥匙给扯了出来,好奇地拿在手里看了一眼。 这些防盗门钥匙上,还贴着白胶布,上面用圆珠笔写着:201,206这样的字眼。 很显然,这是房间号。 不过这些房间是干嘛的,凌默目前还不知道。 吸取记忆是一回事,但毕竟不是自己脑子里本来就有的东西,就算遇到了什么熟悉的玩意儿,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想起来的。 就像之前那个中年人……凌默不说话,一方面是为了隐藏身份,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压根儿没想起那个家伙是谁! “这个少年白,你稍微重视一下人际关系啊!想不起来也就算了,可那位中年大叔摆明了一副和你是死敌的样子啊!连敌人的名字你都不记得,真是……” 凌默心中嘀咕了两句,将这串钥匙贴身放了起来。 他进门的时候已经被搜过身来,而且还换了衣服,现在再藏点什么,估计是不会再引起注意的了。 从那中年大叔的话里,凌默倒是确定了自己的一个猜测。 李昊这么狼狈地逃回来,只要没有被立马枪毙,那很有可能会面临一次次的审问。 交代凌默一行人的所有情报,将前因后果完全讲出来……说不定还会问问他现在凌默所在的位置。 他看起来就像是处于追杀中,说不定途中还遭到过凌默的多次攻击。 “不管他们问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让我知道,想杀我的人都有谁就行了。” 凌默轻轻捏了捏拳头,那看似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手背上,青筋立刻鼓了起来。 而那些原本乌青的血管,则慢慢变为了血红色。 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几件衣服后挂着的一面镜子。 那镜子内,是一张苍白且伤痕累累的面孔,然而让人心悸的,却是那双骤然变得血红的眼睛。 “想杀我的,我就在你们的念头还没有实施出来之前,通通先我一步去死吧。” 如果这伙人只是一群弱者,凌默也许会把他们当一个屁给放了。 可这些人手握重兵,有实力,有武器,有关系网。 他们有杀了自己的实力,只是他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需要用更强的刀才能砍死自己罢了。 不过现在,他们应该意识到了。 “可惜,晚了。” 凌默猛地握紧了拳头,一拳砸在了那镜子上。 玻璃在无声无息中碎裂开来,而他的手背上,却一点伤痕都没有。 在短时间内将一只完全无知无识,并且永远不会恢复智力的丧尸强行堆到变异级,对凌默来说并不算太难。 而一只变异级,却由人类完全操控着的丧尸,对于这样的一座大型幸存者聚集地来说,就是一场噩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