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打飞机的正确方式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七十九章 打飞机的正确方式

“我的枪法确实挺渣的……”凌默一脸坦然地说道,“不过你可以赌赌看,我能不能在十枪……二十枪内干掉你。” 谁要跟你赌啊! 枪法渣就算了,这一副我渣我自豪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啊! 而且还毫不知耻地将十枪改成了二十枪……双方的距离才不到三十米,你这是对自己的枪法有多不自信? 不过,小个子还是不敢赌…… 他可不想将小命莫名其妙葬送在这种家伙的“乱射”上…… “你想干嘛?” 小个子慢慢改为了蹲姿,同时将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放到了背后,冲着另一个男人比划起手势来。 而凌默也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继续说道:“说实话,要把你们这只在天上成天嗡嗡叫的苍蝇打下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飞在天上果然很有优越感啊,我的精神力就算能够到你们,也无力对你们做什么。虽然很想尝试一下当粘竿用一用,可惜却完全不行。” 实际上凌默后面的那些话,这两个人已经完全无视掉了。 他们被凌默前面那句轻描淡写的、关于打苍蝇的话彻底给震住了! 这人说什么? 飞机是被他打下来的?! 这怎么可能…… 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鸭舌帽就反应了过来。 而另一名男子也立刻回过神来…… 那些丧尸的举动本身就很反常,虽然刚刚既混乱又惊险,但现在想来的确非常可疑! 那名男子甚至立刻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这两天每次经过这里。都会遇到好几次丧尸的攻击。一开始他们还比较在意。可次数多了。又不见威胁,他们也就渐渐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可现在想来,那些丧尸的攻击,每次好像都不带重样的! 如果这件事单独拿出来看,最多只会觉得这些丧尸的学习能力很强,知道什么办法没用后,就不会再使用了…… 但结合凌默刚刚所说的那句话后,整件事就完全变味了! 这些丧尸的攻击。都是凌默的计划!凌默的尝试! 眼前这个家伙,不仅没有如他们预想的那样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也完全没有当缩头乌龟的意思,他一直在他们眼皮底下,公开地进行着一次次挑衅,甚至将他们的直升机当做试验品,来研究打飞机的正确方法!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又可恨的男人! “你麻痹的……你那绝对不是简单的指挥,你的异能究竟是……” 鸭舌帽刚发出了一声怒吼,那名男子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虽然内心震惊万分,但此时击倒敌人才是最重要的。 男子如同流星般的一拳。直直地砸向了凌默的正面。 在这一瞬间,他的速度。力量,都达到了自身的极限。 肌肉在哀鸣,但也在咆哮! 经过了十几秒的酝酿后,男子找准了机会,趁着凌默被鸭舌帽的吼声吸引到注意力时,挥出了最强的一拳! 强化系的异能者其实和丧尸有着类似之处,丧尸强健的**能够保证他们将自身的力量百分百地发挥出来,哪怕只是一个刚刚变异的丧尸,也能发挥出人体的百分百力道。 普通人根本无法将自身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因为身体承受不足。 有可能百分百地一拳打出去,自己的手臂也就断掉了。 强化系的异能者虽然仍旧是人类的身体,而且所谓的强化,其实是在异能作用期间,最大程度地强化细胞,骨骼等…… 而这名男子所强化的,正是骨骼。 这一拳砸来,就好像一辆卡车正准备正面撞到凌默的脸上一样。 四分五裂的西瓜这种形容已经不贴切了,如果被打中,凌默的脑袋应该会瞬间变成碎渣,连一块完整的肉都找不出来。 不仅如此,男子还一脚别向了凌默的脚后,堵住了他的退路。 “去死吧!” 男子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丝冷笑,管你是什么异能者,一拳送你上西天! “嘭!” 一声闷响后,空气、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拳风掠过,待一切平静下来后,这只拳头,却停在了距离凌默不足十厘米的地方。 男子不可思议地瞪大着眼睛,紧紧地盯着凌默。 他张了张嘴巴,试图说些什么,但一股血却从他的喉咙里冒了上来。 “咯咯……” 随后在他的脖子上,缓缓地出现了一道不怎么起眼的血丝。 就像大坝上出现的细微裂缝一样,他体内的血液就仿佛满池子的水,带着巨大的压力从缝隙中喷涌而出。 “噗!” 漫天血雨,当头撒下! 而凌默站在他跟前,却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同情心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为敌人准备的。 等尸体倒下后,凌默的身上竟然还干干净净的。 他看向已经呆滞了的鸭舌帽,微微一笑:“你还有什么招,一起用出来?” “你……你……麻痹的,你逃不掉的!” 鸭舌帽已经目瞪口呆了,这个精神系异能者从头到尾都十分冷静,本以为他是装逼而已,却没想到,他之所以这么镇定,是因为根本没把自己和同伴看在眼里啊! 就像猛虎面对两只弱鸡,难道还想它发出一声怒吼来尊重对手不成? “你们这些人……还真是没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逃了?你们以为自己在追杀我,对吧?可有没有想过,事情也许是反过来的呢?” 凌默摸了摸下巴,笑道。 “痴人说梦!你丫别太自大了!我们是被你阴了,你除了这些卑鄙手段,还有什么本事?” 鸭舌帽深感不妙,他虽然也是异能者,但看到同伴惨死,对自己和凌默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有了判断。 与其拼死,不如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有本事正面来啊!” 鸭舌帽盯着凌默,为了拖到李昊他们前来,他已经丧心病狂了…… 这话说的……凌默现在不就跟他面对面站着吗…… 不过凌默倒是挺配合的,竟然还真的点了点头:“可以,毕竟是你临死前的要求嘛……” “哼,脑残……” 鸭舌帽心中大喜,刚刚还觉得凌默这个人很可怕,结果只是脑袋被门夹了的程度嘛!这么容易就上钩了…… “我上了哦。” 凌默抬起了枪口,对准了鸭舌帽。 “竟然还是用你的渣枪法啊!这样完全可以轻松拖个七八分钟啊……” 鸭舌帽刚刚克制不住地露出一丝笑意,一种脑袋里突然插入了一个不明物的感觉就猛地传来。 就像是有个电钻正从眉心里使劲往深处钻一样,剧痛中,鸭舌帽的眼前模糊了。 失去意识前,鸭舌帽耳边最后传来的是凌默轻轻的一声:“砰!” “麻痹,还是被阴了……” 凌默在鸭舌帽精神最松懈的时候,用精神触手进侵入了他的精神光团内。 果然,这样一来阻力就小了许多,对凌默造成的压力也减轻了很多。 许多片段不断从他脑海中掠过,作为第九支队的核心成员,这个实力不算最强,但却跟了李昊最久的男人,实在知道不少情报。虽然有些并不完整,但只要有个大概信息就可以了。 凌默的这种记忆读取方式总归还是不完善的,但现在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开发。 而且……被迫看别人的记忆,真的是一件很郁闷的事情,尤其是当凌默无法左右自己会看到什么画面的时候…… “作为心腹才会被派到直升机上吗?本身也算是保护你了,可是你们就没想过直升机目标太大,我一看到就忍不住会打下来吗?” 凌默摇了摇头,捏着眉心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鸭舌帽。 这家伙已经沦为了无知无识的白痴,但凌默要做的,并不仅仅是读取他的记忆……(未完待续。。) ps: 突然停电,把我写了一大半的稿子弄没了,只好用手机再码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