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春天,人人都有颗躁动不安的心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六十一章 春天,人人都有颗躁动不安的心

半个多小时后,会议室的大门再次被打开。 “哼!这次白白便宜了李昊那小子!” 中年人一边顺着人流走出,一边嚷嚷道。 “小点声吧,被他听见了怎么办……”另一名军官低声劝道。 “听见了又怎么样!老子的第三支队基本都是以前飞行大队的老人,论资历,论实力,都比他那刚刚成立的第九支队强!” 中年人愤愤然地说道:“谁不知道这事办好了就是大功一件,团长也太瞧得起他了!” “以前空军团剩下的人不多了,培养新人也是必须的嘛……再说,这事儿团长气得不轻,你这话传到团长耳朵里,团长一定生气。” 一名年纪稍大的军官摇了摇头,叹息道。 “我看谁敢多嘴!还让我们协助……我们出了力,功劳还不都是给那小子的!” “别说了,当心团长削你!你真当团长什么都不知道啊?” 中年人眼中露出了一丝忌惮之色,但嘴上还是不放松:“团长不会不照顾我们这些老人的,我抱怨两句还不成?” 等这些军官吵吵嚷嚷地走远了,那两名身体紧绷的士兵才像是被抽空了全身力气似的,险些瘫软下去。 那名严肃脸朝里面望了一眼,然后又将会议室的门给慢慢拉上了。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尹杰回过头来看着李昊,说道:“队长,这些人嘴臭,别往心里去。” “不会。” 李昊看着自己的手指,说道:“这种什么都憋不住的人,其实最好打交道了。反而像是那种什么话都闷在心里,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他冷笑了一声,道,“不过,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了,人再怎么喜欢内斗,也懂得分清轻重缓急。不然,哪有我上位的机会?任何人都只是想让自己活得更长久一点罢了……至于找我麻烦……这种事就当是无聊中的一点消遣吧。” “习惯了讲资历,讲关系,突然和我这种什么都不是的人坐在同一张会议桌上,他们心里不舒服也是正常的。听他们找茬了许多次,真正给我下绊子的事却一次没有。既然只是想过过当前辈的嘴瘾,那我也就老老实实地配合着,大家皆大欢喜。”李昊长出了一口气,道。 “队长说得对。”尹杰淡淡一笑,说道,“不过,这次对我们第九支队来说,的确是好机会。” “难得听你说这种话……” 李昊盯着尹杰看了一眼,突然手指一弹。 “啪!” 那颗弹头射向了尹杰,被他一把接在了手里。 李昊靠在了椅背上,一手撑着下巴,说道:“人人都知道独眼爱挑事,只不过这次碰到了硬茬,反而栽在了对方手里。但这件事不可能不追究……你跟独眼都是狙击手,这弹头送给你,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啊,对了……帮我带包好烟回来。” “是。” 尹杰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弹头,然后慢慢收紧了五指…… …… 大灾变过后,气候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前几天还是寒风瑟瑟,转眼就好像已经到了唇暖花开的时节。 暖烘烘的太阳成天挂在头顶,那些无人打理的杂草和灌木顺势疯长起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到杂草竟然有这么强的生命力。 它们甚至从地面的水泥缝里钻了出来,在城市的各处疯狂滋生着。 春天一到,城市反而加快了废墟化的进程…… 就连那些平时像是人偶一样在街上慢慢晃荡的丧尸们,似乎也被阳光刺激得活跃了起来。 而他们的活跃,就意味着……厮杀! 啪叽---- 凌默一脚踩在了一滩半凝固的血浆上,顿时皱起了眉头。 “让你不小心,踩到了吧。”夏娜嘻嘻笑道。 “你们倒是说说看,我还能再怎么小心……” 凌默看了一眼鞋底,又将目光投向了脚下---- 除了他踩到的那滩血浆外,这片区域几乎都溅满了鲜血。 几截不知道是哪个部位的骨骸散落在血浆中,上面还残留着被啃噬和折断的痕迹。 顺着脚下朝前方望去,在整条狭窄的街道上,都是这样的情形。 尽管阳光明媚,但这幅情景却几乎笼罩着整座城市,令人不寒而栗! “春天到了,这些丧尸们居然也跟着发唇了啊,除了厮杀,好像也在努力产子的样子。一批丧尸倒下去,另一批丧尸婴儿又冒了出来……” 凌默刚感慨了一句,就感觉到后脑勺上突然挨了一下:“谁敲我!” 他连忙回头,却看见几名女丧尸都正坦然地盯着自己。 丧尸不撒谎,但可以选择沉默…… “于诗然,是你吧!” 凌默突然注意到了于诗然背在后面的手,便走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看你个小丫头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你!” “不是我……不是我……” “不许动!” “当!” 一根人骨从她手里掉了下来,然后在地上滚了一圈……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而凌默的心中,则是千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说过多少次了不许随便捡地上的‘食物’啊!堂堂首领级丧尸去捡低级同类吃剩下的骨头,你尊严何在啊! 而且像这样藏在背后,不是随时都可能被发现吗! 做事的时候好好考虑一下啊,我也就算了,照顾一下队伍里另外一个人类的感受啊……” 凌默心中一通咆哮,脑子里却在思考着对策。 露西的眼睛被挡在头发下,只能看见一片yin影,也不知道她盯着那截人骨,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跟你说了n次了,不要乱捡东西,你看,一不小心捡到骨头了吧?” 眼看气氛已经僵硬到了冰点,凌默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当然这种话,就连刚开始进化出智商的丧尸恐怕都不会相信…… “露露还得靠着我们才能回基地,她应该会选择相信的……这个欺负人的办法还真是屡试不爽啊……” 这才是凌默的心声,反正这几天也用了不止一次了。 怀疑得再多,但只要她不肯定,或者说克制着自己不去肯定那个结果,那就没有问题。 这几天露西也很自觉地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大概也有防范和警惕的意思在里面…… 而头发的遮挡下,露西的眼睛正盯着那截骨头。 “如果说只是单纯的骨头也就算了……” 她的目光停留在了人骨的另一端:“看,这里不就是手骨吗?就算闭着眼睛都不会不小心捡到吧……” 透过头发缝隙,她看向了凌默:“说起来,反倒是我这几天闻见这些血腥味,老觉得有点甜甜的感觉……如果被他们发现了,会怎么样?他会不会看出来了?那骨头是不是为了拿来试探我的?不不,我不可能被感染啊,我没接触过丧尸血液……” 这几天她一直在避开凌默他们,以免自己的情况被看穿。 “如果是感染,我早就该出现异常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无论如何,我都得把路线探查的结果,还有这次的事件报上去……” “露露?” 凌默见她沉默不语,连忙喊道。 露西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来,说道:“啊?怎么了?”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互看了一眼,脑子里都同时冒出了一句:他(她)到底看出来没有! “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应该是看出来一些端倪了吧?都暴露到这个地步了,肯定看出来一些情况了吧?至少也会怀疑一下,她们是不是异能者之类的。有什么你倒是说啊!” “他眼神中充满了试探,是想我主动说出来?你到底知道了多少,干脆捅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