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洞可不能乱钻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五十一章 洞可不能乱钻

“咝咝----!” 变异蟒的嘴巴被硬生生掰开,那根精神触手立刻长驱直入。 很快,变异蟒就被刺激得疯狂翻滚起来。 那巨大的身躯一旦动起来,场面可是相当惊人的。 杂草被碾压,假山被一扫而碎,就连那些大石头都被扇飞。 “简直就像是几截火车车厢在打滚啊!” 凌默看得目瞪口呆,但他此时也必须集中精神力才行。 这条变异蟒的挣扎让他的控制和攻击变得异常困难,意志稍微一动摇,都可能导致精神力的溃散,从而功亏一篑。 “打滚得这么欢腾,你的精神头好像很不错啊……” 凌默冷笑了一声,突然瞳孔一缩:“看我吸不**啊!” 深入变异蟒体内的那根精神触手原本被卡在了喉咙处,但凌默意念一动,这根触手的顶端就立刻从实质化变为了无形。 脱离了实质化的触手,无声无息地延伸后,直接钻进了这条变异蟒的扁平脑袋里。 虽然变异蟒不是什么智慧生物,而且精神力的强度有限,但在这种混乱的状态下,要想办法成功吸干这种容量,也是极为困难的任务。 动物的本能感应让这条变异蟒意识到了危险,它更加疯狂地挣扎起来,张着血盆大口渀佛脱轨的火车头一样,朝着凌默直接撞了过去。 “啊!!!快跑啊!蛇过来了!” 露西脸色苍白,搂着凌默的脖子,双腿缠在凌默的腰上,大喊大叫道。 “我……我正在……” 凌默则涨红着脸,仗着自己的体能还不错,硬是带着这么一只重物打了个滚。 在翻滚的过程中,露西完全保持了原来的礀势,没有松开一丁点。 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一种技术了。 看得出来,大蛇对她的刺激性可不是一般地强…… 露西的全身都紧紧地贴在凌默身上,加上她穿了一身紧身皮衣,感觉自然很不一般…… 但此刻情况如此混乱与危急,凌默除了“重”以外,实在感觉不到别的。 就连翻滚的时候不小心将露西的胸部当做了垫子,凌默也完全没有意识到。 “嘭!” 变异蟒的脑袋从凌默的身边擦了过去,直接撞到了后面的围墙上。 就听一声巨响,尘埃四起,那围墙上赫然多出了一个大洞。 趁着这变异蟒还没来得及把脑袋拔出来,凌默立刻控制着那条精神触手开始了吞噬。 吞噬这个能力,说到底也只能算触手延伸出来的一种辅助能力罢了。 要通过触手这个介质才能完成,吞噬的速度肯定也是有限的。 就好像使用吸管,不也还有液体通过吸管的这个过程吗? 而且一旦开始吞噬,受体就会感觉到,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从耳朵钻出去了一样。 巨大的恐慌感,会让对方更加激烈地反抗。而这种反抗,也会让凌默的吞噬更加困难。 这条蛇也不例外,它的身躯和尾部使劲地甩动着,将周围能击碎的地方都通通轰成了碎片。 巨响声就在凌默的耳边连续响起,“呼呼”的劲风扫在脸上,连皮肤都感觉生疼不已。 而在这个状态下,凌默也实在没精力再腾出精神力来,维持精神触手网了。 “是谁说一心n用很容易的啊!” 凌默虚着眼睛,感受着不断砸到身上的碎片,吼道。 好在越是挣扎,变异蟒的三角脑袋就越是拔不出来。 更别说还有凌默的触手,那头死死地拉着它…… “进洞容易出洞难,以为我会让你轻易出来吗!”凌默的额头上甚至都冒起了青筋,咒骂道。 “咝----!” 变异蟒的脑袋在墙那边被拽住,而无论身躯怎么甩,也只是将旁边的围墙砸烂罢了,并未直接让墙体全部倒塌。 “还好这座动物园修得够结实,不是豆腐渣,而是良心工程……” 凌默的眼睛都充血了,一方面要躲着那些无孔不入的变异蟒,一方面还要防着这条发狂的大蛇,同时还得集中精神力吞噬它…… 这种状态下,要消耗的精神力也比以往更多。 好在吞噬得来的精神力正在源源不断地融入凌默的精神光团内,而且作为一条蛇,它也实在没多少记忆可以用来干扰凌默的。 只有少量的诡异片段间或从凌默的脑海中飘过,让他不由自主地打着寒噤。 不过,这也让他因此搞明白了这一窝蛇究竟是怎么来的。 “原来是以前那只变异蟒的后代啊……那货死了居然还产子!怪不得这一窝都好像认识我似的。但我可不认识你们啊!你们老爹跟老妈不是一个品种的吧?这毫无辨识度的花纹是怎么回事……这鳞片都完全不一样嘛……” 尽管外表不同,不过从其中一个记忆来看,这窝蛇的确都是那条变异蟒留下来的。 它们诞生之后,第一个记住的异常气味就是凌默的,这也是它们不离开这里的原因。 变异蛇的复仇本能很强,这一点凌默早就有所体会。 要不是他很快就离开,而且没有再出现在附近,恐怕这窝蛇早就找到他进行复仇了。 那条被凌默他们阴死的母体,则在它们降生后,成为了它们的第一份食物。 由于母体是高级变异兽,所以它们的进化速度,以及实力,都比初代变异蛇更强。 将动物园内还未离开的变异兽吞噬一空后,它们就以附近的丧尸为食。 尤其是聚集了大量丧尸的游乐园,更是它们的专用狩猎场。 饿的时候跑出去狩猎,休息的时候就回到窝内。 作为变异蛇,它们已经没有了冬眠的习性。 但就像丧尸吃一顿能管很久一样,它们平常对食物的需求量也不大。 另一方面,它们的繁衍速度显然也很快。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产出这么大的量…… “没狩猎的时候你们都在忙着生孩子吧!”凌默忍不住叫道。 十几分钟过去,叶恋她们已经将那些小型变异蟒解决得差不多了。 除了少量还在翻腾的蟒蛇外,其余的蟒蛇要么身首异处,要么就被砍成了烂泥。 遍地蛇尸,腥臭气也弥漫四周。 李雅琳则一边斩蛇,一边在蛇尸里迅速翻找着,将还没有被挖出来的变异兽凝胶给掏出来。 另一方面,在凌默坚持不懈的吞噬下,那条水桶变异蟒的挣扎速度也减缓了。 它一步步走向白痴,动作自然也变得更加无头无脑。 即便凌默不再费劲拽着它的脑袋,它恐怕也没办法拔出来了。 事实上,它反而更加用力地想要顶进去,看它不断地往前蠕动,凌默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哼,有些洞是不能随便乱钻的。” 凌默加快了吞噬的速度,这些精神力很快将他的消耗就给补充了大半。 眼看着变异蟒像是进入冬眠,渐渐慢了下来,凌默的眼中也露出了欣喜之色。 “不知道会是多大一颗的病毒母巢呢……” 从精神探测来看,凌默可以肯定,这是一条已经从病毒凝胶转化为了母巢的高级变异兽。 但和丧尸一样,变异兽的实力也不能用所谓的“等级”来判断。 同样的进化水平下,战斗力却天差地别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丧尸尚且如此,更别说变异兽了。 凌默一行人和变异蟒群的战斗,眼看即将进入尾声。 而此时,在连接着游乐园和动物园的那一汪人工湖泊内,一道波纹突然出现在了平静的湖面上。 这道波纹迅速朝着动物园的方向接近着,阳光照射下,渀佛在水面下隐藏着一道可怖的红色影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