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记忆中的笑容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二十六章 记忆中的笑容

露西紧紧贴在阴影里,看着下方。 当外号老鼠的小个子出现在不远处的时候,她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 但她的呼吸仍旧很平缓,身体一动不动。 动作轻快的老鼠看上去很谨慎,要想伏击他,就要沉得住气。 露西慢慢抬起了枪口,她是一个身体强化系的异能者,但这个异能本身并没有赋予她什么能力,可以说是很废一种异能了。目前来看,也不过就是将她的身体打造成了特种兵的强度。 增强的体力让她能够用得动机枪,但除此之外的所有能力,包括射击的精准度,战斗经验,都是她自己一点点练出来的。 可潜伏偷袭,却是露西的软肋…… 她是一个能够扛着机枪扫射的火爆女人,但不是一个好的潜伏者。 而老鼠,明显精于此道。 是她被发现失去先机,还是老鼠在前行中无声无息被击倒? 交锋的机会,只有一次…… “我是真的强,还是装得很强,就在这次见分晓吧……” 露西的手指,慢慢地放到了扳机上。 她的眼前,突然浮现出被凌默拉着手时,叶恋那副娇羞的笑容…… “不知道有多久,没像那样笑过了……” 露西的耳边,又响起了凌默的声音,“露露……这个不靠谱的混蛋,明明只是调侃,却意外地叫对了我的真名呢……” “啊!救命啊!” 大灾变爆发的那一刻,露西惊恐万分地跑到了屋内。使劲抓着门把手。 房门“砰砰砰”地响着。透过不断被拉开的门缝。露西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庞。 有亲人,有邻居…… 但他们的脸上,却带着让她无比陌生的表情。 他们的嘴上沾着血,指甲缝里全是碎肉,抓挠门板时,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你们怎么了……你们想干什么啊!我是露露啊,我是露露啊!” 泪流满面的露西呆滞地看着他们,连她自己都忘记了是怎么拿出菜刀。将伸进来的手砍断,又是怎么通过翻窗逃离的…… 那些记忆在求生的过程中,一天天变得模糊起来。 但从那之后,露西就笑不出来了。 有些人将大灾变视为机遇,但也有人将那些记忆视为痛苦。 “现在的世界,真的比较简单么……” 露西看着老鼠一点点接近,想道…… 近了! 眼看双方距离逐渐缩短,露西的枪口也一点点抬了起来。 就是现在! “嘭!“ 随着枪声响起,老鼠顿时浑身一震,立刻转身退到了墙角。 他伸手在肋下抹了一把。然后看着满手的鲜血:“差一点……居然还有人偷袭我,他们不是被丧尸给围住了吗……” 老鼠慢慢伸出头去。拿出了对讲机:“虎哥,情况可能有点不对,我这边遇到了偷袭,你们那边小心点……” 他朝天台的方向看了一眼后,猛地疾冲了过去,攀着墙壁往上一跃。 可到了刚刚露西站着的地方时,这里却已经空无一人了。 “哼,伤了我就想跑吗?” 老鼠左右看了看,目光投向了天台一侧的边缘。 那锈迹斑斑的栏杆上,留下了一点新鲜的摩擦痕迹。 “等找到你,一定慢慢弄死你!多半实力不济,才偷袭了就跑吧。” 老鼠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用手在栏杆上一撑,翻身跃了过去。 就在他落地的同时,从天台另一侧,又猛地翻上来一个人。 只有一只手还能用的露西靠着蛮横的力量,硬是单手抠着屋顶边缘,吊在了一边。而那把枪,就被她咬在嘴里。 “这世界可能永远都不会有我想要的那么简单,但只要能为自己好好活着,我就会一直为此战斗。”露西迅速地冲向了老鼠跃下的那一边,“不然我背负了痛苦活下来的意义何在?还不是为了能像凌默的那几个女朋友一样,笑得开开心心吗……” 枪口从后方对准老鼠的一瞬间,露西的眼神骤然变得冷冽起来。 但她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狂风刮过,枪声响起,这一刻的露西,看上去很美…… “不管什么时候,我露露都不是个废人。看到了吧,凌默。” 当那声枪响终结了老鼠的生命时,在凌默面前的奎恩,正握着对讲机,表情难看地看着凌默。 对讲机内,那声枪响格外清晰。 “你们只有六个人,居然还能腾出人手,反过来偷袭我们。把瘦子当做诱饵,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打乱我们的计划,真是好算计呢……” 奎恩捏紧了对讲机,冷冷地说道。 “跟你们打,用得着算计么?现在的局面,纯粹是你们一手造成的,别往我身上推啊……” 凌默捏了捏眉心,说道。 “别狡辩了!”纹身男吼道。 在他们身边,已经躺了十几只丧尸。 这些都是凌默的尸偶,但除掉这些丧尸,让奎恩和纹身男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他们俩都有些脸色发白,对这个看似态度很随意的年轻人,更是充满了忌惮。 几分钟前,当第一只丧尸出现在他们附近的时候,奎恩和纹身男的噩梦就开始了。 那丧尸刚好从一条小巷里跑出来,差点就直接从他们面前越过了。 及时的刹车后,这丧尸翻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扭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 “噢!有丧尸!” 纹身男摩拳擦掌地说道:“正好热热身!” 可他话音刚落,就看见这只丧尸突然加快了速度,跑了过去。 “不可能吧?哪有丧尸逃跑的啊!” 纹身男大吃一惊,然而这还不算完,没几秒钟后,这只丧尸又回来了。 但这次回来,这只丧尸手里已经多了一根木棍,而且在他身后,还跟着好几个提着木棍的丧尸。 不仅如此,前后左右,都出现了这种造型的丧尸们。 他们警惕地将奎恩和纹身男包围了起来,然后慢慢逼近。 “喂,奎恩,你见过这种情况么……”纹身男吞了口唾沫,问道。 奎恩前后望了一眼,从腰后拔出了一把刀来:“没有。第一次看到准备结伴削人的丧尸,这些家伙难道成立了棍子帮之类的?” “不要随便做这种超出常识的操作啊,我心里拼命打鼓啊!” 纹身男脸色苍白地说道。 随着最前方的那只丧尸突然抬起手臂,往前一挥,十几只丧尸立刻蜂拥而上…… “妈的,差点就被群殴死了……“ 纹身男浑身都在不由自主地打着哆嗦,对讲机里突兀的枪声,更是正面将他击垮了。 “老鼠!老鼠!” “尼玛的,老鼠没了!这个混蛋,还能用丧尸做那些事情!” 好不容易把那些“棍子帮”丧尸解决掉了,凌默又立刻出现,连续几次触手攻击,让他和奎恩都受了伤。 要说这是巧合,纹身男绝对不信。 “该不是像严尚风一类的异能吧?不过不管他是怎么驱使那些丧尸的,现在他都是一个人。这附近,可没有丧尸了。”纹身男狠狠的盯着凌默,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精神系的异能者,只要异能派不上用场,就是个弱渣罢了……” “那你倒是上啊……”奎恩拿着对讲机的手一直在不断哆嗦着,手腕上一个血肉模糊的小洞,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 “我这不是在酝酿么……”纹身男不进反退,道。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突然同时调头,朝一条小巷内跑去。 和其他人汇合,他们还能有机会! 凌默站在原地,双手插在兜里,看起来实在没什么太大的威胁力。 这两个人一溜烟跑得没了踪影,剩下他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 “喂,就这么果断地跑了啊!好歹先交过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