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为猎人设下的陷阱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零四章 为猎人设下的陷阱

“你在说什么鬼话……” 露西慢慢地放下了枪口,一脸震惊地盯着阿生。◎文學館r /> 后路彻底被断,阿生的眼神显得十分起来很是歇斯底里。 被他抓住的女队员不断地挣扎着,表情十分惊恐:“救……救命啊……” 可刘宝栋和那名男队员已经看傻了,对他们来说这变故来得实在太快了。 “哈哈哈,放心,我离完全变异还有一段时间呢。” 阿生狂笑了起来,将目光转向了凌默,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你们别用这种害怕的眼神看着我,要说怪物的话……这位先生,请问你的同伴们都去哪儿了呢?” “当!” 突然,从阿生的眉心传来了一声轻响,在他的皮肤表面,竟然出现了一个白点。 “这么快就对我动手了啊,是因为怕自己的秘密暴露吗?哈哈哈哈……可惜,你杀不了我的。” 阿生夸张地笑了笑,从腰间拔出来手枪,抵在了那名女队员的太阳穴上:“我知道你的异能很特殊,但我也不弱。彻底变异后还能不能用异能我不清楚,但至少现在还能用。你最好别再动手,不然的话……呵呵呵……” “他的异能叫‘铜皮铁骨’,属于身体强化系的,皮肤的防御能力很强。我想这也是他能在怪物的猎杀中活到现在的原因。可……他怎么突然被感染了呢……” 露西慢慢退到了凌默身边,说道。 “放心,我只是来确认一些事情,还有帮忙传话的。不该说的,我不会说,因为那样会破坏狩猎的趣味性。” 阿生表情嚣张。意味深长地说道:“他觉得你很有趣,会和你好好玩的,还有你的同伴们,他也很感兴趣……嘻嘻嘻,本来我很讨厌丧尸的,不过感觉力量在身体里涌动,真的很爽啊!就好像身体里插入了一根电极棒,每个毛孔都在过电,这种爽感。你们懂吗?” “这种爆菊一样的形容,何从懂起啊!” 凌默面无表情地说道。攻击无效,好像对他根本没什么影响似的。 至于阿生的威胁,更是没能给他带来半点表情变化。 “哈哈哈哈哈……” 阿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起来五官已经有些扭曲了。 “该传的话。我都传了。这个小妞,就送给我当点心吧。” 说着,他就慢慢向后退去,余光瞟了一眼上方的窗户。 就在他注意力移开的这一瞬间,一阵晕眩感突然传来,凌默猛地往前一跃,一根触手缠在了拐角处的栏杆上。让他如同炮弹一般凌空飞向了阿生。 同时无数根触手随着凌默的动作一起激射而去,将阿生的四肢猛地拉开。 那吓傻了的女队员立刻瘫软在地,阿生则奋力挣扎起来,瞪着高速接近的凌默。 “你想杀我?我站在这儿你也杀不动啊!你这个跟丧尸……唔!” 一根精神触手直接捅进了他的喉咙。凌默站在了他面前,扭动了一下脖子。 “你还真当自己神功大成了啊?我想杀你的话,办法不少,只不过想听听看你能透露出什么情报。结果你竟然敢威胁我了啊!” 凌默一脚踹在了阿生的肚腹上。他此时就像是被无形的锁链吊了起来,根本动弹不得。 大大张开的嘴里不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凌默埋下头去,微微笑道:“不妨告诉你,其实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不对劲了。这股病毒的味道,别人闻不出来,但瞒不了我。” 阿生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使劲地挣扎起来。 “只不过,像你这样注定死亡的腐物,在我眼里就跟一个小丑没什么两样。看一场闹剧的时间,我还是有的。” 说到这里,凌默慢慢直起了身子,说道:“希望你的体内,也能用上‘钢筋铁骨’。” “唔!” 阿生的瞳孔瞬间放大,一根触手探入了他的体内,而凌默已经转身朝楼下走去,甚至没多看一眼他丑陋的死相。 “阿生……” 事情峰回路转,露西表情复杂地看了凌默一眼,又看了看已经死透的阿生。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露西低声问道:“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啊露露?”凌默神情自然地问道。 “就是……算了。” 露西狐疑地看了凌默一眼,他这种装傻充愣的态度其实也很可疑。 那些只言片语结合到一起,倒也能得出一些匪夷所思的结论。 如果求证的话…… 不过眼下这个时候,得罪凌默没什么好处。 他的行动虽然有些难测,但此刻能不能挡住怪物,就看凌默了。 至于刘宝栋和那名男队员,他们脑子在这会儿都停摆了。 那女队员也吓得失去了思考能力,缩在阿生的尸体旁边,好半天才从茫然失措中回过神来,“啊啊”地大叫起来。 还好周围的普通丧尸早就不见了踪迹,不然她这么喊,早吸引一大堆丧尸跑来围攻了。 “喂,现在我们不是被困在这里了吗?出去肯定会被攻击的,可呆在这里……” 刘宝栋恐慌地说道。 “听阿生的说法,偷袭者是个高级丧尸。他这么做,应该是为了狩猎……虽然没法理解丧尸的思维,但如果把这种做法换个考虑的角度又如何呢?一些野兽会将猎杀弱小生物当做一种娱乐,这完全可以用来解释我们所遇到的事情。” 露西冷着一张脸,说道:“他在享受捕杀我们的这个过程。把我们追到绝境,逼迫我们反抗,一点点玩死我们。” 失踪的同伴居然变成了那副德行,露西的表情自然好看不起来。 “尸玩人么……” 那名男队员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问道:“可我们该怎么办啊!” “他忍不了多久的。毕竟还是丧尸……” 凌默捏着手中的霸主级病毒母巢,这个类似宝石般的玩意儿,就是凌默用来干扰对方的最大倚仗了。 不管这只丧尸再怎么智力高,再怎么喜欢玩猎杀游戏,但只要他无法完全抑制住本能,自然会送上门来。 阿生的死,以及凌默带给他的伤,都会进一步刺激他。 “说起来你之前究竟在做什么?” 露西疑惑地看了一眼凌默的手,想想他之前喊的内容,她总觉得在凌默手里一定握着什么东西才对。 “我只是毫无防备地往外一站,释放一下作死之气,引诱他出来攻击我罢了。” 凌默毫不犹豫地说道。 “喂!明明还握着拳头,结果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当面撒谎了啊!” 露西嘴角一抖,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愣是被凌默弄得有些难以绷住了…… 此时,一双红眼正透过一堵断墙的缝隙,紧紧地盯着大楼。 “为猎人设下的陷阱么……呼哧……”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粗重起来,双眼中充满了渴望和狂暴。 “真是让人厌恶又狡猾的人类……” 与此同时,凌默也正在对露西等人说道:“我可没有庇护你们的义务,所以你们也要出力。” “大家都是人类啊,用不着这样吧。”刘宝栋垮着脸说道。 露西则点了点头:“应该的,不用你说我也有这个打算。” “你到底是哪边的!” 刘宝栋白了露西一眼,但在接触到露西那冰冷的眼神时,就立刻败下阵来,甚至还讨好地笑了笑。 “也就是说,我们要为那个怪物准备好一个陷阱对吧?”露西无视了他,接着问凌默道。 凌默却冷笑了起来:“需要那种东西么?我只是拿着根骨头,等着狗自己跑过来罢了。” “呃,对方毕竟是高级丧尸……” “某种意义上你也是怪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