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玩具的感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四百零三章 玩具的感受

荒凉的街道另一端,一个人影突然出现。 他紧贴着路边的断墙,慢慢地向前移动着,时不时四下张望一番,仿佛在防备着什么。 这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迷彩服,手中握着一把手枪,头发又脏又乱,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怪味。 布满血丝的眼睛,神经质发抖的嘴唇,将他内心的恐惧表露无遗。 走路时的僵硬动作,则说明他的体力透支得很厉害。 最糟糕的是他的精神状态,紧张,惶恐,似乎随时面临着崩溃。 此时他正抬着头,紧盯着大楼的方向。隐隐约约传来的喊声,让他露出了激动之色。 “是来救我的吗?是在喊我吗?……不,不管了,无论是什么人都好,快救救我……不然就算没被抓到,我也快撑不住了……” 然而没走几步,他突然打了个激灵,浑身紧绷了起来。 “又见面了,呵呵呵……把自己搞得这么臭就是为了躲我么?真是拼命的猎物啊。”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侧面,低声轻笑道:“本来还想和你多玩一段时间的,但是来了更有趣的猎物,怎么办呢……” 迷彩服男人瞪大着眼睛,握着枪的手拼命发抖。 尽管这个声音就在他耳边,但他却无法鼓起勇气抬起枪口。 已经尝试过太多次了……被困在这里的几天内,他一直在被猎杀。 更准确地说,是被迫在陪这个恐怖的怪物玩一场追逃游戏。 这片区域的幸存者们,都被这个怪物玩弄至死,他也不例外。 一想到那恐怖的身影,敏捷的身手。迷彩服男人就觉得浑身发软。 “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迷彩服男人的心中在大吼,但双腿却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 刚遇到这个怪物的时候,迷彩男还是很有骨气的。 但谁知道这个怪物却根本不正面跟他来一场男人间的对决,反而躲在暗处对他进行各种折磨。 要想走出工业园区,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两天,迷彩男已经无数次想到了自杀。 与其被这样玩弄,不如自己了断…… 但这阵动静的出现,却带给了他希望。 心如死灰的时候突然见到一点曙光,本能中的求生欲便会被大大激发。甚至比之前更怕死。 就在迷彩男几乎快瘫软在地的时候,人影突然高兴地拍了拍手,问道:“对啦,要不要给你个奇妙的机会呢?” 听到这里,迷彩男愣了一下。然后茫然地回过头去…… “结果还真就不出来了……咦?” 凌默正猜想那怪物暂时不会出来的时候,一个迷彩男突然出现在了拐角处。 他扶着墙壁,极度紧张地四下张望着,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看到凌默后,他立刻抬起手来,示意自己没有恶意,然后加速跑了过来。 “这里居然还有幸存者……” 正躲藏在一处障碍物后。准备伺机而动的露西一看到这个迷彩男,就立刻从藏身处跳了出来。 “救命……” 迷彩男一头栽倒在了凌默跟前。 “呃……” 凌默正在疑惑之中,露西就已经冒险跑到了那辆破车旁边,低头看向了迷彩男:“是阿生没错!阿生!喂。樊生?” 迷彩男浑身一震,艰难地抬起头来,一看见露西,眼中就立刻闪过了一丝明亮之色:“露西!” “请问……”露西将目光转向了凌默。问道,“能让他进来吗?这是我的同伴。” 末了。她又抿了抿嘴唇,加上了一句:“拜托了。” “既然露露你态度这么诚恳……” “谢谢!” 露西看来已经无奈地接受了“露露”这个称呼,她一把抓住了迷彩男的胳膊,然后轻松地将他拖进了大楼内。 凌默朝外面望了一眼,也紧跟着退了进去:“你总会出来的。” 阿生似乎还有些紧张,他一进大堂内,就立刻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看到刘宝栋等人时,他甚至还浑身哆嗦了一下。 “那是空军团的。”露西将他放在了前台的桌子下面,让他靠坐在了那里。 “哦。” 阿生将目光转向了凌默,眼神有些游移和紧张。 不过他的精神状态本就如此,所以凌默也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那这位是?”阿生吞了口唾沫,问道,“好像跟你们不是一起的,他应该还有同伴吧?” “别人的事就不要管了,阿生,你一直没有向基地发回信息,也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到达说好的地点……说实话我们都以为你已经……” 露西皱着眉头蹲在阿生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阿生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苦笑:“呵呵,是啊,我也以为自己死定了。我的任务是到x城探索,但在这个工业园区就被堵住了。” 听到这里,凌默走上前去,问道:“你应该也受到了那个怪物的袭击吧?” “何止是袭击,他根本是在把我当虫子一样玩耍……”阿生说这些的时候,眼中并没有恐惧,反倒有种隐隐的疯狂,“从我进入工业园区开始,就已经进入了他的视线。一开始他并没有直接攻击我,而是在我身边制造各种声响,让我神经紧绷。等我放松下来之后,他又突然出现。为了能够活下去,我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最后发现在他面前,我只是一个随时都会被拆掉的玩具。” “你们小时候也拆过玩具吧?你们拆玩具的时候,有想过玩具的感受吗?我感受到了!” 他说着,嘴角还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货该不是被折磨疯了吧……”凌默心中嘀咕了一句,打断了他的话,“能不能跟我们说说他的情况?现在他正找我们的麻烦呢。” 露西也点了点头:“是啊。我知道你不容易,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空军团已经死了两个人了,我们却连这个怪物究竟是谁都不知道。” “他?呵呵,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具破坏力,即便在所有物种中,威力也能排进前三的生物……咳咳……” 阿生的嘴角,突然冒出了一丝血迹,他的目光有些涣散:“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喂,说到关键时刻你突然就要休息了啊!” 凌默心中怒骂了一句,扭头看向了门外。 “露西,你过来……” “啊!” 等凌默再回过头时,露西正惊讶地盯着阿生,而阿生的嘴角则挂着一丝皮衣碎片。 刚围过来的刘宝栋等人也惊呆了,正愣愣地盯着阿生。 露西的肩膀虽被撕开,但里面还穿着一件坎肩背心,并没有因此受伤。 她迅速后退,用枪指向了阿生:“你为什么突然咬我!” 阿生却愤恨地看向了凌默,“呸”一声吐掉了皮衣碎片:“是你对我做了手脚吧?” 露西等人都立刻转向了凌默:“这究竟怎么回事?” “咬破舌头,准备咬露西一口,让她也感染掉,对吧?” 凌默笑嘻嘻地看向了阿生,说道。 露西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惨白,她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了阿生:“这不可能……” 但阿生却已经用行动证明了凌默的话,他猛地抓住了那名女队员,然后迅速一跃,已超越常人的速度和力量跳到了楼梯的拐角处。 “啊!” 女队员惨叫着,但阿生却不为所动。 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女队员的脖子,贪婪地凑在她的脑后,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血腥味。 “放下枪!露西,我知道你枪法好,但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阿生一把抓住了女队员的头发,让她挡在了自己前面:“我已经成为丧尸了,那个怪物会让我成为他的同伴,他会帮我进化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