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人艰不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三百七十三章 人艰不拆

凌默说完后,就将目光转向了脚下的实验体:“这个玩意儿我还是带出城再看吧。.” 这时罗妮和吴鹏飞也从屋内走了出来,一见宇文轩的造型,顿时都露出了忍俊不禁之色。 不过随后,他们就将目光转向了凌默脚下的那个尸袋。 “这是什么啊?”罗妮好奇地问道。 凌默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吴鹏飞跟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出现了一点情况,所以……我要提前离开了。宇文轩送我们出城后,还会回来的,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吴鹏飞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往前一步,张开双臂抱住了凌默:“兄弟,你算是给了我一次生啊……谢谢你!” “咱能不酸吗?好了好了。”凌默略显尴尬地推开了吴鹏飞,不过他的眼神却显得有些感动。 虽然两人当年因误会断交,但时隔多年,还能在这个千疮百痍的世界活着相见,本身就算是一种缘分。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何况是在这种动荡的时期。两人走的路不同,也许今后的命运也会截然相反…… “凌默,我当年犯过的错,今后绝不会再犯了。不管以后你我在什么地方,你都是我吴鹏飞唯一的兄弟。我现在没法承诺什么……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不会再像条丧家之犬一样。”吴鹏飞到说到最后时,表情有些激动,他又抬起了手臂来,但最终却只是搭在了凌默的肩膀上,“相信我。” 凌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凭你这煽情的功夫,一定能在这种人类聚集区闯出个名堂的。那保安那么讨厌你,不也没杀你么……” 吴鹏飞十分奈地抹了把泪水,说道:“人艰不拆啊……” 他们俩道别完毕之后,凌默才发现罗妮正在旁边一脸纠结地看着自己。 虽说凌默在这方面有点不善表达,但也不是情商只有5的渣渣。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本该吃醋的叶恋三女却在这个时刻通通选择了视……不对,她们是根本没看懂那种眼神的含义。 指望她们救急是不可能了,凌默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罗妮啊,虽说我们不熟……” “别说了。”罗妮的脸色变了一下,然后速地说道,“保重。” 说完后,她就掉头跑进了屋内。 “她怎么了……尿急吗?”叶恋傻傻地问道。 宇文轩则一副侦探的模样:“也许是开大……” “赶紧滚去换衣服!我不是说了时间紧迫嘛!”凌默低吼着打断了他的话。 宇文轩委屈地说道:“我才说了一句话,你刚刚玩离别的时候又是抱又是哭的……” “闭嘴!”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吴鹏飞和凌默同时说道。 同时,a市正面防线。 交叉的探照灯光将这个十字路口照得透亮,周围的建筑物口上,都能看见黑洞洞的枪口。 手里端着枪的巡防人员正在来回走动,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很森严。 通往城区的那条路上,有一些老弱妇孺正在那儿徘徊,时不时望向由巡防士兵组成的人墙。 一辆卡车正在昔曰的交警亭附近接受检查,看上去是打算开往x城的。 “都有什么?”一名军官坐在街心花圃边缘上,嘴里咬着一根枯草,问道。 那名正在登记的检查人员立刻恭敬地将手中的本子递了过去,同时说道:“说是那边没找到合适的冬衣,有好多店铺里的存货都已经烂了。这是给加入的幸存者送去的。” “哼。”军官冷笑了一声,道,“还没为我们做出什么贡献,这么就开始索取了?店里的货烂了,去服装厂找啊!跟他们说,不放行!” “那个……”检查人员面露难色,“几个有名的服装厂都在另一个城区……那些人也不是没穿冬衣,只是太脏了,所以……” “都是些肮脏的渣渣……”军官露出了一丝嫌恶之色,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却突然转头看向了城区的方向。 一辆越野车正从远处驶来,最后在人墙前方停了下来。 苏倩柔和李蔚刚一跳下车来,那些老弱妇孺就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喊道。 “请问我儿子怎么样了啊?” “xx还活着吗?” 李蔚赶紧挡在了苏倩柔跟前,不过这种场面对于她来说应付起来实在吃力,她紧张地喊了几声“各位”,声音却完全被盖了过去。 那些士兵倒是立刻冲了上来,将这些幸存者通通都拽开了。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啊……”李蔚害怕地看着那些还在大声嚷嚷的幸存者,问道。 苏倩柔却一副表情淡然的样子:“听说他们天天都在这里守到零点,看来是真的啊。你还没听出来么?他们是前线士兵的家属,想知道自己的亲人是不是还活着。不过他们不敢到总部去闹,只能在这儿守着了,希望能有从x城回来的人可以给他们带点消息。” “啊……x城的战斗……”李蔚的脸色白了,她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家属,又问道,“那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 “知道打得多惨烈吗?”苏倩柔看了李蔚一眼,“现在还在投资阶段,什么好处都没有看到。贸然将现状都公布出来,我们可没有什么好消息能够拿来振奋人心啊。” “呜……” “你的泪点到底在哪里?”苏倩柔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了一名正朝自己走来的军官。 不过在看见这人的第一眼,苏倩柔就皱起了眉头。 “嘿嘿,这不是苏总参谋吗?”那军官还咬着草根,语气轻佻。 “这不是情报组副组长的候选人,朱薛军吗?”苏倩柔面表情地说道。 “哟,消息这么就传开了啊?我这不还没当上么……哈哈哈……” 朱薛军嘴里虽然在谦虚,但表情看上去,却何止是即将升任副组长,而是一副随时要取代组长的架势。 苏倩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嚣张吧,越嚣张越好,就等你们煽风点火呢…… “实验室的事情你应该已经接到通知了吧,怎么不见这里做出什么应对呢?”苏倩柔说着,朝四周望了一眼。 朱薛军所谓地笑了笑:“实验室出事,那是防卫不完善,我这里可不一样。苏总参谋瞧好吧,要是偷袭者敢来,我一定让他有来回!” “呵呵。多说一句,那辆货车,放行吧。”苏倩柔冷冷地笑了笑,打开车门又坐了回去。 反正作为吉祥物,她待在这里只是为了让多的人看见,知道她在为这件事奔前忙后。不过实际上,她对偷袭者会来这里的事情,根本就不抱希望。 “我已经提前给其他防线打过招呼了,希望他们能有所斩获吧。” 朱薛军露出了一丝不爽的神色,回头朝那个检查人员挥了挥手:“md!” 十多分钟后,看着依然毫动静的路口,朱薛军好笑地看了一眼越野车的方向:“贱女人,当个没什么实权的总参谋,还敢跑来在这儿指手画脚。哪个偷袭者这么不长眼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说着,他就提了提裤子,朝着路边的一幢建筑物走去。 “朱副组长,请问你这是……”在他穿过警戒线时,一名士兵问道。 虽然有些不爽,但这句“朱副组长”显然还是让他很受用的:“我去撒尿!这是不是也要跟总参谋报告一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