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换个人格,再来一次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三百六十章 换个人格,再来一次

“嘭!” “嘭嘭!” 剧烈的心跳声,生理上感受到的强烈快感,让凌默的大脑一片空白。(文學馆) 不知不觉中,无数精神触手已经从他的脑中钻出,在夏娜的身上游走。 一次次攀登至巅峰,也让夏娜的精神能量处于剧烈波动的状态。 当触手进入夏娜的精神光团时,凌默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同时身处在两个世界! 精神世界内,还有一个夏娜! 这个夏娜的眼睛从淡淡泛红,到一点点变黑,最后完全变成了傻娜的模样。 而被凌默本体压着的少女,双眼则是彻底的血红色。 “本体是黑娜,精神世界里的则是傻娜么……不能厚此薄彼!” “呼!”凌默畅快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几根触手立刻深深探进了夏娜的精神世界内。 眼前的情景立刻像是电影镜头似的,不断交替起来。 “啊!”被触手缠住的傻娜惊叫了一声,然后被迅速剥去了衣物,交缠在了一起。 精神上的极致快感,立刻冲击得凌默浑身如同过电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凌默感觉到两股无比充沛的体力和精神力,在同时冲刷着自己的身心! 这种感受,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能够形容的! 小伙伴和触手联手出击,很快就让黑娜和傻娜同时达到了巅峰。 在慢慢回气的同时,夏娜的本体也缓缓闭上了眼睛。她双手勾着凌默的胳膊,几秒钟后又睁开了眼睛。 一双黑色的眼睛里,透着一股淡淡的羞涩,还有一丝期待…… 同时被触手缠着,正趴在草地上的精神体夏娜。也抬起头来,红白分明的眼睛里带着一抹笑意:“凌哥……还有凌哥你的精神化身,要不要再来一次?” “还用问?!” 二十多分钟后,随着“嘭”的一声闷响,这架死贵的雕花大床直接散架了。 “啊!太……太爽了!” 凌默就这么摊开双手躺在了乱七八糟的床板上,剧烈地喘息着。 体力一次次被彻底消耗干净,但又从夏娜的甘液中得到了补充。精神力也是如此。 反复数次后,凌默感觉自己的体能和精神力都有了少许的提升。 他现在的少许,放到以前就是实力大涨的节奏。但现在他已经强到一定境界了。所以增长的幅度就开始逐渐变小了。 何况这次实战,也不是在夏娜进阶的关口,能够带给凌默现在这样的好处,已经是第一滴血的加持效果了。 这还是凌默第一次直接接触首领级丧尸的血液,虽然只有很少的一点。而且大部分都流失了,但被吸收的这么一点,却起到了极为恐怖的效果。 如果不是有啪啪啪这个发泄口,凌默说不定会因为兴奋过度,出现什么后遗症…… “不过我倒是真没想到,以我现在的体质,竟然真的不会被感染了。”凌默随手抓起了被子盖在了夏娜的重要部位。同时爱怜地顺着她的锁骨往下摸去,最后将手指停在了她的肚脐处,“现在你真成了我的新娘了。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完全没想到我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夏娜微微一笑,问道:“你根本不确定会不会被感染,为什么还和我……” “傻瓜,因为我相信你啊。”凌默好笑地摇了摇头。顺手用胳膊感受了一下夏娜的两只玉兔,“不错。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它们的规模得到了进一步的成长。不过目前距离叶恋和学姐还有一段距离,要继续努力啊!” “唔……可是还能怎么努力呢?”夏娜问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每日一啪……啪!”凌默话音未落,表情就僵硬在了脸上。 夏娜立刻紧张地问道:“怎么了?小伙伴不堪重负出现问题了么?” “怎么可能……我的腰好像出现了肌肉酸痛的情况……它暂时罢工了。” 让凌默有些疑惑的是,叶恋和李雅琳应该已经感应到了他们这边发生的事情才对,为什么都没有过来呢? 难道她们已经放弃了对啪啪啪的兴趣了么?不应该啊,早上李雅琳还曾说造人是她觉得最有意思的一项运动…… 在夏娜扶着凌默慢慢从废墟里爬起来的同时,宇文轩的厨房里,两个漂亮的女丧尸正趴在窗户上。 她们的脚下,已经丢了一地的罐头盒子…… “为……为什么造人是有意思……的运动呢?”叶恋正用手指提着一条豆瓣鱼,好奇地问道。 李雅琳伸出粉嫩的舌尖,舔去了嘴角的油渍:“首先这项运动拥有一百零八种的技巧,同时还有多种比赛方式,如一对一单打,一对二单向双打,一对三……不过我觉得这个‘一’是不能变的,否则比赛的性质就发生变化了。” “是这样……”叶恋点了点头。 “其实你一个字都没听懂吧?”李雅琳接着说道,“这是夏娜跟我说的,我只听懂了一百零八。” “嘻嘻。”叶恋露出了一丝天然呆的笑容,然后伸手将手中的小鱼往外一丢。 一个人影突然从十米开外的围墙后跳了出来,张嘴准确地叼着这条小鱼。 于诗然接住鱼后,先是欢呼了一声,然后便迫不及待地蹲下去三两口吞进了肚里:“很好吃啊,虽然比起那个人类来说味道还差了一点。唉,好想吃掉他啊。” 但由于黑丝严格地执行着凌默的命令,所以于诗然只张嘴,没有出声,就好像在对口型似的,看着十分怪异。 想到凌默,丧尸萝莉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了一副打满马赛克的画面,然后垂涎欲滴地舔了舔嘴唇:“不过,半月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那个家伙应该会跟我抢吧?……这个怪怪的生物又不肯主动离开我,如果伤害她的话,感觉就跟伤害我自己没什么区别。最讨厌的是,伤害她的话,好像跟伤害那个人类没什么区别……” 于诗然感觉自己的思维已经像毛线一样打结了,她抱住脑袋“啊”了一声,郁闷地下总结道:“这不就是说,伤害那个人类,就跟伤害我一样么?他就是我?那吃掉他是不是等于……” 如果凌默听到这番话,一定会被为于诗然的神逻辑所震惊。 但此时丧尸萝莉身边没有别人,脖子上则挂着不会主动开口说话的黑丝。 所以等嘴唇上的油舔干净时,于诗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那他完全就是属于我的一部分嘛!我想吃就吃!别人谁敢碰?” 这时又是“嗖”的一声轻响,一条小鱼再次划出一道抛物线,出现在了她的头顶。 “鱼!” 于诗然高兴地蹦了起来,张嘴接住了:“不过这几个同类还不错呢,不像那个人类,居然饿着我!” 不过她又张着嘴巴等了一会儿,却没再等到任何食物。 “怎么了呢?”她悄悄地从围墙后伸出头去望了一眼,却发现窗口已经不见了叶恋和李雅琳的身影。 一时间,于诗然竟然有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咦!怎么可能,我堂堂丧尸怎么会想和一个人类在一起!太堕落了!” 于诗然赶紧晃了晃脑袋,然后愤愤然地指着自己的脖子:“肯定都是你!想依靠我进化就赶紧点啊,早点进化,我们好分手!” “难道是我错觉?总觉得黑丝好像离我们不是很远。” 凌默正扶着腰坐在凳子上,突然有些疑惑地问道。 可他一转头,就发现叶恋和李雅琳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去看后厢房的“地主专座”了。 而夏娜正憋着笑看着他…… “严肃点,也不想想我的腰是为什么劳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