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来一起洗澡吧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三百三十七章 来一起洗澡吧

“听着啊,规矩就一条,不许咬人。” 凌默把三个丧尸女友叫到了跟前,嘱咐道。 “哼。” “严肃点!我可是认真的。” 凌默伸出手指在夏娜的脑门上轻轻一弹,然后又抓着她和李雅琳的手,把她们交给了叶恋。 “丫头,看好她们俩。” 这些天受到强烈血腥气的刺激,她们三个都对人类的血肉有些垂涎欲滴。 加上吴鹏飞受了伤,身上一直散发着新鲜的血腥味,一般的丧尸闻见了,根本把持不住。 叶恋虽然是智力提升程度最低的,但她也是最听话的那个。 其实单论智力,她现在和李雅琳应该是差不多的,只不过记忆方面恢复得较少罢了。 “嗯!”叶恋的大眼睛微微发亮,使劲地点了点头。 “要是她们不听话……哼哼,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说完后,凌默就警惕地看了一眼罗妮的房间,然后下楼去了。 夜晚的家属院一片寂静,除了微弱的风声外,就只有车站方向偶尔传来的轻微动静。 凌默在下楼的过程中,已经将精神力完全集中了起来,全神贯注地感应着黑丝的所在方位。 自从黑丝进化过后,凌默和它之间的精神联系就变得似有似无了。 不会断掉,但也不像他和其他尸偶那样紧密。 不过在凌默看来,随着尸偶的进化程度越来越高,掌控难度当然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哪怕不能准确地掌握对方的位置,但只要精神联系仍在,就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凌默想要强行操控她们做什么,其实也并不是无法做到的事情。 只不过。即便对象是黑丝,凌默也没有把她当做单纯的尸偶来看待,他不想通过强行操控,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非要说的话,她在凌默心中,更像是宠物吧…… “都怪她非要选个女仆少女做寄生体,搞得我想起宠物这个说法的时候,莫名地背后一寒,总觉得自己好像突然有些变态似的……” 凌默打了个寒噤。迎着冷风走出了单元楼。 黑丝没在这幢楼里,家属院内还有另外三幢住宅楼。 “感应所在地……比较接近这边吧。” 凌默左右望了望,然后将目光转向了左边。 光秃秃的大树后,立着两幢老式住宅楼,在昏暗的夜色中就像是两个黑黢黢的怪兽。 枝桠在冷风中微微抖动。看上去很是骇人。 不过院子里的仓库内多的是尸体,凌默怎么也不可能被这种景象吓到。 “奇了怪了,专门跑到那种地方去躲着干嘛呢。” 凌默嘀咕了一声,然后将双手往裤袋里一插,慢慢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他可不想用笨办法把两幢楼都找个遍,所以在缓慢接近的过程中,凌默也逐渐进入了心无旁骛的境界。 几根无形的精神触手伸出。迅速朝着两幢楼延伸了过去。同时他也在努力地放大着那一丝微弱的感应。 “能行的……这也是种锻炼。” 短短二三十米的距离,凌默却走出了满头的冷汗。 精神力的提升和锻炼,都非常艰难。能够将精神力实质化,已经是足以让许多精神系的异能者仰望的成就了。毕竟其他人可没有他那么便利的精神力回复手段。 可凌默认为还不够,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 精神系的异能者,说起来就是极强与极弱的一个结合体! 当他处于暗处或远处的时候。他可攻可守,战斗力惊人。 可一旦被近身。或者被热武器集火,他又缺乏完全防护自己的手段。 “精神系的异能,和类似控火这样的元素系异能,应该是最强的两种异能了。但任何异能都不应该出现太过失衡的情况,我既然可以将精神触手实质化进行攻击,那能不能将触手的形状稍微改变一下,用来保护自己呢?比如林天翔的那种防护型能量罩,竟能挡住异变丧尸的攻击。可我之所以将精神力弄成触手的形态,就是为了减少消耗啊……唉,精神力的强度太低,给人的感觉就是无米之炊啊。” 凌默思考的同时,脚步也在其中一幢楼前停了下来:“好了,就是这里了。” 在他走进楼内的同时,在他住所的顶楼上,罗妮正透过窗户好奇地盯着他:“散步么?在那里来来回回走了几遍,然后进去干嘛?算了,不管他,趁着这个变态不在,我去烧水洗澡!” 想到洗澡,她的表情一下子兴奋起来。 等罗妮像个小女孩似的哼着歌打开房门时,意外地发现叶恋三女都站在门外。 “你们……有什么事吗?” “想洗澡对吧?我们一起?” 夏娜盯着罗妮看了两眼,然后嘴角慢慢翘了起来。 只是不许咬人而已,但可没规定不能玩弄这个人类女孩啊…… 叶恋眼神略微有些茫然,她看着夏娜一把抓住了罗妮,心中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应该……应该算听话的吧?嗯嗯!没有咬就可以呀!” 想通之后,叶恋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罗妮原本还很犹豫,但当夏娜和李雅琳一左一右面带微笑地拉着她,面前的叶恋又睁着一双漂亮单纯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她时,罗妮不禁有些羞涩了。 明明都是女孩子,可她们的盛情实在让人很难拒绝啊! 尤其是叶恋,她这副表情,很难让人对她说出个“不”字! “反正都是女孩子,应该……没什么关系的。” 罗妮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嘻嘻!太好了!好期待呢!” 夏娜眼睛发亮地看着罗妮,里面隐约闪过了一丝红色。 罗妮则觉得很不好意思,原来她们这么欢迎自己么?之前还对她们怀有羡慕嫉妒恨的心思,真是太丢脸了…… 不过,只不过是洗个澡而已,为什么她们这么激动呢…… 罗妮还在迷糊中,就已经被夏娜拽着到了另一间屋子。 随着房门关上,在罗妮背对着她们的一瞬间,夏娜和李雅琳不由自主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她们看上去黑得发亮的瞳仁,在这一瞬间,猛地变成了血红色,然后又悄然恢复了正常…… 坐在屋内的吴鹏飞听着门外传来的轻微动静,不由得往床上一躺,露出了一丝艳羡之色:“几年不见,这小子居然从一个不怎么跟女孩子说话的家伙,变成人生淫家了。像这样坐拥三个美女,还把她们教得一个比一个开放大胆,但又偏偏将其他男人视若无物的魂淡……真……叫人羡慕啊!” “阿嚏!” 凌默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迷惑地揉了揉鼻子:“感冒了?不应该吧,我身体素质可是经过n次提升了。啊,快找到了……” 他的注意力很快又转回了感应和探测上,最终在一扇房门外停了下来。 这里是第四层楼靠里的一间房屋,房门是很老式的黄色木门,微微虚掩着。 那微弱的精神联系感应,就来自于里面。 能够不靠搜索,而是单纯通过感应找到准确地点,表面上看可能有点多此一举,毕竟这个地方总共也就这么大而已。 但凌默的实力强大,除了靠和女丧尸的共同提升外,也和他平日里一点一滴的用心练习密不可分。 只有将练习融入习惯,才能在关键时刻自如地使用出来。 “黑丝,你可别又在我没看到的时候进化完毕了啊,作为主人,每次都只能被动接受你进化的事实,这让我很头疼啊……” 凌默有些期待地吹了声口哨,然后慢慢推开了房门。 然而就在看清屋内情形的一瞬间,凌默的表情立刻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