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大枣在前,棒子在后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大枣在前,棒子在后

但面对他们期待的目光,凌默只是摇头笑了笑。.. 他那些事情没法对人说,叶恋她们的身份,不可能告诉任何人。 对此吴鹏飞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好勉强。 两人的误会尽管已经解开,可他看待凌默的眼神,还是透着一丝复杂之色。 几年不见,两人的境遇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年凌默还是个苦逼,为人有些沉默寡言,丢到人群里连个泡都冒不出来。 两人虽是兄弟,但和其他人来往时,总是吴鹏飞更受欢迎。 有钱,豪爽,交友甚广,他和凌默看上去,完全就是两类人。 当然,对于这种情况,看起来稍显内向的凌默是并不介意的。 但今天再次见面,自己却成了一条被人殴打的狗,还是多亏了凌默,才没被活活打死。 不过毕竟经过了半年的磨练,吴鹏飞心里略微不痛快了一下,就很快想开了。 “至少你有叶恋陪在身边,估计再苦也苦不到哪儿去吧。”吴鹏飞哈哈大笑了起来,调侃道。 凌默笑了笑,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再回到他们那儿去?” “不了,你别看他们那么拽,其实很胆小的。” 吴鹏飞摇了摇头:“我本来就很憋屈了,还跟一支胆小的队伍呆在一起,不是更憋屈吗?对了,你是不是那个营地的人啊?” “不是。” “这样啊……”吴鹏飞似乎也就是随口一问,接着说道,“虽说受人约束,但至少活得稍微有保证了一点。平时战斗少的时候,还能过点正常生活。” 这也是大部分幸存者的想法。要打仗,就肯定要面临生命危险。 但偶尔面临,和随时随地都在为自己的小命提心吊胆,毕竟还是两码子事。 吴鹏飞也看出来了,凌默毕竟带着三个漂亮女孩儿,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方便加入进去。 而且跟着凌默,他就是个累赘,一个没用的家伙。 在关老大的队伍里,他还能厚着脸皮赔小心,可要让他在昔曰兄弟的手下当一只蛀虫,想想都觉得实在太过丢人了。 正好这里距离营地很近,加入他们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是靠自己的手脚吃饭,也算是在凌默面前挺直了腰杆。 凌默何尝不知道他这些想法,因此便点了点头:“这样也好。不过你可想清楚了,现在加入进去,下一次开战你很可能会被派上前线的。” 吴鹏飞摆了摆手:“这我已经想到了。这些天我们也在观察这个营地。他们的核心组成部分,应该是那些老兵和军官。超能者地位倒是挺高的,但我总感觉他们都没有实权一样,而且我听关老大说,他靠近听过几次他们的交谈,这些超能者好像都处于什么监视当中……也难怪你不愿意加入了,就是关老大也还在犹豫呢。” 这些事情凌默已经知道了,因此只是点了点头。 营地对于异能者这种强大的个体,既要利用,但同时又在防备。 双方互相需要,又互不信任,说实话并不是什么铁桶一样的组织。 但在这个时期,大型组织无论如都会聚拢到大部分幸存者的。只要有一支武装,自然就会有许多幸存者像闻着味道的苍蝇,前仆后继地凑过去。 人类不可能单枪匹马在这个世界晃荡,成天面对死寂的世界和生存的巨大压力,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早晚是会被逼疯的。 即便是想当山大王的异能者,也会聚集起一批幸存者来。 这么一想,凌默由衷地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 他身边虽然都是丧尸,可她们同时也是他的爱人。 “我要是个超能者,肯定也得掂量一下。不过我就是个普通人,他们肯收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吴鹏飞自嘲地笑了笑,说道,“而且能更快上前线,这也是个机会啊。我是当人还是做狗,很快就能见分晓了。” 看来和凌默相遇,给吴鹏飞的刺激还是很大的。 凌默尽管有些担忧,但吴鹏飞的人生路,还是得靠他自己去走。 两人默不作声地抽了一会儿烟,吴鹏飞就挣扎着慢慢站了起来:“刚刚那么丢人,多的废话我也不说了。如果我还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一定会报恩的。兄弟……” “是兄弟就别说报恩的话了。你还受着伤,我送你过去吧。” 凌默说道。 凭罗妮的身板,很难把吴鹏飞扶到车站,这里毕竟隔着一千多米远的距离呢…… 吴鹏飞犹豫了一下,没有推辞。 他被揍得挺惨,靠自己估计得爬到半夜。 在凌默扶住他胳膊的一瞬间,吴鹏飞觉得眼睛又发涩了。 走过这一千米的距离,双方又要再次分道扬镳了。 但这个时期,生离死别本来就是常态。 带着吴鹏飞和罗妮,凌默一行人也就没法走小道了。 好在有精神探测,也能提前发现是不是有人靠近。 这片区域的丧尸死干净后,人类幸存者就立刻活跃起来。 战前战后,营地方面都在积极地进行搜索,囤积物资。 但他们吃肉,普通幸存者总能喝上一点汤,跑出来捡便宜的人可不少。 当凌默远远地已经能望见家属院的方向时,却突然又感觉到了一阵探测。 不过这探测似乎有些盲目,并没有在凌默等人身上停留。 而且很快,探测就消失了。 “出来吧。” 一条小巷外,张宇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不远处。 从那个幽暗的墙角里,很快走出了两个人来。 张宇皱着眉头,极为不爽地看着面前出现的两人。 这两人中一个是苦瓜脸,另一个则面带笑容,站在一起很有喜感。 “情报组的……你们什么意思?跑来跟踪我们?” “我们还想问呢,你和宇文轩在这儿干嘛?之前就听说你们老是离开车站,自己活动,可你们要干什么,也没有打过报告。” 苦瓜脸眯起了眼睛,问道。 张宇心中暗骂一声,嘴上却不甘示弱:“注意点说话啊!宇文轩是你们叫的吗?叫队长!卧槽,他跟你们组长是一个级别的!” “你嘴巴放干净……”苦瓜脸愣了一下,刚要发作,就被笑面虎给拉住了。 这笑面虎给人的感觉很不好,皮笑肉不笑的,多看一眼都难受。 “不好意思,张副队长,我就想问问,你和宇文队长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我记得宇文队长好像是x城的人?有事嘛,正常,可以说啊,我们营地一定会全力帮忙的,这次战斗,宇文队长可是表现得很威风……” 笑面虎这话险些没把张宇气得吐血! 你们营地?!那行啊,老子不伺候了! 这话到了嘴边,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咽了回去。 他的孩子还在a市,总不能为了一时气愤,让孩子跟着他担惊受怕去。 事实上许多加入营地的异能者,要么就是有所牵挂,要么,就是有野心。 至于为了人类付出的,不是没有,但确实是凤毛麟角。 情报组的嚣张,针对的就是像张宇这样没有靠山的。像那些抱成团的异能者,他们也不敢招惹。 其实营地高层也清楚,很多异能者对情报组的存在非常不满,但他们对于情报组的嚣张,却根本就是纵容的态度。 良好的交易模式,不错的环境,完善的装备……这些是营地给予的大枣。而情报组就是那根大棒。 不……他们更像是专门用来恶心人的大便。 一方面能起到监视的作用,让这些自由散漫的异能者乖乖听话,另一方面,又能试探异能者们的心思。 暴脾气的异能者,营地不需要,他们只想要听话的,有容忍度的。 而像宇文轩这种无法牢牢掌控的疯子……完全就是颗定时炸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