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装逼有风险,开枪需谨慎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三百二十四章 装逼有风险,开枪需谨慎

(第二更。) 这批人里面,竟然有一个是他认识的。 不过和当初比起来,他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身材瘦小,头发乱七八糟,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羽绒服,跟在那两个男人后面,艰难地背着一个大包。 “这不是吴鹏飞吗?”凌默瞪大了眼睛,自言自语道。 这时吴鹏飞好像有些坚持不了,脚下一歪,险些摔到了地上。 他不小心撞到了身后那个小个子男人,对方立刻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你tm长没长眼睛啊!” 这一踹,他顿时往前一扑,刚好撞在了前方那个男人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吴鹏飞立刻脸色惨白,浑身僵硬地站在那儿,哆哆嗦嗦地说道:“对……对不起……老大……” 小个子也愣了一下,然后就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摆出了看戏的架势。 另外两人也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唯独一名短发女生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这一撞,那两人的谈话立刻被打断了。 被撞到的那个男人端着枪转过头来,眼神充满了戾气。 “关老大,对不起,真的……” 看到吴鹏飞这副小心害怕的样子,这男人似乎一下子变得极为不耐烦,抬起一脚将吴鹏飞给踹翻了。 “对不起tm的有用啊!我真是看你就想笑,傻叉一个!” 吴鹏飞发出了一声痛哼,又连忙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可他越是这样,那男人就似乎越来劲。 没等吴鹏飞爬起来,他又是一脚踹了过去,然后举起了手中的枪。狠狠地砸在了吴鹏飞的额头上。 吴鹏飞立刻惨嚎了一声,等他再次爬起来的时候,脑袋上已经冒出了鲜血。 那短发女孩动了动嘴唇,似乎想阻止。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实话说,我最讨厌你了。以前不是富二代吗?牛逼哄哄的?结果现在还不是跟条狗一样嘛!” 被叫做关老大的男人狂笑了两声,说道。 吴鹏飞却只是埋着头,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拳头已经死死地握紧了。 凌默这时已经走到了墙角处,目光显得有些复杂。 被揍的吴鹏飞是他的熟人,两人从小学到初中时一直是死党。 吴鹏飞的老爹是一家化工厂的厂长,家境殷实,出去玩的时候也表现得很是大方。 他没有一部分富二代那种骄横跋扈的毛病。为人很是直爽。很投凌默的脾气。 但自从凌默父母亡故后。两人反倒来往得少了。 高中时,他放弃了原本准备和凌默一起的那所学校,跑到了另一所贵族学校。 后来虽然见过几次。但凌默却深深感觉到双方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根本无法聊到一起。加上吴鹏飞的态度冷淡,两人也就基本断绝了联系。 但谁能想到,能在这个地方碰到他? 而且看他的样子,活得连条狗都不如。 一时间凌默的心情十分复杂,当年他也只是个中二少年,因此没少在心里咒骂吴鹏飞。 对吴鹏飞来说,他只是个穷小子,又没了父母,估摸着再和他继续来往,也许有失他的身份吧…… 但随着时间推移,凌默的这种心思就渐渐淡了,偶尔回忆起此人,也多半是想想当初俩人还是死党时,那些像极了快乐小**的行为。 “什么富二代,我呸!尼玛有时候想想,末世来了还是挺爽的啊,这些瞧不起我们的贱狗,现在真成了狗!这只狗以前就住我们小区,大学还没毕业就开着跑车了,女朋友天天换来换去,多拽啊!老子当保安,每次跟他说早上好,这逼货都特装逼地点头!我点你吗逼啊!你倒是也下来给我鞠个躬啊!” 那男人十分鄙夷地看着吴鹏飞,说话的时候带着股极为讥讽的语气:“灾难发生的时候,就像丧家之犬一样从家里逃出来,当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都恶心。那附近小区的幸存者死得就剩下我们这些人了,他要不是这么胆小,肯定也活不到现在啊!” 这些人立刻一阵哄笑,那男人又是一枪托砸了下去,然后抬了抬手:“来,起来,这些天无聊,正好给我们找找乐子。记得老子当初怎么给你鞠躬的不?来,做个我看看。” 吴鹏飞头上鲜血直流,他默不作声地站直了身体,眼中闪动着极为屈辱的目光。 “关先生,早上……好。” 随着吴鹏飞弯下腰,关老大立刻狂笑了起来。 不过没等吴鹏飞直起身来,关老大就又一下砸在了他的后脑上:“逼货,做得一点都不标准!老子最恨你们这些人了,看着就来气!古人说得好,那啥王后啥的,宁有种乎?尤其像你们这些仗着老子牛逼,就成天享受的……” 关老大砸了两下,却发现吴鹏飞的脑袋血肉模糊,正趴在地上不断惨嚎着。 那短发女孩终于忍不住了,跑上前去说道:“大哥你别打了,快弄出人命了……” 另一个男人也拦住了他:“出下气就算了。” 关老大可能觉得有些没面子,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抬脚还要再踹。 可他刚一抬起脚来,就感觉一股凉意突然从大腿根部传来。 随后就在众人眼前,这条腿上突然就冒出了一个血洞! “啊!啊!” 关老大惨叫着,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身上不断多出血洞来,手中的枪械也早就掉了下来。 另一个男人紧张地四处张望起来,可刚一转头,手上就突然挨了一下重击。 他下意识地想要扣动扳机,但却由于不太会使用枪械,根本就没打响。 这么一耽搁的工夫,他手上又连续挨了两下,那把枪立刻飞到了前方。 一个从阴影中走出来的年轻男人伸手一把接住了这把枪,然后熟练地“哐当”一声上了膛,将枪口对准了正准备掏出武器的那个男人。 “丢了。” 凌默简短地说道。 那男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凌默,他刚一犹豫,凌默就抬起枪口,一颗子弹从他侧面一米远的地方蹿了过去,然后打碎了后面的一扇玻璃。 这个举动顿时吓得所有人都愣住了,打碎玻璃,这显然是一次黄牌警告了…… 不过没人注意到,其实凌默自己也呆了一下。 “咦?本想十分拉风地让子弹贴着对方的脸颊过去,可莫名地偏离了一米远是怎么回事?虽然和剧本不符,但好在没打在墙上,而是打到了玻璃上……好险,差点装逼装成二货。果然装逼有风险,开枪需谨慎啊……” 凌默暗自恶寒了一把,同时咳嗽了一声,说道:“都把身上的武器丢下来。你们拿着刀,容易让我紧张。而我这人只要一紧张吧,手指就容易发抖。” 那男人的冷汗已经下来了,从凌默上膛以及毫不犹豫开枪的动作,他甚至误以为凌默是营地的队员了。 手抖?这tm可千万抖不得啊…… “我们放,马上就放。” 男人带头一点点掀开了外衣,然后将腰间的一把砍刀给拔了出来,丢到了地上。 另外三名男子,还有那个短发女孩,都自觉地将武器给掏出来丢到了脚下。 唯独那个关老大还在痛苦呻吟,满地打滚。 倒是吴鹏飞已经从晕晕乎乎的状态勉强清醒了过来,不过他仍旧趴在地上,似乎短时间内没力气再爬起来了。 近距离看到他那副模样,凌默心里突然有些发酸。 “喂,吴鹏飞,你没事吧?” 这话一出口,凌默顿时感觉鼻尖辣了一下。 而吴鹏飞则是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慢慢抬起了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