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精神世界里的战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三百零六章 精神世界里的战斗

即使作为精神类的异能者,凌默对于这个神秘的领域也知之甚少。 不过这方面一旦受到一丁点创伤,就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一点凌默却是非常清楚的。 夏娜选择让两个精神光团互相吞噬,在她看来可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她之前所说的那些话,显然是她已经计划好的,要在迈出最后一步之前将内心的话通通告诉凌默。 因为即便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次昏迷之后再醒来时,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之所以能够做出这个决定,就是因为她发现了所谓的共通点:对凌默的感情。 “笨丫头!那都是你啊!这次事情完结之后,一定要好好惩罚你,居然对我搞这种突袭!” 将夏娜放到床上后,凌默又将房门关好,然后把衣柜给推过去堵住了房门。 这样在叶恋她们到来之前,至少可以短暂地保证他们的安全。 “呼!” 凌默爬到了夏娜身边,抓住了她的手,然后闭上了眼睛。 精神力的瞬间高度集中,让凌默的精神探测中只剩下了自己的触手,和夏娜的两个精神光团。 它们似乎已经快要彻底分裂了,同时正像两个疯狂的野兽一样搏斗着。 凌默的触手就像是被风暴困在了中心一样,根动弹不得。 这剧烈的精神波动甚至让凌默也感觉到了一丝不舒服,脑袋一阵阵地发晕 。 所谓的精神力,其实包含了很多种意念,其中就包括意志力。 凌默平时就是依靠强烈的求生意志,让精神力瞬间爆发出来。 确切地说,就是瞬间催眠自己。让他相信自己正面临着生命危险。 精神力达到他现在这个强度后,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 而此刻,凌默所爆发出的意志力,则是要拯救夏娜的那股决心! 这种意志力,无需催眠,自然就爆发了出来。 任由夏娜这么睡过去,她也不会死,而且当她醒来的时候,她还会成为真正的首领级丧尸。 但这并不是凌默想要的!不管是傻娜还是黑娜。他都不想永远失去。 精神力疯狂输出,凌默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好像安装了一台抽水机! 源源不断的精神力涌入了他的精神触手中,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和之前与蜘蛛女皇战斗时一样,在夏娜完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凌默读取了她的记忆! “好累。不想再练了,可一旦放下剑,他们就会说女孩子就是不如男生,会抱怨我为什么不是个男孩……我不想听这些,不想听!” 别墅外的花园内,夏娜正一下又一下地挥动着手中的长剑。 她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眼神锁定在剑尖。每次重重的斩击,都好像割开了空间似的,将她面前的画面一分为二。 “好想把什么东西都像这样斩成两半呢……咦,我在想什么啊?这算不算重度中二病?真是让人讨厌。脑子里总是有两个声音!” “不……也许是因为我总是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吧,一直强迫自己,所以才会有那个对什么都很厌恶的声音吧。” 不过就在这时,凌默却发现这幅画面突然扭曲了起来。 夏娜手中的长剑掉到了地上。她抱着脑袋尖叫起来。 然后在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满是噪点的电视屏幕。 “咦。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种时候会突然出现电视机?” 凌默愣住了。 这算是什么展开方式? 不过,这里只是根据夏娜混乱的记忆和思维所形成的虚拟精神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画面都不足为奇。 就像做梦一样,任何场景都可能出现。 “呵呵呵……” 一只手突然从电视机里伸了出来,这一幕让凌默顿时吞了口唾沫。 “这……她这是在做噩梦?” 一个顶着一头黑发的女生慢慢出现在了屏幕里,然后发丝下方,出现了一双闪烁着红光的眼睛。 她用细长的手指慢慢挑开了发丝…… “喂,傻娜,你就这么怕我?把我想成贞子?鬼跟丧尸是两码事好吧!” 黑娜翻了个白眼,然后奋力地从电视机里爬了出来。 不过爬到一半的时候,她却好像被什么玩意儿抓住了脚似的:“卡住了,我的披风卡住了!帮我一把……” 正尖叫得很投入的傻娜慢慢停了下来,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会有个披风?” “电影里的丧尸都有披风的,这是常识。” “不,那是吸血鬼伯爵吧?” “哦……没办法,记忆很混乱。要侵入你这边也不容易……不过难怪他们不存在,我们却真实存在,披风真是太碍事了。” 黑娜反手扯破了披风,然后从电视机里跳了出来。 “就算没有披风他们也不会存在的!说话前先整理一下你们的记忆啊!” 凌默忍不住叹了个口气。 长期的压抑,让夏娜出现了两种人格,而在变异之后,人性和丧尸性的对立,让这两种人格的冲突更加剧烈了。 现在他看到的画面,既是夏娜的回忆,也是她的精神战场! 不过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一幕,和他所想象的惨烈厮杀,实在……没什么关联。 黑娜的眼睛红白分明,嘴角带着一丝邪异的笑容。 而和她彻底分裂出来的傻娜,则和凌默一开始遇到的那个少女几乎一模一样。 坚强的表情,眼神深处掩藏着一丝傻气,一看就知道她其实很善良。 “我一直都想彻底接收这具身体呢。你太懦弱了,这具身体来就该是属于我的,我是丧尸!” 黑娜一脚踢开了傻娜手边的长剑,然后扑上去压住了她。 “我才不会妥协!我那不是懦弱,是人性!” 看到两个夏娜滚到一起,凌默原是想立刻出手的。 只要他用精神触手强行将两个光团分开,这一幕自然就会消失。 可就在他犹豫不决的短短一秒内,事情的发展却变得诡异了起来…… 黑娜将傻娜狠狠地压在了草地上, 然后猛地俯下身去,用牙齿咬住了傻娜的衣领: “既然你不愿意听我的,那就看看我们谁是攻,谁是受好了!如果我赢了,这具身体就是我的!” 傻娜挣扎着腾出手来,然后一把抓住了黑娜的上衣:“难不成我还怕你吗!你这个丧尸!” “兹啦!” 两声布料撕破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个夏娜也立刻春光外泄。 她们俩在草地上翻滚着,不断地撕扯着对方身上越来越少的布料,充满了青春活力的雪白躯体互相纠缠着…… “真的?笨丫头,这就是你想出来的解决办法?” 看傻了眼的凌默愣住了,他瞬间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奈感…… 不过让她们这么互相撕扯也不是什么好事,凌默能感觉到夏娜的身体正在微微发抖。 “不管哪个是攻,哪个是受,结果不都是自攻自受么?到底是怎么想的!” 凌默想,既然夏娜能自由地控制自己的精神世界,制造出了这样很像是梦境一样的场景。 那自己能不能也制造出一个自己的投影,然后侵入她的精神世界中呢? 他现在的状态更像是旁观者,而不是亲自参与了进去。 不过随着慢慢地将精神触手延伸,凌默却意外地发现,他要制造一个投影不容易,可他的精神触手,却能进入这个世界。 夏娜用精神能量将他的触手包裹起来后,却一直受到这股精神波动的冲击。 所以凌默很轻易地就将触手弄了出来,插进了这股波动当中。 “那……那我能不能用触手帮她呢?” 凌默兴奋异常地控制着触手,去碰了一下两个几乎快变成果体的夏娜。 她们并没有反应…… “这说明我的精神能量还不足以影响到正在深度昏迷状态的她?那么,加大精神能量的输出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