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垃圾就该有垃圾的死法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九十八章 垃圾就该有垃圾的死法

拿上整理好的背包后,凌默就带着叶恋三女到了夏之凝的房间。※※ 这是五星级酒店内的一间套房,既是夏之凝的房间,也是其他人闲时聚在一起的地方。 果不其然,开门的人正是陈友冬,在房内还坐着林天翔等人,甚至连汤姆和孙泽亚都在。 开门的一瞬间,凌默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些词语,很明显他们正在讨论关于黄镇东的事情。 孙泽亚看到凌默和夏娜时,神态立刻变得很不自然,脸颊微微发红地扭头到了一边。 夏之凝倒是一脸坦然,在她看来,当时的情况虽然有些尴尬,但输了就是输了。 “那个……” 陈友冬将凌默一行人让了进来,又递了几瓶水给他,抱歉地说道:“真不好意思,黄组长嘴很欠的。我想你现在一定一肚子火吧?” “还行,他嘴巴毒辣,我当他放屁。不过,他那种人怎么会成为……组长的?听起来好像是个挺高的职位。” 凌默往沙发上一坐,问道。 陈友冬顿时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但汤姆却已经气愤地说道:“这倒不是,他跟我们是平级的。但是他是情报组的人,那个组内的人都让人恶心。” “情报组?”凌默好奇地追问道,“就是……搜集丧尸情报的?” 陈友冬原本想阻止汤姆继续说下去,不过看他那愤怒的表情,再想想刚刚黄镇东那副嘴脸,陈友冬便暗叹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汤姆摇了摇头:“哼,那些情报不都是我们在搜集么?他们这个情报组,搜集的是和我们有关的资料。比如新加入营地的人。都会由他们询问一些情况。如果是异能者,就会把你的异能详细记录下来。” 说到这里,他的音调一下子拔高了,激愤地说道:“不过他们最主要的任务,是监视我们的行动!说是为了整肃纪律,实际上在我看来就是找茬!比如这次,我看他就很想把死伤惨重的罪责推到我们身上!上面为了安稳人心,肯定会想出一个办法来给其他人交代的,说不定就会牺牲……” “咳咳。”陈友冬还是忍不住咳嗽了一下。提醒了一下正在气头上的汤姆。 汤姆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他似乎还没有发泄完,又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有什么不能说的,凌默难不成还会去告密?怕个毛啊。再说他还能帮我们作证呢。” “呃……”凌默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猎鹰营地的内部情况。居然这么复杂。 这什么情报组,明显就是内部权力斗争的产物。 更为复杂的内幕,凌默想不明白。 不过能够一眼看出来的事情就是,无论是黄镇东也好,还是这个情报组也好,和这些搜救队的人都是死对头。 只不过他们不敢得罪黄镇东,怕他会给自己扣上什么大帽子。 凌默顿时觉得自己不加入营地的决定。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对的。 套用一句很老套的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斗。 “人类……”凌默扭头看了一眼叶恋她们,突然有点同意她们所说的话了。 “那个黄镇东。报复心还很强,只要被他抓住一个痛脚,他就能把你说成人渣。最喜欢过度解读,一句无心之言也能被他琢磨出很多个深层意思来。你明明什么都还没做。他就提前给你下定义了,说你一定会如何如何。” 林天翔在一旁擦拭着眼镜。冷笑着说道:“真的能把人气疯。” “这种人就是犯贱。” 凌默发现几乎每一个人提起黄镇东时,都是咬牙切齿。 要知道这样的人虽然没有动手,但实际上比丧尸吃人更让人觉得恶心。 听他一句话,能让人生气一整天。 至少凌默就不是那种能够淡然处之的“高人”,不过他也不是那种莽撞得会因为一个嘴炮,就跟猎鹰营地翻脸的蠢人。 与此同时,在大堂内。 低头整理资料的黄镇东合上了文件夹,然后叫了个队员过来:“守着资料,不许人看,如果我回来发现有被动过的痕迹,你就回营地种地吧。” “是!” 目送着黄镇东往卫生间的房间走去后,这名队员立刻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色,“呸”了一声:“什么东西!” “不跟过去看看?” 另一名站在门口的队员比划了一下,问道。 “他总不会掉到厕所里去。我跟过去干嘛?找晦气?” 这人翻了个白眼,说道,同时还假装做出了摔下厕所的动作,几个在大堂内的队员们顿时心照不宣地暗笑起来。 此时黄镇东已经进入了卫生间内,他习惯性地关上了厕所门,然后站到了便池前。 由于没水,一股很刺鼻的味道充斥着卫生间。 黄镇东皱着眉头,拉开拉链准备解手。 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窗户的卡扣正在一点点地扭动着。 卡扣打开后,这扇窗户又在无人碰触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然后一个人无声无息地爬进了卫生间内…… “那个凌默……对了,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有人生没人养的。” 黄镇东自言自语地说道:“没想到居然把李雅琳也给祸害了。垃圾就是垃圾,有了异能,就是更大的垃圾。跟这种人合作,就是与虎谋皮,可笑那些人却一点都不明白。这次回去,我得好好跟他们讨论一下这个问题。这种人不能掌控在营地手里,就是潜在的威胁,应该清理掉……” 在他低头拉上拉链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他身后闪了过去。 黄镇东立刻敏锐地回过头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但这时他却发现一个隔间的门仿佛在微微晃动,好像刚刚有人动过一样。 “谁!” 黄镇东“刷”一声拔出了匕首,然后慢慢朝着那个隔间走了过去。 “嘭!” 当他猛地踹开隔间的房门时,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可就在这时,从高高的天花板上却突然跳下来一个人影,从背后一下子砸在了他身上。 巨大的力量让黄镇东立刻往前一扑,没等他转身,这个人影就抓住了他的脑袋,将他一下子按进了马桶里。 恶臭让黄镇东立刻屏住了呼吸,他的反应倒是很冷静,手中的匕首立刻往后一戳,就扎进了对方的肚子。 然后他凶狠地拧动着手腕,试图通过绞烂对方的肠子,让这名袭击者因为剧痛而放手。 但让他惊骇的是,无论他怎么拧动匕首,怎么疯狂地拔出来又再次扎进,对方都一动不动! “这刀上沾了丧尸血的,而且这么重的伤,就算不变异也死定了!你是……你是谁!是凌默?你怎么躲到这里来的,你是怎么绕过酒店外的巡逻人员的!” 黄镇东使劲摇晃着脑袋,另一只手支撑着他费力地抬起头来:“你想跟我同归于尽?你现在杀了我,你自己也死定了!你那些女人也死定了!营地一定会追杀你的!你个渣滓!” “咯咯。” 偷袭者的声带就像是被刮破的磁带似的:“你……你太……瞧得起……自己了……” 黄镇东一愣,他猛地回过头去,却看见了一张极其恐怖的面孔。 “啊啊啊!” 黄镇东顿时瞪大了眼睛,可这是这名偷袭者却勒住了他的脖子,再次将他按进了马桶里。 他想呼救,想挣扎,但那只手的力量太大,而且马桶里还有污水,这让他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 他手中的匕首不断地扎在身后的偷袭者身上,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黄镇东翻着眼睛,然后抽搐了几下之后,就再也不动了。 “咕咕!” 站在他身后的丧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绞得血肉模糊的肚子,然后茫然的血红色眼睛又转向了窗户。 他那长得出奇,又柔软得像香肠一样的胳膊立刻往前一弹,随后就听“嘭”的一声脆响。 玻璃碎片四溅的同时,这只丧尸的眼睛也恢复了狂暴之色。 “快!” 几名队员端着枪,正朝卫生间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