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百货商场内,凌默正惊奇地看着一只被自己吊到半空中的异变女丧尸。 “这只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极品啊……” 不光体表的毛发特别茂密,就连头发和特殊部位的毛发也是又长又多。 这些毛发在受到攻击时就会像刺猬一样立起来,将攻防结合到了一起。 可惜对凌默的jing神触手来说,这除了让她变得更加耐打一点,基本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现在感觉jing神触手的使用越来越顺畅了,果然实践就是最好的练习……” 凌默看着那只异变丧尸,她在半空中奋力地挣扎着,发出无意义的嘶吼声。 “不知道你还是人类的时候有没有玩过青蛙跳……” 这只异变丧尸在半空中猛地拔高,直到到了凌默几乎无法控制的高度,甚至快接触到天花板时,凌默才猛地放开了jing神触手。 她立刻直线坠落,然后“嘭”一声砸在了一个柜台上,将其砸得粉碎。 但毛发厚重,防御力果然非同一般,只不过这只异变女丧尸摇摇晃晃地爬起来后,并没有再次冲上来,反而调头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百货大楼里的专柜很多,凌默的视野范围也是有限的,很快这只异变女丧尸就跑得没影儿了。 “搞什么?她应该还没有这种智力水准吧?” 凌默顿时愣了一下。他刚追到门口附近,就隔着玻璃门远远地看见街上的情况,许多丧尸从附近的建筑物里冲出来,往同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不对,这是人为的。周国成?!” 回过神来后,凌默立刻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从一个柜台后蹿了出来,战术刀的刀背砸向了他的后颈。 jing神力全开的情况下,凌默此时根本没有视野死角。 尽管这个人影的攻击角度非常刁钻,但凌默还是立刻侧开了身子,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汤姆?” 凌默眼角的余光瞟向了侧门,他可没料到这些人会联合起来攻击他。 “凌兄弟,别光躲,反击啊!” 汤姆再次张开双臂,如同一只猩猩似的朝着凌默扑了过来。 凌默揉了揉眉心,迅速迎了上去。 在距离汤姆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凌默就猛地跳了起来,脚底板对准了汤姆的脸。 像这种毫无花哨的攻击,汤姆原本是可以轻松躲开的,但…… “嘭!” 被重重踹飞的汤姆直接撞上了一个能量罩,林天翔也从柜台后站了起来。 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接得并不轻松。 所谓的能量罩所消耗的能量,是来自于他的体能和jing神力。 凌默这一脚其实要比那些异变丧尸的攻击力度差很多,但是一阵阵诡异的jing神类攻击,却让他支撑得非常吃力。 “我是叫你反击,但没让你踹我脸啊……” 汤姆刚爬起来,凌默就已经到了他跟前,然后又是一脚踹了出去。 “嘭!”正中靶心! 汤姆捂住鼻子再次砸到了林天翔的能量罩上。 “喂,你好歹也是名教官,还去国外镀过金啊……” 林天翔推了下眼镜,在后面露出了极为焦急的神se。 看凌默将目光转向了自己,他立刻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凌兄弟,你继续揍他吧,打我是没什么好处的。我的能量罩是没有死角的。” “也许是吧,不过你用的时候,出于习惯肯定会留下一个死角。” 凌默微微一笑,将目光转向了林天翔的脚底。 他还在疑惑当中,就突然感觉脚下一滑。 林天翔的能量罩并不是没有死角,他的弱点就在脚下。 凌默将未曾实质化的jing神触手探到地板下面,然后又将伸出地面的顶端部分实质化,进行攻击。 这让凌默的jing神消耗瞬间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不过效果也是很惊人的。 至少要比和他慢慢耗节省多了。jing神触手的真正力量,就在于灵活应用。 摔倒后的林天翔发出了一声痛呼,没等他爬起来,就看见凌默蹲到了他跟前。 “凌兄弟,这个计划我一开始是反对的,所以你能不能别揍我了?至少不揍脸?” 林天翔瞪大眼睛看向了凌默,恳求道。 凌默笑了笑,从他兜里摸出了手机。 “停!别再踹我脸了!” 汤姆也摸出了手机,然后一把扔给了凌默。 他捂着脸趴在地上,不断发出痛哼声:“你为什么只揍我……” “不是有句话嘛,打是亲骂是爱……啊!不是说好不揍我脸了吗?!” 林天翔捂着鼻子大叫了起来,然后冲着哈哈大笑的汤姆比了一个中指。 凌默刚一弯腰捡起手机,一道黑影就从另一个柜台下蹿了出来。 陈友冬就像是一只敏捷的豹子一样突然跃向了凌默,一脚踹向了他的胸口。 这倒让凌默有些意外,没想到陈友冬除了天网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同时凌默也感觉眼前仿佛是蒙上了一层薄雾似的,周围的环境一下子都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jing神干扰!” 这种jing神力的使用凌默再熟悉不过了,他立刻展开了jing神探测。 虽然五感都受到了干扰,但凌默的jing神力探测是不会被误导的,而且在他弯腰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做好了被偷袭的准备。 他准确地用手臂挡住了陈友冬的腿,同时jing神触手立刻将这条腿给卷住了,然后凌默反手抓住了他的脚踝,用力将他砸向了地上。 “啊!” 陈友冬闷哼了一声,凌默却已经将视线转向了另一边。 一道寒光直接划向了他的口袋,他的手机从缝隙中滑落了出来,落到了一只手里。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所有人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让孙泽亚偷走手机?” 凌默翻了个白眼,看着孙泽亚单腿跳着上了楼。 “你算不算输了啊凌兄弟?”陈友冬瘫在地上,笑着问道。 他倒是很光棍,主动摸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凌默。 “还没完呢。” 凌默笑着接过了手机,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楼上。 “多问一句,周国成那边没问题吧?这么多丧尸……” 陈友冬挥了挥手:“他逃跑能力一流的。而且他那个能力,影响的也只有两百米范围而已。呃……就不用揍我了吧……啊!” 待凌默跑上楼后,陈友冬无奈地看向了汤姆,说道:“这是你们孙副队的提议,要是她也栽了,别忘了你们要拿出两百发子弹分给我们。” “关我什么事,那是她自己做出的承诺。”汤姆放开了手,露出那张印着脚印的脸,有些感慨地说道,“这小子果然很强啊……” “嗯,心服口服。”林天翔也揉了揉鼻子,说道。 凌默虽然挨着给了他们一拳,但实际上最多有点红肿罢了。 “话又说回来了,你们也算是猎鹰最jing英的五支队伍之一了,他还真敢动手揍你这个副队长,这真让我惊叹。” 汤姆坐了起来,盯着陈友冬,笑着问道。 陈友冬仍旧躺在地上,揉了揉自己那浓重的黑眼圈:“就像我们在不触及他底线的情况下,合理地试探他的实力一样,他也很清楚能对我们进行什么程度的报复,不会导致我们翻脸。至少我一点都不生气,我还觉得像这样的事情,没准儿能加深我们的同盟友谊呢。比起那种满脑子yin谋的人,我比较喜欢像他这样直接一点的人,好打交道。” 林天翔推了下眼镜,说道:“不过,我们围殴他,却反过来被他一个人打了……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陈副队说得对,这一拳打了,围殴的事情也就算了。一拳换个心安。” 汤姆摸出了一根香烟,放到鼻尖使劲吸了吸,说道:“你知道这个故事里最悲伤的部分是什么吗?我被踹了两脚!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