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要报复,来找我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六十八章 要报复,来找我

<>  “又不是金子银子做的,看看又怎么了……对了,你们说你们找谁来着?” 半秃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意犹未尽地盯着叶恋看了两眼。** 从他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 半秃男人话音刚落,眼前就猛地一花,一道黑影就出现在了他眼前。 凌默一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然后一拳用力砸在了他的右眼上。 “嘭!” 一声闷响之后,半秃男人立刻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再用你那双流氓眼睛盯着我女人看,我就给你挖出来!” 凌默狠狠地将他扔到了地上,冷冰冰地说道。 裴凤红和李蔚都瞪大了眼睛,显然没反应过来。 一言不合就开打? 裴凤红捂着嘴巴没说话,而李蔚则惊骇地往后退了两步,看样子吓得不轻。 看着在地上捂着眼睛惨嚎不已的半秃男人,凌默体内的狂暴慢慢平复了下来。 刚刚那股火气冒上来,一股狂暴之意就立刻席卷了凌默的心神。 他心里刚冒出想揍他的冲动,身体就紧跟着动了。 “看来病毒对我还是有影响的,不过只要加强控制,问题应该不大。至少这体能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啊……” 凌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刚刚一拳打出去,他甚至感觉不到太大的反震力。 那半秃男人在地上嚎了几声,又捂着眼睛挣扎着站了起来。 他的右眼完全红肿了,连睁都睁不开。甚至还有一丝血迹浸了出来。 “你tm的!你居然打我……我的眼睛……” 他靠在柜子边上,一边叫骂着,一边摸索着抓住了一个烟灰缸。 眼部的剧痛,让他失去了理智。他一把抓紧了烟灰缸,然后猛地朝着凌默扑了过来。 “草你吗的!” 左眼中闪过的凶狠之色,以及直接朝着凌默头顶砸来的烟灰缸,都透出一股杀意。 “啊!” 李蔚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叫。 凌默却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没杀人。这半秃男人竟然比他还狠。 不过这种偷袭,在凌默看来,就像是一只癞皮狗对着恶狼狂吠一样。 “咯咯……” 烟灰缸还握在他手中,但凌默却已经伸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完全压制他的力量,让半秃男人顿时感觉呼吸困难之极,双眼瞪大,身上的力量也一点点地消失了。 “嘭!” 烟灰缸掉在地上,立刻摔成了两半。 “你不能杀他!他是我们老大的舅舅!你不能杀他!” 裴凤红突然叫出了声来,同时冲过来想拉住凌默。 但夏娜却已经面带微笑地挥动了手中的镰刀。一道寒光划过。裴凤红立刻感觉到一阵透骨的寒意从脚下蹿了上来。 她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的弯月形刀刃。浑身都在不由自主地打着冷颤。 如果她再稍稍快一点……至少可以肯定她的鼻子是保不住了。 “那又怎么样?” 凌默冷冷地应了一句,五指猛地用力,然后抓着这半秃男人重重地往墙上一掼。 “嘭!” 半秃男人歪着脖子。眼睛瞪得大大的,慢慢瘫软了下来。 他鼓起的裤裆。也随之彻底蔫了下去。 “啊!啊!” 裴凤红立刻尖叫起来,同时连续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惊恐地看着凌默等人,说道:“你们……你们居然杀人了……” 李蔚也捂着嘴巴,眼圈也立刻发红了,而且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直视凌默。 一瞬间凌默还真有了一种自己是入室杀人犯的错觉…… “他刚刚想杀我你们看不见?” 凌默翻了个白眼,随后盯着那半秃男人的尸体看了一眼:“你刚刚说他是谁的舅舅来着?” “我们……我们老大的……” 裴凤红紧张地缩在了沙发边上,说道。 怪不得,估计嚣张惯了…… 凌默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她们惊恐万分的样子,只好掏出了那张纸片,递给了李蔚。 “别……你别过来……” 李蔚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而且死者还是自己认识的,以她的胆子,吓成这样很正常。 “算了。” 凌默也懒得费心解释,等她冷静下来,自然知道谁是谁非。 他将那纸片放到了地上,说道:“等那个……张珥回来后,把这个给他,也算我的承诺尽到了。” 临出门前,凌默又回头说了一句:“还有,你们老大问起来,就说人是我杀的,我叫凌默,就住在前门附近。要报仇,我等着。” 要不是为了避免牵连李蔚和张珥,凌默大可以一走了之。 不过学着电影里的台词留下这么一句“嚣张至极”的话,感觉还是挺爽的。 “凌哥,你刚刚好二……”夏娜跟在凌默身后,低声说道。 “要你说。”凌默翻了个白眼,然后咳嗽了一声,“我自己也觉得挺二的……” “不过我们什么时候住在前门了?”李雅琳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嘘……”凌默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 待凌默等人走后,李蔚慢慢地站起来,捡起了那张纸片。 而裴凤红则瞪大眼睛看着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冲了过去,一把将房门给关上了。 她靠在门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看向了朱老头的尸体。 “现在……怎么办?”李蔚用快哭出来的声音问道。 裴凤红愣了一下,然后红着眼睛瞪着她:“你还好意思问!不都是你把他们给带上来的!现在还能怎么办,等老大回来,实话实说啊!” “那……那老大会去……”李蔚的神情很紧张。 “他们死定了。”裴凤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李蔚的眼前,立刻闪现出了凌默的样子,她的手再次不安地绞在了一起…… 离开b17幢后,凌默就带着叶恋三女到附近的楼房内继续狩猎去了。 反正基本都是黑丝动手,这些便宜凝胶不拿白不拿。 在此过程中,凌默则开始对夏娜进行一些诱导。 主要就是通过精神触手,一点点地试探着她的反应。 精神方面的事情是最危险的,凌默的触手总归来说还是外力,所以他的试探显得非常小心。 夏娜的精神光团外表看起来是一个整体,但内部却隐约分裂成了两半。 凌默和她的精神联系,就位于其中的中心点。 “我就说我是那个关键嘛,不知道我把精神触手也给分裂了,然后往两边延伸会怎么样呢……” 这么一想,凌默就开始进行精神触手的分裂尝试。 平时状态下,他都是直接将精神力凝结成触手,但将触手再次分裂成两根,这种尝试却是第一次。 “这种使不上力的感觉真是难受……” 要分裂触手,基本就是靠着精神力在硬生生地进行分裂的“幻想”。 精神力足够强大,这种幻想就会一点点变成现实。 而且在此过程中,凌默还一直在和夏娜说话,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 “如果遇到子弹,第一反应就是躲开,像夏娜你之前那种踩枪管的危险行为,就不要再做了。”凌默嘱咐道。 “为什么?他开枪的速度不会有我抬腿的速度快,但如果子弹射出来之后,一定比我躲闪的速度快。”夏娜疑惑地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躲子弹还是该踩枪管?” “好吧你是对的。”凌默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的?学霸的特殊计算方法?” 夏娜眼中露出了一丝茫然之色,然后摇了摇头:“直觉!” “应该说……身体的本能反应。”叶恋插嘴说道。 凌默立刻投去了一丝鼓励的神色:“丫头也开始思考问题了啊……不错……” “……就像凌哥的水枪一样。”她说完后,冲着凌默露出了一丝笑容,“对吧?” “对……虽然很对,但是忘记这个比喻吧。” 凌默感觉自己的触手的确快分裂了,甚至连精神都快分裂了。 李雅琳则给了凌默最后一击:“丧尸是不会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