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一看就很好被欺负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一看就很好被欺负

少女年纪不大,估计十五六岁的样子,戴的黑框眼镜用白胶带缠了好几圈。 她受惊的样子,给凌默的感觉很像是一只兔子,要是眼圈再红一点就更像了…… “我看上去像丧尸么?” 凌默示意她将两只手都举了起来,然后走过去接过了她手里的钢叉。 这钢叉完全是自制的,杀伤力不足,但配合火焰喷射器还是很有效的。 “啊……不,这里基本没陌生人来的,所以我……对不起……” 少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武器被收走了,甚至连背着的喷洒器也被取了下来。 “里面装的是什么?” 凌默好奇地拿着喷头一按,感觉到“咔”的一下,一股火焰立刻就喷了出来:“这东西倒是挺有意思的。有没有小一点的?” 他看了少女一眼,问道。 这个火焰喷射器效果不错,不过缺点也是显而易见,不方便携带。 要是能弄成小灯管一样粗细的,基本能当做简易燃烧弹来用了,而且比啤酒瓶做出来的效果还要好。 “我……我也想弄小一点……可材料不够……” 少女紧张地低头看了一眼横在自己脖子前的刀刃,哆哆嗦嗦地说道。 “学姐,放了她吧。” 这个少女只是个普通人,没了武器和装备,她也就不具有任何威胁性了。 李雅琳微微一笑,顺便在她耳边吹了口气,缓缓移开了刀刃。 少女顿时浑身一软,脸颊也变得有孝红。不过能够重获自由,她显得很激动,甚至还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李雅琳的力道卡得很精准,既能让她感觉到脖子上刀锋的存在,又没有真正划破她的皮肤。 “这东西是你做出来的?”凌默有些惊讶地问道。 少女紧张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用力点了点头:“是的。” “那些陷阱呢……”凌默又问道。 少女并拢了双腿。搓了搓手:“也是我……” 凌默看向少女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充满了好奇和讶异。 这少女……好聪明啊! 不过比起高智商,她和人说话时,就显得太过紧张了。 就算很久没有和陌生人交流,估计也不会这样。这纯粹就是天生的性格问题了。 少女有些好奇地悄悄打量着凌默四人,低声问道:“你们怎么会跑来这里的?” “找人。认识张腾吗?” 少女摇了摇头,反问道:“你是专门来找他的么?” “不算是。我来找他儿子的。”凌默说道。 “可外面很危险的。”少女有些意外地看着凌默,然后露出了一丝恍然大悟之色,“不如问……问裴老师吧!她以前就住在这里的。” 凌默其实很不想跟那些幸存者有太多接触,但眼前这个眼镜妹子连话都不怎么说得顺畅…… 而且经过询问后,凌默也得知大部分的幸存者并不在楼内,只有少数几个人负责留下来看守。 她就是其中一个。另外两个人则分别是被她叫做裴老师的女人,以及一个姓朱的老头儿。 很多幸存者她连名字都叫不全,更别指望她会知道对方的父母姓甚名谁了。 “你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凌默忍不住问道。 眼镜少女茫然地想了想,然后说道:“怎么制作更多的陷阱,还有……背书,以前学过的那些……” “……妹子,你这样是不行的。” 这一伙人的大本营倒不是在18楼。省去了很多爬楼梯的时间。 越往上,陷阱的数量就越多,看得出来很费了一番心思。 能够用有限的材料做出这些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 凌默随口夸了她几句,没想到这少女却很是惶恐。 “我……别人都骂我只知道弄这些乱七八糟的。”少女摆了摆手,说道,“别再夸我了……” “谁那么说你?” 凌默有些惊讶,能弄出这些东西。至少能保总多幸存者了。这样还会挨骂? 不过看着那少女慌乱的表情,凌默又差不多明白了一点。 她看上去实在是太好欺负了,这么老实,又这么胆小…… 就连凌默也忍不住逗了她一下:“你就这么带我上去,不怕我是来打劫的?” 少女惊讶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说道:“你刚刚没有杀我啊。要是打劫的话,你就会杀掉我了。” 单纯的思维真是可怕啊……凌默顿时有些汗颜。 “就是这里了。” 说话间。她已经带着凌默一行人来到了九楼的一间住宅内。 她指着一间堆满了各种零件和工具的小房间,有些兴奋地说道:“这里就是我的房间了。” “你睡哪儿?”凌默看着那遍地的零件,忍不住问道。 “啊?我一般抱着被子就睡了。”少女指着一个椅子,说道。 客厅内堆的东西还是挺多的。主要都是瓶装水,食物相应要少一些。此外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储备品。 除了那些陷阱外,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别的防备措施,看来这少女一开始说的也是事实。 除非是有意跑进来的,否则一般的幸存者绝对注意不到这里。 不过她所说的裴凤红和那个朱老头,根本就不见人影。 眼镜少女疑惑地挨着去打开房门查看,这时凌默却听见一间卧室的房门后,传来了一阵若隐若现,十分熟悉的声音。 “裴老师呢?” 眼镜少女也已经走到了那扇房门前,凌默刚喊了一声“别开”,她就已经拧开了门把手,推开了房门。 沉寂了两秒钟后,一声尖叫立刻响起,随之传来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叫骂声:“李蔚!不是让你白天不许上来的嘛!” 随后一块黑影就直接从屋内砸向了李蔚,她完全被屋内的情景给惊呆了,竟然丝毫不知道躲闪。 还是凌默一把将她拉了过来,那黑影贴着她的耳边飞了过来,掉在了地板上。 “哐当!” 不锈钢水杯跌落在瓷砖上,发出一声脆响。 紧跟着,从屋内怒气冲冲地走出来一个女人。 她穿着一件睡袍,半边肩膀还裸露在外,下方开叉处甚至隐约可见大腿根部。 乱七八糟的头发,以及春潮未退的脸色,都表明她刚刚从某项剧烈运动中被打断了。 看得出来她原本是打算冲出来大骂一顿的,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屋内竟然会多出四个陌生人。 一时间她张着嘴巴,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你们……你们是谁啊?” 李蔚解释道:“他们是来找人的……” 裴姓女人瞪了李蔚一眼,然后又警惕地看向了凌默,尤其注意了一下他们手中的各式武器:“你们来找谁?” “张腾的儿子,就问问他还活着没?” 凌默戏谑地看了一眼她的腿缝,说道。 这裴姓女人赶紧将睡袍拉拢了一下,惊讶地看着凌默:“你们认识张珥?” 张珥……这应该就是张腾儿子的名字了。 凌默点了点头,刚要说话,从屋内又走出了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半秃男人。 他的表情此时也很不爽,估计任何人在那种时候被打断了,都不会感觉舒服的。 “裴凤红,他们是谁?” 这男人一走出来,就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他的视线只在凌默身上停留了一瞬间,就很快集中在了叶恋三女身上,那双浑浊的眼睛里,立刻亮了一下。 这个表情,让凌默顿时冒起了一丝火气。 “你朝哪儿看呢?”凌默问道。 那男人正盯着叶恋的脸蛋,闻言愣了一下。 他注意到凌默手中提着的唐刀,眼神便稍微收敛了一些。 不过憋着的火气,还是让他脱口而出道:“长着不就是让人看的?” ps:发烧烧得挺厉害的,这段时间更新可能不稳定,在此道歉。天气忽冷忽热,大家也注意加衣,不要像我一样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