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浴缸里的鲜红血迹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四十七章 浴缸里的鲜红血迹

黑丝的所在方位,凌默大概还是知道的。 “你们留在这儿,我去看看。” 嘱咐了一句后,凌默就打开门钻了出去。 整幢楼除了大厅有蜡烛外,其他地方完全是一片漆黑。 为了不引起注意,凌默刻意绕开了大厅,沿着走廊往另一头走去。 “偏偏这时候出问题,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 凌默心中郁闷,但动作却很快,以他的敏捷度,虽然不是悄无声息,但也算得上轻快了 。 途中看见了一点火光,凌默赶紧不动声色地贴到了墙角。 一股烟味传了过来,随后就听见细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等脚步声彻底消失之后,凌默便一口气冲到了另一侧的安全楼梯。 这里显然很久没有人来了,一股浓浓的霉臭味扑鼻而来。 “应该就在这下面了,希望那笨狗没跑到其他地方去啊,最好别被人碰见……” 凌默试着用了一下精神触手,但眩晕感让他不得不放弃掉使用精神探测的打算。 “刚刚用来做了无聊的事情,所以这么快就遭到报复了么……那条母狗倒是很会选择坑主人的时机。这也算次经验教训……” 贴着墙角慢慢往下走了一段,凌默就拧开了手电筒,然后拽起了衣服的一角,遮住了主要光线,只留了一点余光用来照路。 这样就不容易被发现了,虽说凌默不打算加入他们,但也没必要他跟他们交恶。 半夜跑到这种地方。如果被人发现。总不好说自己是出来撒尿的吧? 楼梯的拐角处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塑料模特。凌默甚至一脚踩在了一根手臂上,发出了“咔嚓”一声。 “好险没被人听见……” 借着微弱的光线,凌默慢慢地下到了一楼。 几间仓库,一间厨房,还有一间小卧室…… 之前操控黑丝过来的时候,凌默已经对这里的结构比较了解了。 这片区域距离大门口隔着一个大厅,所以只要不发出什么声音,或者弄得灯火通明。是不会被门口的岗哨注意到的。 “这货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凌默挨着将房门推开看了一眼,却都没能找到黑丝的踪影,不过他倒是在地上发现了大把大把的狗毛。 对于黑丝的提升,凌默是没有任何连带感受的,好像也没有得到过什么好处。 推开小卧室的门朝里面扫了一眼后,凌默的心情已经开始变得焦躁了。 他能感觉到和黑丝的精神联系还在,但却找不到它的方位,也无法切换视野角度。 不过就在凌默走到小卧室的浴室门口时,却一眼看见了一个正趴在浴缸上的影子。 浑身泛着一层银色,一听到动静就立刻回过头来。用血红色的眼睛阴寒地盯着凌默。 “还好……” 凌默顿时心头一松,虽说一小时没见黑丝就变成了银丝。但总算没闹出什么事儿来。 从黑丝的情况来看,它不光完成了大半的换毛过程,而且也得到了一些智力提升。 吸收了大量的病毒之后,它终于在缓慢的提升中获得了一次质变,不过看样子还没有达到相当于首领级的阶段。 不过由于凌默没有连带感受,所以未能及时地加深双方的精神联系,这才导致了这种情况。 如果时间再久一点,说不定黑丝会出现反抗意识,彻底摆脱凌默的精神控制。 “看来饲养变异兽的风险要比操控尸偶大多了。还好它还没有彻底消化完所有病毒,完全提升。” 凌默赶紧加深了一下精神联系的强度,很快黑丝的眼神就从抗拒变成了温顺。 如同钢针般乍起的毛也慢慢放松了,尾巴也讨好似的摇晃了起来。 它发出了一声低吼,一翻身就跃到了凌默跟前,晃着脑袋蹭了一下凌默的大腿。 “体型居然又小了一点……第一次见到越长越缩水的。” 凌默立刻注意到了黑丝体型的变化,它现在已经开始逐渐接近正常狼犬的体型了,不过外貌上跟狼犬则越来越不像了。 而且凌默总觉得这条母狗好像变得体态优雅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蠢笨了…… “智力提高带来的附带影响么?这倒是件好事……难得你没闯祸,一会儿奖励……卧槽!” 凌默刚夸到一半,就一眼瞥见了黑丝身后出现的一条白嫩胳膊。 他赶紧用电筒一晃,果然发现地上到处都是衣服碎片,就连黑丝的嘴角也挂着一些碎片! “尼玛!我说了多少次不能吃活人!” 凌默的心跳立刻加速,他皱着眉头慢慢地凑近了浴缸。 一个女人正躺在浴缸里,缸里还有一些水,下半身的裤子好像是被她自己脱掉的,但上半身却明显是被黑丝彻底撕烂的。 半截内衣还挂着身上,不过并没有出现凌默想象中的开膛破肚的血腥场景。 长发披散在身上,电筒光晃过去,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遗。 不过姿势有些奇异,一条腿搭在浴缸边上,另一条则微微蜷缩着,结果某个特殊部位暴露无遗了。 凌默原本没打算细看的,但那一大滩血迹却让他不得不多看了一眼:“黑丝你不会咬了……呃,不是,是那个啥……” 原来这女人来了月事…… 看情形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女人偷偷跑来洗特殊部位,结果血腥味引得黑丝狂性大发。 好在自己及时赶到了…… 但凌默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再次愣住了。 这女人的脸有点熟悉啊……凌默赶紧照着多看了几眼…… “卧槽!这不是孙泽亚么!” 凌默赶紧伸手去摸了一下孙泽亚的颈动脉。还好,还活着。 不过看她嘴唇紧抿。脸色煞白的模样。明显是晕过去了。 她额头上还有一大团乌青。好像有一些淤血。 “你还有没有一点出息啊,我又没饿着你,一点血也能让你发狂……” 凌默回头瞪了一眼黑丝,可惜它不会说话,只能发出“呜”的低吼声。 “呜你妹,赶紧从后窗给我出去,到对面那幢楼去躲着。要不是看你还算听话,克制着没吃活人。我今儿一定……惩罚回头再说,赶紧消失。” “呜……” 打发走了黑丝之后,凌默便皱着眉头蹲下身去,拉起了孙泽亚的一只胳膊。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孙泽亚整个儿给抱了起来,“嘭”一下扔到了卧室的床上。 这床上的床垫也不知去哪儿了,竟然只有床板,一丢上去就发出一声闷响。 “嗯……” 凌默刚要把床单拉过来给她盖上,孙泽亚就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眼皮一动。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在她睁眼的瞬间,凌默正好抬起身来。 两人的目光顿时接触到了一起。 一段尴尬的沉默之后。凌默将手中的床单给扔了过去,然后扯了扯嘴角:“那啥……不用客气,我先走了……” 孙泽亚猛地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那只狗呢!丧尸狗!” “什么狗?”凌默硬着头皮反问道。 “你没看见狗?”孙泽亚盯着凌默看了两眼,说道,“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 凌默此时正恨不得给自己一下,刚刚丢她的时候轻一点,她说不定就不会醒了! “难不成是你的特殊能力?”孙泽亚晃了晃脑袋,伸手摸了一下额头,立刻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只死狗,害得我撞了一下。要不是撞晕了,看我不宰了它!” “这么说你刚刚差点被吃了……” 凌默有些佩服孙泽亚的强大神经,一般人劫后余生,恐怕都会情绪失控…… “这不是被你救了么?现在再哭还有什么意义?不过我也真是大意了,没想到这种地方居然会出现丧尸狗,而且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加上正处于很不方便战斗的状态……看来我是在安全的地方呆太久了,才会这么不小心。a市的丧尸兽很少,我自己从未遇到过,让你看笑话了。” 孙泽亚无奈地说道。 “不怪你……”凌默有些尴尬地说道。 这的确不怪她,这地方有岗哨,有这么多人类,附近的丧尸又都被弄死了…… 任凭思路再宽广,也不会想到洗个屁股就被变异兽偷袭了。 孙泽亚叹了口气,然后朝着凌默伸出了手:“这也算得到了一个情报,总之谢啦,没你我就被吃了。果然今天是我的幸运日。” 凌默刚握住孙泽亚的手,就突然感觉一股力量传来,整个人顿时被拽了过去。 “两个字,”孙泽亚看着和她距离不到十厘米的凌默,极为认真地说道,“保密。” 凌默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明白,我什么都没看见。” 孙泽亚微微笑了笑,刚要放开凌默,却突然脑袋晃了一下。 失去了支撑力,凌默和孙泽亚的额头立刻撞到了一起,随后两个人同时滚落到了床上。 坚硬的床板让凌默也感觉到一阵剧痛,加上精神力消耗过多,他也头晕眼花了好一会儿,才摸着额头慢慢地爬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谁叫你突然没事拽我过去啊……喂!” 凌默刚抱怨了两句,就发现孙泽亚根本没有反应。 他赶紧将孙泽亚的脑袋也掰了过来。双眼紧闭,嘴巴微微张开,明显一副晕过去的样子…… “就这么就……又撞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