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这是作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这是作弊!

“轰隆!” 随着一堵墙壁猛地被蛇尾甩出了一个大洞,四阶变异蟒猛地高高昂起了脑袋,然后“嘭”一声完全瘫软了下去。 在它倒下的同时,叶恋三女同时从二楼的栏杆上翻了出去。 “噗嗤!” 三把造型各异的武器同时刺入了四阶变异蟒的身体,顺着它下坠的力道直接划开了几条巨大的伤口。 浑身无力之后,四阶变异蟒紧锁的肌肉和关节通通都散开了,防御能力也随之下降了不少。 以叶恋三女的实力,在这种状态下足以切开它的身体了。 一阵灰尘伴随着鲜血扬起,凌默也沿着楼梯跑了下去。 近距离看这条巨蟒,还真是让人心惊胆战。 它在冲刺时每秒的前行速度大概已经达到二十米,如果没有动作灵活、速度又快的黑丝将它引开的话,至少凌默是绝对跑不过它的。 可想而知,如果普通人遇到这条四阶变异蟒的偷袭,那基本不会有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甚至被吞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凌默一行人也是采用了取巧的办法,才能毫发无损地搞定这条四阶变异蟒。 但如果是正面对抗的话,就完全不同了。 借助建筑物对它进行限制,或者干脆采取火攻的办法,又或者集火打击…… 面对强横的敌人,凌默一向不赞同死磕。 听上去好像很热血,但命只有一条,他和叶恋三女努力变强不是为了跟这些怪物死磕。而是为了活下去。 “这货真是太牛了!就是不知道它会不会冬眠?” 凌默站在五六米开外,一边打量着这条四阶变异蟒,一边啧啧惊叹道。 “应该不会吧……”李雅琳兴奋地从蛇身上跳了下来,说道。“它应该不会再受到外界温度影响才对。受到病毒影响,我们体内的温度调节都跟人类不同了,变异兽应该也是一样的。” “那真是碉堡了,它发起疯来完全就是绞杀机器。工作时间长得要命。这游客中心都快被它拆了……” 此时叶恋已经跳到了这条蛇的脑袋上,虎爪一扬,就深深地插入了那团凸起。 “咝----!” 这条四阶变异蟒猛地昂起了身子,再次疯狂地扭动起来,但叶恋却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 眼看蛇尾扫来,凌默立刻使用了精神绞杀。 “嘭!” 随着疾风贴着面门刮过,凌默甚至感觉皮肤都有些发疼。 “这家伙太猛了,可惜完全无法操控,不然的话……” 凌默面露遗憾之色。然后将目光转向了叶恋。眼神中立刻闪过了一丝激动。 变异兽的病毒母巢还是第一次见啊…… 凌默感觉变异兽中诞生高级种的几率好像很大。按估算,这动物园内能够成功变异,并且存活下来的变异兽。最多也就一两千只。 如此小的基数,却能诞生大量的二阶、三阶。甚至是这样一条四阶变异蟒。 看来就单体实力而言,变异兽的生存和狩猎能力的确要比丧尸强得多。 凌默心想自己的这次扫荡,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 不然的话等这些变异兽再繁衍出下一代出来,数量如同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不光对丧尸来说是灾难,对人类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那块凸起被挖开后,叶恋虎爪一挑,一块大概有鸡蛋大小的椭圆形物体就被挖了出来。 通体透明,如同宝石般的白色晶体,里面则像是血管一般密布着一缕缕的血丝。 这块病毒母巢一拿出来,凌默立刻就感觉到香气扑鼻。 一直守在外面的黑丝也立刻被吸引了过来,不过它只是远远地低吼了两声,便不再靠近了。 无论是丧尸还是变异兽,都对自己目前能够承受的病毒有个非常清晰的认知,可以算作是一种本能。 他们很清楚什么东西他们可以吃,什么不可以。 就像之前猎取到的那块首领级病毒母巢,叶恋和夏娜都没有立刻食用的意思,而李雅琳则对此表现出了强烈的排斥。 这导致直到现在那块病毒母巢还贴身放在凌默身上,而且不知为何,凌默总觉得这块病毒母巢好像和自己越来越“亲近”了…… “它应该没有自我意识才对,只不过是一块病毒母巢……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从一团病毒凝胶变成了凝胶它妈,可以自交然后生出更多的凝胶。” 凌默赶紧晃了晃脑袋,将这种恐怖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一块自交产物而已,怎么可能跟自己“亲近”,等夏娜彻底提升后,就立刻分一半给她…… 不过对于这块病毒母巢,李雅琳却是双眼发亮,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凌默接过来之后,只是看了一会儿,便给了李雅琳。 “每次应该吃多少,你自己有数的。”凌默说道。 李雅琳紧盯着这块病毒母巢,点头道:“可……如果一次性多吃一点的话,效果会好很多。” “是吗?”凌默看了那块病毒母巢一眼,想了想之后说道,“那先收起来吧,总不能在这里吃。” “嗯。” 恋恋不舍地收好了病毒母巢后,李雅琳盯着凌默看了两眼,突然伸出手来,两根修长细嫩,但偏偏极为有力的手指捏住了凌默的下巴。 “喂,你这是什么动作……唔。” 凌默刚刚不满地皱起眉头,就看见李雅琳那张立体深邃的性感面庞上带着一丝魅惑的笑容,朝着自己贴近了过来。 随后一抹嫩滑就碰上了自己的嘴唇,然后一条灵活的小香舌便探了进来。 五分钟后…… “呼……呼吸……” 李雅琳刚一放开,凌默就立刻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同时本能地伸手抓到了一个支撑物。 第一下差点没抓到,不过凌默的五指用力收紧,还是勉强支撑住了。 “差点……差点没憋死我……” 李雅琳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其实你喘不过气了,完全可以告诉我啊,作为学姐,我会照顾你的。” “别得意,你忘了每次爬不起来的那个是谁了吗?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们好像都不用换气的,这简直是作弊啊……” 甘液兴奋剂此时正在凌默的体内持续作用着,恢复着他的体力和精神力。 “凌哥……我……我没听懂。”叶恋呆呆地看着凌默,说道。 “这个嘛,”李雅琳伸手摸了摸叶恋的头发,说道,“等你觉醒后,就会懂了。” 凌默喘了十几秒才终于回过气来,结果一抬头,就发现自己的手正抓着夏娜的一只小乳鸽。 “我说怎么差点没抓住呢……” 凌默刚一说完,就发现夏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阴森的笑容。 “对不起是我手太大了,而且你还会再发育的,别在意。” 凌默头皮一麻,赶紧将话题扯开了:“学姐,你刚刚干嘛偷袭我?” 他回味了一下刚刚的感觉,虽说到后来成了苦逼的憋气,不过不得不说,李雅琳的舌头简直太灵活了! 就好像……蛇信一样! 有那么一刻凌默甚至觉得她的舌头干脆就是分叉的,不然怎么能同时完成那么多动作…… 他立刻忍不住想到了另一个方面…… “按人类的习惯,得到了男友的礼物不是应该给出回报么?”李雅琳眨了眨眼睛,说道,“可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就只好……” “已经想起有关这方面的记忆了?很好很好,不过其实你可以送给我更好的。”凌默忍不住搓了搓手掌。 李雅琳瞪大了眼睛:“是吗?如果有的话,我一定给你。” “那什么……早安咬你知道吗?” 凌默双眼放光,无比期待地看着李雅琳。 “凌默……” 李雅琳缓缓站直了身体,盯着凌默看了两眼,然后严肃地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不……我只是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