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哥哥,就是这个人!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二十九章 哥哥,就是这个人!

(我刚刚走失了一斤节操,目测被你们的月票捡去了……呜呜求节操!不对……求月票!) 女人落地后就“哇”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猛烈地咳嗽起来。 她一手抓住了栏杆,挣扎着慢慢地站了起来。 尽管浑身都在发抖,可她仍旧捏着那片罐头盖子。 “草!你他吗的居然想杀我?” 一个充满了暴戾气息的怒骂声从门内传来,“我就说你今天怎么转性了,主动送上门来,没想到你这个贱人居然跟我玩这手?” 听见这个声音,小女孩立刻打了个哆嗦,小声说道:“哥哥,就是这个人……” “童童乖,站到姐姐身边去 。” 凌默瞳孔一缩,将小女孩放了下来。 她立刻乖巧地站到了夏娜身边,然后抓住了夏娜冰凉的手。 这个动作让夏娜眼中红光一闪,但随后她便平静了下来。 只不过她浑身紧绷,看起来还是很不自在。除了凌默,她还没有跟其他人类这么亲近过。 这时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也从门内走了出来,他光着上身,脖子上有一道血痕。 看他的表情,明显极为愤怒。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眼注意到凌默三人,而是将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面前的女人身上。 “你哪儿的这个东西?啊?!是不是还有人帮你!” 男人扭了扭脖子,露出了一丝极为狰狞的笑容。 “呸!”那女人吐了一口血沫出来,骂道。“杨天新。你个畜生。你去死吧!” 她脚下一晃,就跌跌撞撞地扑了过去,抬手划向了杨天新的脖子。 “老子草你是看得起你!不知好歹!” 杨天新毫不在意地抬起脚来,就朝着女人的肚腹踹了过去。 这一脚踹出去,这女人必死无疑。实际上她现在已经到了濒死状态了。 杨天新那一脸凶气的脸上,竟然闪过了一丝可惜之色。 那群女人中间,也就这个长得最漂亮了。 不过他能接受这女人每次挣扎和发狂,那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另类享受了。 但这女人竟然想杀他。而且真的伤了他,这让杨天新愤怒不已。 “贱人,去死吧!”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杨天新却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阵绞痛,动作立刻落空。 那女人被他的脚尖擦到,身子立刻一歪。 不过她并没有跌倒在地,而是被一双手给接住了。 “啊!” 女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挥动手中的罐头盖子,但却被凌默轻松躲开了。 “别怕,是我。” 那女人顿时浑身一震,连忙抬头看去。 虽然只见了凌默一面。但这女人对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如果不是凌默,她既得不到武器。也不可能有力气来暗杀杨天新。 “你……” 女人咬住了嘴唇,突然抓紧了凌默的手,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出来,“求求你,求你帮我杀了他!”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屈辱和不甘。 费尽了力气,她却只能给杨天新留下一点伤痕而已。 力量的巨大差距,让女人感觉到极为绝望! “求求你……” “你呆着吧。”凌默低声说道。 说着他就将女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让她靠到了一边的墙上。 然后他将目光转向了杨天新,后者此时正瞪大着眼睛,一脸震惊地盯着他。 不仅是杨天新,其他房间内也陆续有人走出来。 其中一个长发青年给凌默的感觉尤为不同,他想这人可能也是一名异能者。 “草你吗的,你他吗是谁?” 杨天新的眼睛都瞪圆了,不光是他,其他幸存者也是惊骇不已。 这里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出现?游乐园内的所有幸存者应该都在这个城堡了! 难不成,这些人是从外面来的? 可这个想法刚一闪现出来,就立刻被杨天新否认掉了。 他和游云天两人已经很强了,但他们数次尝试,也没找到安全离开的方法。 就算眼前这个男人也是个异能者,可自己都做不成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多半是藏在什么地方的幸存者,运气好找到了这个地方。 他心中暗骂下面那些人果然都是废物,居然就这么让人上了二楼。 杨天新很狂妄,而且他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这半年以来他看过很多人死,可他却能一直活下来。 强上女人,对那些幸存者任意打骂,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违逆他。 这都是因为他很强! “你他吗会说人话吗?” 凌默冷笑了一声,反问道。 有了小女孩和这女人的事情,凌默已经对这个杨天新极为厌恶了。没想到他一开口,就这么嚣张! 凌默最恨有人侮辱自己的家人,心里猛然涌上了一股杀意! “本来我只是想狠狠教训你一顿的……” 凌默缓缓抽出了唐刀,说道。 “教训我?你他吗搞笑呢?” 见凌默二话不说,就摆出了动手的架势,游云天赶紧走上前来,问道:“你们难道也是园内的幸存者?之前藏在哪儿?我们都是有异能的人,你如果有实力可以加入……” “这姓杨的,我今天一定会宰了他。” 凌默淡淡地打断了游云天的话。这人他不认识,但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凌默的主要目标是杨天新,如果游云天不插手,凌默也不会对他赶尽杀绝。 游云天立刻瞪大了眼睛。而杨天新也猛然愣住了。 他嚣张了半年。哪里见过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草!你还想杀我……” 他话音未落。就感觉到脑袋一阵晕沉,而等他晃着脑袋清醒过来时,一道寒光直接从头顶直直地劈了下来。 “啊!” 杨天新惊骇万分地叫了一声,赶紧往后退去,同时凌默也感觉到身体仿佛被束缚住了似的,身体骤然凝滞了一下。 不过他的刀尖仍然划破了杨天新的头皮,而且划开了他的鼻子。 剧痛让杨天新惨叫不已,他捂着自己鲜血横流的脸往后退去。 刚刚那一瞬间体会到的生死危机。让杨天新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 “想杀你又怎么样?” 凌默根本就没有停顿的意思,他仗着自己的身体轻盈,摆脱束缚后就再次扑了上去。 这个杨天新的异能虽然有点意思,但凌默根本就不在意。 只要没有强过他,那就是死路一条! 凌默的精神触手此时正以他为中心狂乱地舞动着,而被缠绕在其中的杨天新就像是被罩在了铜钟里,然后被巨大的响声轰得头晕耳鸣一般。 他的动作也变得跌跌撞撞,眼神也出现出涣散状态。 “刷!” 凌默的唐刀再次划下,但这时游云天已经冲了过来。 “住手!” “住你个头!” 游云天手中的菜刀灵活地顺着凌默的腋下划去,但凌默的另一只手已经拔出了短刀。 唐刀反手荡开了游云天的菜刀。短刀则直接砍向了杨天新。 “啊!” 杨天新虽然想要抵挡,但也没想到凌默的临战反应居然这么快。 他们虽然天天和丧尸厮杀。但经验可没有凌默这么丰富。 短刀立刻卸掉了他的一条胳膊,鲜血狂飙,他的半边身子立刻被染红了。 凌默也没有立刻后退,而是一脚踹在了他的肚腹上,同时骂道:“一个大男人,一个异能者,居然打孩子?你很嚣张?很猛?张口闭口你吗的,你嘴欠?” “啊啊啊!” 杨天新连续不断地惨叫着,而一旁的游云天已经冒出了冷汗。 他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竟然能一对二! 一边轻松地抵挡住他的攻击,一边不断地在他眼前殴打着杨天新! 他的话一点都不嚣张,但他的行为却是嚣张到了极点! 在他眼里,也许他们两个异能者加起来,都不如一只丧尸有威胁。 每次杨天新的凝滞一出现,游云天心中一喜准备抓住机会时,他都会感觉脑袋像是被一把榔头给重重地砸了一下。 这种憋屈感,让游云天一直处于被动当中,只能眼睁睁看着凌默将杨天新彻底打残! 而杨天新之所以还没死,也不是因为他游云天做出了什么贡献,而是因为凌默根本没有立刻宰了他的意思。 这时站在角落里的夏娜突然低头看了小女孩一眼,冷冷说道:“捂住眼睛,转过去。” “哦……” 小女孩听话地抬手捂住了眼睛,然后转过去对准了墙壁。 有三个幸存者提着铁棒之类的武器,正朝着凌默悄悄接近过去,却没想到被一把造型夸张,甚至看上去很像道具的镰刀挡住了去路。 “小妞,你的武器不错啊……” 三人顿时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在看清了夏娜有些瘦弱的样子后,立刻露出了一丝讥笑之色,说道:“要不要哥哥帮你拿?” 以他们的眼力,当然看不出这把镰刀的重量有多么可怕…… 夏娜微微一笑,那张人畜无害的清纯面容上,突然闪过了一丝红光。 红白分明的眼睛,瞳仁就像是最为纯粹的红宝石一般。 “啊!” 一个幸存者立刻条件反射般地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他们见过很多丧尸,但从未见过像夏娜这样的! 可他的叫声很快就卡在了喉咙里,这些人的眼神通通变得一片呆滞,几乎是自觉地走到了夏娜跟前。 “拜拜咯。” 夏娜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弯月形的镰刀骤然斩下! “咕碌碌。” 好几个人头滚落在地,这一幕让游云天看得顿时肝胆俱裂! 他当然不是为同伴的死悲痛,而是为他自己的小命担心! 凌默已经很强了,没想到那个少女竟然也这么强。 当夏娜回过头来的时候,她的双眼已经恢复了正常,可嘴角的那抹笑意,却让游云天打心眼里感觉毛骨悚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