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冲冠一怒为萝莉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二百二十八章 冲冠一怒为萝莉

“凌哥,里面有股气息……” 在等待的过程中,夏娜突然开口说道。 到了进阶丧尸的层次,在一定范围内就能感应到其他比较强大的存在了。 比如高级丧尸,或者异能者。 凌默觉得这可能是一种敏锐的直觉,就像动物能提前预感到灾难一样。 不过如果对方刻意潜伏起来,隐藏起气息,那就无法感应到了。 “应该就是这群人中的异能者吧。”凌默从门缝往里看了一眼,不太在意地说道,“这群人应该就是整个游乐园内活到最后的一批幸存者了,肯定是有异能者领头的。” “你居然真的绕回来帮他们,这让我很惊讶啊。”李雅琳微微笑了笑,说道。 凌默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我难得好心一次,有这么不正常么?” “嗯,你的思维模式不是已经偏向我们了吗?”夏娜竟然也认真地插嘴道。 “不……我偏向你们是因为你们是我女友……” “干脆咬一口吧?”李雅琳再次建议。 “变成普通丧尸对我有什么好处……” “没有,但对我有好处。”李雅琳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凌默的某个部位。 叶恋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了……凌哥是……是因为那个人类小女孩……” “萝莉控?”李雅琳立刻从自己的记忆中捕捉到了一个词汇。 凌默无奈地拍了下额头,说道:“为什么被你们一说,我就成了变态?” “那应该算幼女吧……”夏娜皱了皱眉头,更正道。 “这不是更变态了么,我宁愿说我是萝莉控……” 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迅速接近了过来,门一开。十几个幸存者就鱼贯而出。 “我们赶紧走吧。” “是啊,趁着天还没黑。” “大哥,赶快带我们离开这里吧。” 一些幸存者急切地说道。 他们既期待又忐忑地看着凌默一行人。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就靠凌默他们了。 “再等等,还有个人……”白玉却张嘴说道。 “别等了,她肯定赶不上了,拖得越久越容易出问题啊!” 另一个幸存者则焦急地说道。 此时凌默的目光却停在了那个中年妇女的脸上,她的额头一看就是被钝物打破的,不仅多了一大片乌青。而且鲜血横流,领口上甚至都沾满了血迹。 那小女孩抓着中年妇女的胳膊,脸上带着泪痕,一边脸颊上还留着一团红肿。 “到底怎么回事?”凌默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其实对这些人的情况,凌默也隐约明白一些。 他们依靠那些强者生存。当然要忍受很多屈辱,尤其是被困在这种让人绝望的地方。 一个人在无秩序的环境下突然有了比别人更强的力量,又掌握着这么多人的生死,却偏偏连自己的生存希望都看不到,这当然很容易引起心态的变化甚至是扭曲。 那小女孩吸了吸鼻子,正想说话,白玉却抢先开口了。 “没事的。已经处理好了。”她有些犹豫地朝着门后望了一眼,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就走。不然可能会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的。” 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人人都清楚。 “来,告诉哥哥,是谁打了你和妈妈?” 凌默却眼神微微一寒,蹲下去摸了摸小女孩脸上的红肿处。问道。 她立刻疼得往后缩了一下,然后便露出了极为委屈的神情。大眼睛立刻泛红了:“杨……杨叔叔……他经常欺负我们……” 这个姓杨的,应该就是那个异能者了吧? 原本凌默对他们之间的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这样一个实力远超普通人的异能者,居然动手打一个孩子…… 更可气的是,竟然还当着她的面,将她的母亲打成了这个样子! 凌默的拳头立刻捏紧了。 小时候,父母哪怕和人产生一点口角,只要对方的态度嚣张,他就会冲上去踢打对方。 在别人眼里看来,他这种行为让他显得很不讨人喜欢,甚至父母都会呵斥他。 但即便长大后,凌默也没有因此后悔过。 他知道眼看着父母在自己眼前受辱,是多么让人愤恨的一件事情。 “那个……”白玉还想说些什么,但接触到凌默的眼神时,她却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麻。 虽然凌默表情平淡,但她却感觉此时的凌默比游云天,比杨天新更可怕! “来,哥哥抱。” 凌默伸手将小女孩给搂进了怀里,然后抱了起来。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用瘦弱的胳膊搂住了凌默的脖子。 中年妇女本想阻止,但她根本不敢接触凌默的眼神。 “哥哥,要带童童去哪儿啊?”小女孩低声问道。 “谁欺负妈妈和童童,哥哥就带童童就揍谁。”凌默说道。 他不是为了这群人出头,单纯只是为了这个小女孩。 成年人不反抗,可以说是懦弱,但她这样一个小孩儿,的确什么都做不了。 小女孩懵懵懂懂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白玉这时终于回过神来,她急忙劝阻道:“他们很强的,就算你带着枪……” “放心,我说过会带你们出去,就不会食言。” 凌默却已经将冲锋枪扔给了李雅琳,这玩意儿没了子弹,现在跟烧火棍没什么区别,他只是舍不得丢掉罢了。 “你……”白玉惊讶地看着凌默,但凌默却已经抱着小女孩进入了门内。 李雅琳三女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夏娜便抢先说道:“我要去!” “可……” 叶恋也露出了一丝急切的神情,但谁让她说话速度不够快呢…… 打架对她们来说就像是吸引力十足的娱乐活动,谁都想去。 “算了,让她去吧。”李雅琳拉住了叶恋,然后眼中闪过了一丝邪异之色,“再说,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么?有这么多人类被留在了我们身边……” 此时凌默已经抱着小女孩回到了那阴暗的房间内,通过精神联系,他自然知道夏娜也跟进来了。 “他们在哪儿?”凌默问道。 夏娜的目光转向了楼上,说道:“那上面。气息有点杂,也许会有两个异能者呢。” 这话带着一丝猜测的语气,显然夏娜也不能确定。 这就是高级丧尸感应能力的一个缺陷了,他们能感应到强大存在,但无法感应到更具体的信息。 “可能两个?” 凌默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女孩。算了,估计问了她也不知道…… 沿着楼梯往上的过程中,夏娜突然吸了吸鼻子,说道:“有一股血腥味。” “血?”凌默疑惑地皱了皱眉头,脚步也放缓了。 他全身气息立刻收敛了起来,夏娜的动作也变得轻缓了很多。 二楼则是一排包厢,看起来要比下面干净得多,也明亮的多。 凌默对小女孩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她立刻用力地点了点头,抬手捂住了嘴巴。 没走多远,凌默就看到了一扇虚掩的包厢门。 他凑过去一看,立刻发现了一具男人尸体。 那尸体衣衫不整,脖子一边血肉模糊,眼睛瞪得大大的。 血腥味很淡,因为伤口处被人用衣服给堵住了。 这衣服似乎还用来擦拭过血迹。 除了夏娜这种嗅觉极强的丧尸或者变异兽外,普通人是不可能隔着老远就闻见这点血腥味的。 凌默只是瞟了一眼,就立刻侧身,并没有让小女孩看到里面的场景。 “刚刚他们说还有一个人……看样子应该有个女人还留在这里吧。” 选在这个时候动手杀人,估计是打算和这些人同归于尽了。 能让人恨到这个地步,这些人做的恶事估计不少。 凌默正想问小女孩那个姓杨的住在哪间,不远处就有一扇房门被猛地撞开了。 一个女人倒飞了出来,重重地撞在了栏杆上。 她浑身都是鲜血,手里握着锋利的罐头盖子,上面也沾满了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