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常年病患总会学会点什么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百八十五章 常年病患总会学会点什么

“凌哥,你没事吧?” 叶恋一闪身,就出现在了凌默的跟前,一把扶住了他。[本文来自] 凌默的右手已经提不起劲了,额头上则痛出了冷汗。 他咬着牙摇了摇头:“我还好,先看看这是不是他本体,还是又一个分身?不能再给他偷袭的机会。” 听凌默这么说,正要冲过来查看他情况的夏娜略微犹豫了一下,就立刻转身去检查尸体去了。 “这……凌哥,他只是刚开始变异啊,我也不知道是分身还是什么……” 夏娜有些惊讶地说道。 “那应该是本体了。这里不可能有活人留到现在让他咬一口变异的。怪不得他听不进人话,原本本体也变成这个德行了。” 凌默眼中露出了一丝憎恶之色,在此人开枪试图击杀叶恋之前,他还觉得这人有些可怜。 但如今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人明明是个异能者,有足够的能力慢慢击杀掉所有丧尸,但这里却没有任何别的幸存者出现…… “不过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藏身地就在这儿?” 凌默在叶恋的搀扶下走下了楼梯,而这时身后也有脚步声传来,显然是其他人听到了枪声,都立刻赶了过来。 对于郭超的尸体,凌默倒是多看了一眼,心想这人也的确是够倒霉的…… 不过世事常,生命就是这么脆弱。 这时他倒是一眼注意到了房门敞开的楼梯间,便咬牙摸出了手电筒,钻进去查看了一下。 但光束刚打到墙上,凌默就顿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墙壁上,全是暗黑色的字迹。很明显是用鲜血写成的。 “我没有吃过人!” “我不是怪物!” “一切都要怪你,如果不是你多管闲事,我根本不会咬你!是你把我变成怪物的!” “我错了,你们都别过来,都别来烦我!” 诸如此类的字句,几乎写满了整个墙壁。 不过看上去,都已经过去了很久。 从这些乱七八糟的字句中,凌默就看出了两点。 一,这里剩下的幸存者估计都是被他害死的;二。他本人在孤独和内疚中,已经彻底内心扭曲了。 分身所说的杀掉所有丧尸,控制自己的吃肉**,在凌默看来,大概是一种逃避心理。 他会不会在玩什么自我催眠的把戏?现在看来倒是很有可能的。 看样子为了保命。他一直在靠分身活动,而把本体藏在了这里。 对于他的异能,凌默也不是很了解,只能通过现有的情况进行一番猜测。 之前和他交谈的时候,他表现还算正常,没想到一涉及自身,就立刻暴露出心理扭曲的一面。 楼梯间的面积不大。但堆积的东西还挺多。 六箱叠起来的军用罐头,几个放在箱子里的收音机。这玩意儿在他分身身上也有一个。 此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不过凌默已经没精神去一一查看了。 既然胡川本体已死,这座军营也就没有其他潜在威胁了。先处理伤口要紧。 他让李雅琳将那些收音机拿了出来,将其中两个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外界的情况,还是要时刻留意的,如今过去了这么久。如果真有救援力量,应该会开始发出搜寻幸存者的信号了。 可能性不高。但也要加以关注。 这时孟珈羽等人已经赶到了,他们第一眼先看到的,自然是郭超和胡川的尸体。 孟珈羽立刻捂住了嘴巴,眼圈已经红了,而老王也缓缓放下了枪口,露出了悲痛之色。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张浩宇震惊万分地问道。 只有202表情轻松,他先是看了胡川的尸体一眼,然后便立刻将目光转向了凌默:“咦,大哥你受伤了?” 说完后他立刻冲到了凌默跟前,伸手就去摸他的肩膀。 不过这个看似很关切的举动,却在他说话之后让凌默恨不得一脚踹了他。 “来让我闻闻看跟一般人有什么区别?作为怪……啊!娜娜姐你为何又踩我!” “哥,你受伤了?” 孟珈羽连忙抹了下泪水,将目光转向了凌默。 张浩宇等人也立刻围了过来,虽然郭超的死亡令他们难过,但他们哪一个不是见惯了生离死别的。 “没事吧?” “枪伤啊,还好是从上面擦过去的,也没有伤到骨头……很幸运。不过你可能要忍耐一段时间了,要彻底愈合,估计需要很久。” 老王立刻替凌默隔着衣服检查了一下,然后有些庆幸地说道。 凌默心想这可不是什么幸运,完全是临时的正确判断救了自己一命。 这种临变能力,也是在一次次的生死搏斗中培养出来的本能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碍事了,我带着急救药品呢,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凌默疼得倒吸了口凉气,说道。 张浩宇略微犹豫了一下,便转头看向了老王:“那我们先把郭队长的尸体安置一下吧。” 说是安置,其实就是找个房间放好而已。 这已经比抛尸荒野,甚至被丧尸分食的下场好得多了。 而孟珈羽和202则留在了凌默身边,一群人坐到了门外的楼梯上,打算为凌默简单处理一下伤口。 当然了,202主要是为了近距离观察一下,凌默究竟是怪物还是人类。 脱掉上衣后,立刻就露出了已经血肉模糊的左肩。 虽然子只是刚刚碰到了肉而已,但实际上仍旧给凌默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幸运的是,骨头的确没事。 “看来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子接触到血肉的一瞬间,凌默感觉到的剧烈疼痛表明,绝对不是简单的擦破那么简单。 换句话说当子头碰到他的**时,就立刻给他带去了巨大创伤。 可以想象如果命中的是腹部之类的地方。恐怕入口虽然是个小洞,但内部却被搅得乱七八糟,等到穿透出来时就变成了一个大洞了。 “这只能简单消毒一下了……” 孟珈羽又忍不住开始落泪,看到凌默皱着眉头,额头上都是汗水,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过。 叶恋也是一下子握紧了拳头,夏娜眼神中的冷光甚。就连李雅琳都皱起了眉头。 “凌哥。” 叶恋难得地没对凌默的鲜血味道产生什么反应,而是伸出手来握紧了他的另一只手。 “好了,来吧。” 原本处理伤口这事儿是要让夏娜来的。但202却非常积极地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常年病患,在这方面略有心得。 “你不是在精神病院就医么?” “所以我具有丰富的伤口处理经验啊!” 202很是理所当然地答道,这次他倒是不再否认自己是个精神病了。 他一把抓起了双氧水,然后兴奋地盯着凌默的伤口,便开始行动了。 凌默原本想要阻止他。不过转念一想让他试试也没什么,只要不对自己动刀子动针,也不会有什么危害。 让女丧尸处理伤口?还是算了吧,她们对如何制造伤口比较在行。 而孟珈羽看上去神情太过紧张,凌默自己则只有左手能动。 不愧是精神障碍者,202根本不受伤口的任何影响,而且在开始消毒的时候。就立刻进入了全神贯注的状态,甚至比专业的医生还要认真负责的样子。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异能者,他的精神力高度集中时,动作准确到了每一个细节。速度也非常。 仅仅十来分钟后,他就简单地为凌默进行了伤口消毒以及止血,最后又仔细地替他用纱布和绷带包扎好了。 不过疼痛还是难免的,而且这终归只是简单处理。看来要找一些药品,才能加愈合速度。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凌默脸色苍白地说道。 202很是小心地将沾满血的棉球和纱布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同时得意地说道:“这是自然的,我有一个病友,他爱萝莉,爱自残,也算是203床有史以来最具代表性的病人了。他隔一段时间就会多出很多伤口,耳濡目染之下我当然也学会了怎么进行应急处理了。” 伤口疼得厉害,凌默为了转移注意力,索性多跟他扯了两句:“好吧,我错怪你了,你也不是完全没用。话说回来,这种人不是应该捆起来或者打镇定剂?” “天真,你以为精神病都是疯子吗?至少我和203都只是精神偶尔混乱一下,这其实是意识过剩的表现,脑子里想的东西太多罢了。他会自残,也是因为太想念家中的小萝莉……大概?反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和医生护士斗智斗力也是其乐穷的,否则我早就出院了。” 202很是严肃地说道。 信你才怪…… 见凌默还有心情跟202说笑,孟珈羽好像也稍微放心了一点。 不过看他似乎浑身脱力,冷汗不断冒出,估计也是疼得够呛。 叶恋和夏娜都贴着凌默,似乎想用表达亲近的方式让他好过一点。 李雅琳犹豫了一下,也抬手帮凌默擦起了汗水。 这时老王和张浩宇也已经将郭超的尸体安置好了,从楼内走了出来。 “刚刚在一楼发现个房间,有一些枪,一把特别挂在门上的车钥匙,还有大量子。还有一些军装之类的,看来冬季服装有下落了。” 老王有些激动地说道。 他手里提着一把冲锋枪,直接递给了凌默:“这是微声冲锋枪,数量不多,你拿着吧。” 微声?这听上去可是个好东西啊! “这种冲锋枪声音非常小,当然并不是完全安静的。夹也是大容量的,可惜换夹比较艰难,又没有找到军用的装器。虽然有缺点,但我想应该对你会很有帮助。可惜这里驻扎的并非野战部队,也不是什么特种部队,武器的种类和数量都有限。这枪会出现在这里,已经让我很意外了。” 老王的一番介绍让凌默对这冲锋枪很是感兴趣,便让夏娜伸手拿过去了。 听他的口气应该还有至少几把,不过这对他们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凌默也没有全都拿走的意思。 一旦战斗,就会有些发狂的女丧尸,也不适合拿着枪玩突突…… 这是本能,要让她们注意点很容易,要完全根除是不可能的。 这几天在基地学习射击时,她们也完全不感兴趣,凌默也法强求。 “那车钥匙是什么?”凌默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王略微沉思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估计这人也是想离开这里的,这应该是他为自己准备的车辆吧。我看到很多被拆下来的零件之类的……我想,他一定对那辆车做了改装。” 改装车?这也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