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变异何苦为难变异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变异何苦为难变异

夏娜记得这种感觉,当初她变异的时候,就是这种身体仿佛在重组一样的经历。≧唯一的不同是,这次她没有那种意识渐渐离自己远去,而醒来之后,曾经的那个“自己”就跟现在的她没有关系了的那种感觉。 而这样……似乎很好。 她清楚地感觉到精神体和她的丧尸本能之间,壁障被完全打破,两股意识彻底融合到了一起。 当她抬起手的时候,她感觉到的已经不再是精神体同时抬起手了,而是在她的手上,就散发着这股精神力。 她的精神光团迎来了一次升华,那些残存的人类思维、丧尸本能,似乎不用再互相妥协了。 夏娜看向了自己的手掌,然后轻轻捏了起来。 她感觉到了一丁点细微的疼痛,而她的认知中,首次在她变异之后,给了她关于“疼痛”的反馈。 “嗷……”夏娜低声痛呼了一声,但接着,她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融合了……她突然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完整的生命体了,对于她来说。 而李雅琳的全身上下则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她的骨骼正在彻底变为另一种形态。 从可以随意扭动关节,自主脱臼,极度灵活,到完全变为了一种类似于软骨的状态。 病毒帮助她改变了自己的骨骼情况,也使得她的肌肉变得更有韧性。 现在的她别说一百零八种姿势了,就是想让凌默一会儿感觉到她在下面,一会儿又在上面。甚至是同时进行。都没有丝毫问题…… 唯一的遗憾是不能现在趁着新鲜来一发……学姐舔着嘴唇。如此想道。 黑丝则用银丝将自己和于诗然完全包裹了起来,等到感染结束,银丝松开之时,原地便多出了两个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的“洋娃娃”。 黑丝的头发彻底变成了银丝,于诗然那残念的身高似乎还稍微缩水了一点。 两人牵着手,一银发一黑发,个头相同,五官类似。 区别在于黑丝一脸满足的笑容……从现在起。它和于诗然算是彻底共生了。 而于诗然则扁着嘴……说好的进化呢? 此外还有半月和梨子,她们的变化相比起夏娜她们就要小得多了,不过依然有着惊人的进步。 许舒涵则是最后一个完成感染的,当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眼中闪过了一丝黑色,然后慢慢扩散开来,替她遮掩了部分红色。 她伸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和夏娜她们那种因成为了尸偶多出了“伪装”不同,她的眼睛是真的可以变色了。 尽管还没有完全变成黑色,但巧合的是,这正好和现在的感染者们相同了…… “有种推测是。你潜意识里最希望进化成什么样子,就会朝那个方向发展。恭喜你了。”凌默对着许舒涵笑了笑。 而这个时候。一阵警报声在大楼内拉响了。 待凌默等人回到大厅的时候,一名奇迹成员正对着苏倩柔汇报着,而苏倩柔则猛地回过头来:“丧尸来了。”她的眼睛微红,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气……她的感染变异,也结束了。 …… 张宇走出大门的时候,宇文轩已经在防护墙上等着了。 他远看和做人类的时候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破破烂烂的西装,乱七八糟的头发,一直在笑的表情。 当看到这些做人时的老伙伴们走到面前的时候,他甚至还点了根烟。 只是会在漫天红雾中做这种动作的,给人的感觉并不那么人畜无害。 事实上,远远地就有人看到,在防护墙外站着的,全是高级丧尸。他们阴冷地注视着这些人类,却没有越过防护墙一步。 “行了,别太近了,万一我把持不住上来咬你们一口,那你们就又得跟着我混了。” 双方对峙中,宇文轩率先开口说道,而且说完之后,他还补充了一句:“我可是有家室的丧尸,随便咬你们这些陌生人回去会被挂在大楼外晾一个月的。” 张宇等人则默默地看着他,直到他说出这句没谱的话之后,一旁的汤姆才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一笑却被张宇瞪了一眼,张宇转过头来,看着宇文轩,突然问道:“你吃过人了吗?” 汤姆听到这个问题,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凌默所说的那番话,让他们暂时接受了要和丧尸打交道的事实。 但是内心深处,没有多少人是能够这么快接受丧尸的。 宇文轩索性坐到了防护墙上:“你不知道现在的丧尸想吃到一个人类有多艰难。僧多粥少啊。你们我又打不过。” “那你想吃吗?”问这句话的,却是随后赶来的凌默。 他早就等着这时候了,不过对于宇文轩这高调的出场…… 果然他自己没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枪口都对着他吗? 不过当凌默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实际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顾虑了。 别人是不是会发现叶恋她们是丧尸,这已经不重要了。 即便有人不肯接受,那么他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们。 事实上,现在是这些人类,需要他的保护。 宇文轩看着凌默笑了笑,默契地眨了眨眼:“你这是帮所有人问的吧?不过,这种意思有意思吗?问题不在于想不想吃,而是能不能克制住不吃。” “那你怎么看待人类的呢?”张宇又问道。 宇文轩稍稍沉默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你们又是怎么看待你们自己的呢?” 待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后,他突然笑了笑:“变异何苦为难变异。我只是带人来跟你们的老大谈判的。现在已经叙完旧了,我就把正主请上来了。” 还没等人从他那句“变异何苦为难变异”里反应过来,楚楚就跳上了防护墙。 紧跟着,则是一个看起来极为精致的少女,慢慢地被无数红色的丝线“送”到了半空中。 几乎在她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就屏住了呼吸…… 就是她,之前就是她的叫声,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浑身发软…… “很久不见了,凌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