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这位兄弟,你出血量非常大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这位兄弟,你出血量非常大啊!

血量非常大!凌默心中一动,顿时感觉事情似乎不那么简单。他原以为这里只是中心城丧尸们的临时聚集地,但现在看来,好像不那么简单啊!想到这里,凌默赶紧让小白在这滩血液上滚了一圈,然后加倍小心地偷偷钻进了门内。一进门,凌默就跟一双眼睛对上了,差点吓了他一大跳。不过跳起来之后,凌默才反应了过来。擦,这是小白的视角。熊猫眼看人低啊!那双眼睛只是一具尸体的,准确地说应该是半具。一只胳膊没了,下半身自腹部开始被啃得稀烂,那些流淌出来的鲜血中就有它身上的一部分。但这丧尸只是一只普通丧尸啊,中心城的丧尸应该也不会用它填肚子才对。刚这么一想,凌默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咀嚼声。小白偷偷伸头一看,顿时愣了一下。妈的,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一只巨大的,触须上同时串了许多只丧尸的茧!……“准备好了吗?”高瘦人影问道。一旁的飞天丧尸点了点头:“准备好了。”然后他往外面看了一眼,问道,“有个小东西进来了,要杀掉吗?”高瘦人影不在意地说道:“不用了。”说完之后,他很高兴地抬起了头:“反正一会儿,它就是我们的食物了。只要那些人类,还有那只蜘蛛不会来坏我们的事就行了。好了,你去吧。”他语气平淡,就好像飞天丧尸是要去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样。而飞天丧尸点头之后,却猛地张开双手。倒插进了自己的肚腹……被他们提到的“小东西”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它正愣愣得看着这个茧,脑海中疑窦丛生。尼玛。这东西又是怎么被中心城丧尸们搞到这里来的?!不过抬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凌默突然从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泰坦。但不是那只泰坦。而是更巨大的一只。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半月她们看到过的那几只中的一员了。然而它现在已经不是一只泰坦了,而是长在茧上的一颗头。再看这个茧,浑身各处还充满了各种丧尸的特征……凌默忽然明白了,中心城丧尸在x城放养的那些丧尸,不光是用来当急先锋的啊!它们都被这个茧给吞掉了!再想想蜘蛛女皇做的事情……怎么两边风格一致呢?不过中心城这边气势虽然很小,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更加诡异。就在这时,那茧突然开始蠕动了起来。一只触须“刷”地伸了过来,一下子扎进了小白面前那具尸体的体内,然后猛地往后一缩。小白视力很好,几乎是看着那具尸体被触须吸干了。这又是做什么?刚刚吃这些丧尸应该是在填肚子,那现在是在进食甜点?这个不靠谱的念头只是转了一下,因为很快,小白又看见了一个身影。这身影是从茧的身上冒出来的,很显然,它刚刚应该就藏在茧的某一处。身影的外形和蝙蝠非常相似,不过光是看翅膀就知道它比蝙蝠强了不止一个档次。这应该就是中心城这次来的丧尸中。真正的高级丧尸了。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应该是领导队伍中的怪物,这会儿却肚腹开裂,血洒半空地悬浮在了那儿。一根触须有感而起。绕着它转了两圈后,猛地伸进了它的肚腹中。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天丧尸的身体开始萎缩起来。凌默隐隐感觉有些不妙。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计算错了某些事情?蜘蛛女皇突然开始行动,丧尸联盟也有所动作,奇迹基地严阵以待。这是大战一触即发的架势,可中心城的丧尸们怎么开始自残起来了?凌默本能感觉到,这里面有鬼。他一边让小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一边盯紧了茧那边的情况。飞天丧尸被飞速吸干的同时,茧的触手也在不停地四处“点餐”。不一会儿。小白就退到了门口,而大厅内的尸体也大多都被吸成了骷髅。触须就像是完全感应不到小白一样。几次从如临大敌的它面前划过,都没有碰过它。但是即便如此。凌默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烈的危机感。“嗯?难道小白跟这些尸体有什么不一样?”抛开身份,其实变异兽和丧尸的本质还是差不多的:被病毒改造的生物。所以凌默会这么想,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小白偷偷摸摸地观察了一会儿,猛地朝着其中一具尸体扑了过去,然后在触须即将席卷而来的瞬间将尸体给丢出了门。触须追着尸体过去,却被一根看不见的触手猛地切了下来。没追到。小白紧张兮兮地看着只剩下半截,正在回缩的触须,又退回了门口。尸体就在它身后,从外表来看的确没什么特别。不过凌默用触手探查了一番后,却猛然发现,这尸体不对劲。之前茧并不是光在进食,而是往尸体的内脏中注入了什么东西。一般生物在死后也有个腐烂过程,而这些东西在尸体从生到死的细微变化中,竟然也跟着出现了某种变化。它们催化了。这还是凌默在探查过程中发现的,原本这些东西虽然充斥了尸体的内脏,可他并没有注意。毕竟触手上没真的长眼睛。可是他触手刚要消散,却发现这些东西竟然让尸体的内脏跳动了一下。尸体怎么还会跳动?!这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结果等他当机立断地将尸体的内脏破开后,却发现里面充斥了一种比红色更深的液体,同时一股奇异的味道也飘进了小白的鼻孔。病毒!凌默顿时明白这只茧在做什么了……它在自产销!病毒是它注入的,又是它收回的!在这一来一去的过程中,病毒肯定出现了某种特殊的变异!虽然不明白这些病毒有什么用,但那股危机感却时刻如同利刃般悬在头顶。他盯着那只茧,脑海里就一个想法。这玩意儿,得解决它……(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