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普通的龙套普通地死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普通的龙套普通地死

“哒哒哒……” 防护墙那边的枪声持续传来,但在猎鹰营地内部,一切却依然井井有条。⊥ 战争对这里的幸存者们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他们顶多一边镇定地做着手里的事情,一边感慨两句:“今天动静比平时大啊。” 指挥部里,张东耀正站着一间房门口抽着烟。 那名实验室主任去找医生去了,来来回回经过的猎鹰成员们就在进行着那种对话的同时,好奇地朝这边门口张望着。 张东耀有些烦躁地将烟头扔到了地上,然后狠狠用脚碾灭了:“那个麻烦的王凛!” 她负责照顾和保护安安,结果却在这种时候一眨眼就不见了。 张东耀又扭头朝屋里看了一眼……安安正在沙发上躺着,瘦弱的身躯蜷缩到了一起,双手握在一起放到了胸前。她的神态看起来很安静,不像是突发了什么疾病的样子。可是她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晕倒了呢? 看着安安微微扑闪的睫毛,张东耀的心中没来由地产生了一丝暴戾感。 他很想抓住这个小女孩的头发,然后将她提起来扔出去。 也许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刺激了他,也可能是这个小女孩一直平静的眼神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从到达x城开始,她就经常莫名地看向某个方向,然后露出那种很平静的神情。 他很想狠狠地质问她:“你他妈的究竟在看什么!” “呼……”张东耀强行将这把火压了下来。 没事,事情就快结束了…… 为了减少最后的变数,他甚至将安安的亲哥哥都给牺牲了。 可笑那个男人一副为了妹妹慷慨赴死的表情……他哪里知道。自己只是为了能够绝对地把安安掌握在手里罢了。 要引走那些丧尸。难道就真的只有那个办法了吗? 只是在有人站出来牺牲的时候。其他人就默认了罢了。 所以说……不都是些伪善者吗? 包括那位哥哥,甚至连他在自己看来都是伪善者中的一员。 他无非是害怕失去自己的精神寄托罢了,当他为了自己的寄托去死的时候,他被自己的伟大行动感动了。 如此而已。 还有这里的这些人……他们真是天真。 看到他们脸上轻松的表情,张东耀就觉得回到了当初的中部营地。 只是……当他们知道了中部营地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张东耀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不这样做的话,他恐怕会克制不住发出扭曲的笑声…… “她不会有事的。”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张东耀下意识地露出了一丝略带焦急和感激的笑容。转头看向了女孩:“医生你终于到了,你不知道,这孩子她很重要……” “是啊,她很重要。”女孩子点头道。 张东耀却在说完那番话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这女孩的确穿着白大褂,也戴着口罩,可是……她刚刚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他明明一直注意着周围啊! 安安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筹码,为此他绝不会有半点放松。可是这个女孩…… 张东耀刚想后退,就发现女孩的眼睛笑得弯了起来,然后其中一只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红光。 他心头顿时一跳,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思考能力都停滞了。 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丧尸? 下一刻,他就感觉那双眼睛里透出了一个红影。然后锋利的镰刀斩向了他。 镰刀……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这是张东耀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随即这里的房门便关上了,走廊里人来人往,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一幕。 等张东耀再次打开房门出现在门口时,他的表情已经和之前有些不同了。 之前的张东耀看起来是愁苦、但又充满了毅力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伪装的。 但现在的张东耀,却显得轻松,同时又有些僵硬。 他先是扭动了一下脖子,活动了一下四肢,然后又在脸上揉捏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很别扭,但却能看出随意感的笑容。 那个白大褂女孩也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好了,伤口周围已经清理过了,不会看出来的。” 她说的是张东耀脖子上的一个嫩红色伤口,几分钟前,她就是在张东耀失去意识的瞬间用手指划破了他的喉咙,送入了自己的病毒。 “这具身体顶多能坚持两小时,这就是极限了。”女孩说道。 但张东耀却满意地点了点头:“可以了。如果不是异能者,被你感染后估计现在已经开始腐烂了。” 异能者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就像有理智和人性的丧尸。 虽然这个想法已经不止一次冒出来过了,但在知道了“实验场”这个概念后,他就开始感觉有些复杂了。 此时的张东耀……不,应该说是凌默,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至于张东耀本人,他其实已经死了。 在听了王凛的叙述后,凌默已经确定了这个张东耀是个该死的人。 但无论他干过多少事情,有多大的野心,可惜在凌默面前,他都是个随手就能被杀死的小角色。 凌默甚至连质问他的兴趣都没有……因为野心过于膨胀而死的人,连留下遗言这一步都省了。 “现在怎么做?”口罩下隐藏的正是夏娜的脸……她还挺喜欢这种打扮的,如果不是大灾变的话,她说不定真的会跑去当一名医生。 凌默从张东耀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份文件,笑着说道:“老实说,我觉得猎鹰的反应挺有趣的。另一个比较有趣的,是那个小女孩。” 说着凌默便回头看向了小女孩,算算时间,她应该早就醒过来了…… “小妹妹,你打算装睡到什么时候?”凌默甚至没关门,就这么站在门口转过身去,笑眯眯地提高了音量问道。 安安浑身一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坐起来抱住了双腿。 她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你不是他……”(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