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这个屁股我认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这个屁股我认识

咔哒…… 随着房门推开,松鼠的神经也紧绷到了极限。 她开始思索自己要怎么解释…… “素材”这个说法用来忽悠一下警卫还行,黄主任应该是不买账的。 要不然让凌默打晕他算了? 嗯?不错啊!就这么做吧! 甚至仔细想想的话,还让人有点小激动啊…… 然而黄主任的下一句话,却一下子打破了这位下属危险的臆想。 “小姑娘,你说的就是这个吗?”黄主任走入了实验室内,问道。 咦?!松鼠顿时瞪大了眼睛,她连忙冲到了窗口向内望去。 屋内除了那个冰棺外,的确什么都没有…… 但是这不可能啊,明明就只有一个出口而已…… 正当松鼠在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凌默他们到底去了哪儿时,她无意中瞥见了小女孩安安的反应。 随着黄主任的问话,她在少女的牵引下慢慢走近了门口,朝里面望了一眼。 不过她先是皱了皱眉头,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然后才点了点头:“嗯……这也是我熟悉的。” “也?” 如果不是知道凌默他们刚刚就在这儿,松鼠说不定就将这个字眼忽略过去了。 但现在她却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小女孩之前所说的,并不是这具丧尸尸体。 她说的……也许是凌默一行人…… 就在这时,她看见安安抬头看向了上面,然后往前走了两步。 原本她站在门外,是看不见里面的所有地方的,可是只要她跨过门槛,就能将一切尽收眼底了。 而刚刚意识到那一惊人事实的松鼠几乎是下意识地。猛地扑了过去:“不行!” “噗通!” 松鼠扑在了地上。 她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作为一个书呆的运动能力了……虽说普通人的体能也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但毕竟不是人人都变成了奥运冠军,想一扑四五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果然刚才发现的那个谜底已经将她“对正常事物的正常思考能力”消耗光了…… 不过紧跟着。松鼠便松了口气,因为她听见了那个少女和张东耀紧张的声音。 “安安你怎么了?” 安安晕过去了。 待黄主任他们将安安送走后。凌默便翻身从门后的天花板上跳了下来,然后抬头看向了上面如同蝙蝠般倒挂了一排的丧尸们:“可以下来了。” “我就知道你们在天花板上!”松鼠很兴奋地冲了回来,带着满脸灰和一点鼻血。 但凌默的眼神却显得有些古怪:“嗯……你还带了个尾巴回来。” “啊?” 松鼠刚愕然地回过头去,手腕就被捉住了。 “别动。”是那名戴帽子的少女。 “你……你不是回去了吗?你怎么跟着我回来了?”松鼠惊慌地问道。 “你的表现有太多问题了,张东耀那个蠢货只顾着利用安安才会注意不到,但我不会。”少女说道。 很明显,少女说得太有道理了。 松鼠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能用求救的眼神看向了凌默:“呜……” “放心吧。他们早就知道我跟着你回来了。而且,他们也知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少女将松鼠往前一推,然后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一张略带病容,但却依然神情倨傲的脸来,“对吧?姐夫?” 凌默露出了一丝微笑。 的确,在这么多丧尸的感应下,没什么人是能够偷偷接近的。 松鼠表现得太过反常,这些中部营地的幸存者们又貌合神离……那么有想要跟猎鹰营地精诚合作的,自然就有想要干点别的什么的。 而会跟着松鼠回来的。必然就是那个打算干点“别的什么”的。 不过……这还真是给了他一个惊喜啊…… “我就觉得那屁股有点眼熟嘛!”凌默一开口,少女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就僵住了。 “开玩笑的。” 少女哼了一声,看向了凌默身后的一个人影:“夏娜。” “嗨。王凛。”夏娜对着她挥了挥手。 这少女正是夏娜的表妹,王凛。 不过一看到夏娜热情的表现,王凛却顿时吓了一跳。 直到看见夏娜那冷淡的笑容时,她才一下子松了口气。 用很可怕的表情说出很热情的话语,这才是正常的夏娜嘛…… ……等等,正常的夏娜? 王凛有些愕然,不过她仔细看了看,却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同。 气质上还是很恐怖的…… “她……” “看出来了?她偶尔能进入完整版夏娜模式。”凌默解释道。 现在的夏娜本身也算是融合版的,而且保留着人类的部分思维模式。 虽然战斗的时候她会彻底变身“丧尸版”。但平常状态下偶尔也能表现出大概百分之八十的“人类版”。 为什么只有百分之八十?因为无论她外表再怎么像,但依旧没有人类的情感。 比如她现在对王凛的认知就是:应该是个很亲近的对象。做人时关系不太好,不能吃。 所以综合起来后。就变成了一个略显冷淡的笑容,以及一个温柔的“嗨”。 然而王凛并不知道这些…… 她忽然感动了一下,然后就扑过来抱住了夏娜。 接着她又松开了夏娜,转过来抱住了凌默。 “这妹子真是长大了啊……那个当初被剃得光溜溜的妹子这会儿也会表现出温柔的一面了……”凌默有些不知该如何反应,总不能抱回去吧?于是他别扭地伸出手来,摸了摸王凛的头。 啧,真矮…… “对了跟你一起行动的那个老郑呢,上次分开后……”凌默尝试着想要拉下家常。 这时王凛却突然抬起了头来,露出了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姐夫,帮帮我们。” 凌默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了。 早在很久以前,当他还是那个幻想着什么时候把叶恋拐回家的小年轻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一个真理。 你娶了一个妹子,你就等于娶了她全家。 当然这个“真理”,不一定就是全部现象…… 而且凌默现在脑子里想的也不是这个。 他皱了皱眉头,然后轻声问道:“说吧,要杀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