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这种不合格的“带路人”怎么想都有问题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这种不合格的“带路人”怎么想都有问题啊!

凌默顿时就一巴掌拍了过去:“就你声音最大啊!” “哦……对不起……不对你刚刚拍的是我屁股!”松鼠再次跳了起来。←而这时,外面的脚步声也已经相当接近了。 “松鼠?”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进来。 松鼠脸色一变,有些慌乱地说道:“你们躲在这里,我一个人出去。” 待松鼠关门跑出去后,凌默便贴到了窗户边,偷偷地向外看去。 “那就是这里的实验室主任吧……” 眼看松鼠跑到了一名秃顶的中年男人面前,凌默顿时暗自嘀咕道。 “松鼠,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中年男人显然也是个书呆……透过深度近视眼镜,他完全没注意到松鼠那急急忙忙的样子有什么异常,而是很兴奋地指向了旁边的那名少女……身后的小女孩。 “这是安安,她知道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你快去拿录音机,我们得把她说的每一句话记录下来!” 而听到中年男子激动的话语声后,小女孩安安立刻又往后缩了一点。 少女连忙伸手护住了她,同时一旁伸出了一只手来,挡住了中年男子。 “黄主任,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是这孩子现在精神很紧张,您这样会吓到她的。这样,让我来跟她说吧。”伸手之人略带歉意地说道。 “这人谁啊?”凌默皱了皱眉头。一出来就挡了他视线啊! 听到黄主任的介绍后,他也对那名小女孩来了兴趣。特别是当他看到小女孩躲在少女身后的眼神时…… 不知道为什么,凌默总觉得那名小女孩在看向他这个方向。 而当他此时将视线从小女孩身上移开时。又有了另一个很古怪的感觉。 那名挡着小女孩的少女……他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呢? “哪里眼熟?”夏娜问道。 “臀部。” 可惜她帽子压得很低。又一直低头抚慰着小女孩。凌默对她的臀部都只是惊鸿一瞥,就更别说看清她的脸了。 至于这个跳出来说话的男人…… “你好,我是张东耀。”他微笑着对着松鼠伸出手去。 而松鼠在盯着他的手看了两眼后,就转而看向了那名小女孩:“你快跟她说呀。” 两个书呆…… 面对被无视的尴尬,张东耀也只是笑了笑,然后就很自然地收回手转过了身去。 “安安……” 然而他刚一开口,那名少女就说道:“安安说她可以告诉你们。” 张东耀的脸色顿时僵了一下,他分别在少女和小女孩脸上扫了一眼。然后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个人杀气很重呢。”凌默耳边传来了李雅琳的声音。 “从跳出来开始就连续被陌生人和自己人打脸,杀气能不重吗?”凌默点了点头,然后有些诧异地问道,“学姐你还能闻到杀气?” “不能啊,但是他刚刚气息变得很粗重,心跳也有加速,给人感觉很危险呢。如果是我站在那儿的话,肯定就攻击他了。”李雅琳盯着前方说道。 原来如此……学姐现在的感官的确变得相当敏锐了。 “这么说,这些中部幸存者之间还存在着矛盾啊……”凌默心道。 不过他对这些事情不怎么感兴趣……那名小女孩到底知道些什么? “主人。我对这个小人类有点印象。”蝙蝠忽然也凑过来说道。 “怎么说?” “她就是我们的‘带路人’。”蝙蝠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是她?” 一个小女孩居然能被选为“带路人”…… 蝙蝠口中所说的“带路人”,就是指那些被他们记下了气味的幸存者。而这些幸存者们会带着他们来到这些人类营地。 “但为什么偏偏是她?你们就不担心‘带路人’在半路上死掉吗?”凌默觉得有些怪异。 蝙蝠摇了摇头道:“对不起主人,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那你是通过什么办法记住这个小女孩味道的?”凌默换了个问法。 而这次蝙蝠答得很快:“她被带到了我们的临时巢穴里。” “……”凌默脸色大变。 那个小女孩……她是从众多的中心城丧尸中活着走出来的…… 但凌默很快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小女孩将要说的,多半不是什么真话。 “我在那里见过它。”安安低着头开口道。 “它?什么意思?”张东耀愣了一下。 而松鼠则和黄主任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安安抬起了手臂,指向了凌默等人藏身的实验室:“它现在就在那里。” 几束目光立刻齐刷刷地集中了过来。 “我擦!” 凌默一下子拉着李雅琳离开了窗口,心中则怒吼道,这跟他想得不一样啊! 本以为她会说出一番谎话来,让他能够从中了解到中心城的阴谋,没想到这小妹妹突然就放大招了啊! “她也反过来记住你了吗!”凌默转头看向了蝙蝠,脑海中问道。 蝙蝠无辜地摇了摇头。 人类怎么可能记住气味…… “那她现在刚刚那是什么意思啊!”凌默继续“无声”地喝问道。 蝙蝠想了想,再度摇了摇头。 同时在外面,黄主任也开口了:“小姑娘你确定吗?” “嗯……”安安点了点头。 张东耀满脸疑惑地看了安安一眼,正想开口问黄主任,就见他走向了实验室。 “哎……”松鼠一脸心惊肉跳的表情,她倒是很想拦,可是…… “主任我头疼!” “坚持一会儿。” “肚子疼!” “坚持。” “姨妈来了!” “让它流着吧。我当年也是这么带我女儿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声越来越近,凌默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之极……这tm怎么当爹的啊!不过还好丧尸不来这个,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搞……好吧这么想想也没什么可鄙视对方的了。 “咦,凌哥你是在把我们当做女儿来幻想吗?”夏娜的声音在凌默脑海中响起。 “噗!” 凌默险些一头撞到了地上。这都什么奇葩的理解方式啊! 就在这时,黄主任终于坚定地走到了实验室门口,并一把握住了门把手。 随着门把手开始了缓缓的转动,门外的松鼠顿时不忍直视地捂住了脸……(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