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地球实验场?摔出体液的家伙留下的最后一段话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地球实验场?摔出体液的家伙留下的最后一段话

整个灾难,从爆发到现在,包括丧尸的不断进化,各种异变丧尸的层出不穷,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在持续进行的实验? 一念及此,凌默也是淡定不能。⊙四⊙五⊙中⊙文↑, 实验论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做实验的会是什么人? 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将全人类当做小白鼠,来做这场实验? “也许不是什么人……”老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我当初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学者,但对于一些普通人不了解的信息,我还是知道一些的。该怎么说呢?我用比较直白的方式来讲吧,在生物基因研究这方面,科学界所取得的成果的确是超出普通人想象的。一些普通人难以理解的东西,其实已经在实验室里诞生、或者是即将诞生出来了。” 凌默若有所思地地想了想,然后说道:“那么同理,在生化武器方面,我们知道的也只是冰山一角吧?也许真的有能够将全人类变成丧尸的武器研究出来了。” “可以这么说。当然了,军事方面的事情我并不了解,说得再多也只是毫无根据的猜测。重点是,人类的科学家们虽然研究出了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可是却绝不包括现在这种……堪称完美的病毒。我想生化武器也是一样。凌默,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这种病毒不是偶然能够诞生的,它实在是……太无懈可击了。事实上,它挑选个体较大的生物进行感染,这一点就已经让我感觉很吃惊了。非要说的话就是……我感觉它在避免那些弱小。但是数量却又非常庞大的昆虫群。从而保证了人类作为主要实验品的位置。” “你不妨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苍蝇或者蚊子也变成了类似丧尸一样的生物,人类还会存在到现在吗?”老蓝说道。 凌默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反应了过来:“等等,你刚刚是说……人类作为主要实验品?难道不是丧尸吗?” “这个……只是我的一种个人感觉。虽然目前的所有现象都表明,如果真的有实验品这个概念的话,那也应该是不断进化和变异的丧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是人类。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像你这样的人类。凌默。如果你能继续活下去……甚至是在最终的浪潮中活下去,那么……也许你会成为知道真相的那个,至于我,我还有……” 这番话凌默刚听到一半,就已经忍不住瞳孔一缩。最终浪潮?老蓝指的是什么?中心城的入侵? 他突然意识到,这老头不简单。 自从他将这老头丢到基地后,就很少搭理他了,毕竟研究是一项很长期的工作,是需要时间才能够出成果的。但现在看来,老蓝显然是在这段时间发现了什么。 可他居然没主动向自己报告? 因此在听到老蓝说“你也许会知道真相”的时候。他就准备开口打断他了,可就在这时。联络器那头的声音却突然戛然而止,紧跟着,便是“噗通”一声。 凌默一愣:“喂?” 那边却仍旧没有声音,而凌默的脑海中,则陡然冒出了一丝极为不妙的预感。 而就在这时,他听到听筒里传来了“嗤----!”的一声轻响。 这声音很怪异…… “喂?!”凌默连忙喊道,并张口就来,“我已经叫汤姆来查看你的情况了!” 说着,他又给松鼠使了个眼色,后者顿时从听傻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摆手表示并没有另一只联络器。 李雅琳则在此时凑了过来,侧耳仔细听了起来。 “嗤----!” “啊!”李雅琳皱着眉头低呼了一声,然后抬头看向了凌默道,“声音不见了。” 紧接着,听筒内却又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先是脚步声,接着便是一声女孩的尖叫,然后便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和各种人声。 又过了十多秒,才终于有人发现了这个联络器。 “喂?” 而联络器这边,凌默的表情早已经阴沉了下来。 “老蓝怎么样了?” “他昏迷了。” “什么意思?” “现在还不清楚,但是初步看来他像是睡着了,没有外伤,呼吸平稳,可是对外部刺激完全一点反应都没有……对了,请问你是?” 能够跟老蓝直接通话的,应该是基地里的某个队长吧? “我是凌默。” “凌……凌老大?!” 没等那边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凌默就已经关上了联络器。 很明显,老蓝还有些话想要告诉他…… 那么,不想让他说话的,导致他昏迷的又是谁呢? 无论如何,凶手都和那“嗤”的一声有关。 想到这里,他立马又拨出了另一个号码。 “张宇,我是……” “老大啊!你把宇文轩那个疯子拐到哪儿去了?我和汤姆都快忙死了!主要是我快忙死了!”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了张宇如同怨妇般连绵不绝的抱怨声,“你们两个老大都不在,我一个打工的过得有多苦逼你们知道吗!说真的啊我只是个打工的,你们一个个的都当甩手掌柜真的过意得去吗?这样下去我不被丧尸咬死早晚也会被你们两个压榨而死啊!” “宇文轩跟着丧尸私奔了。” “啊?!” “老蓝被偷袭了。” “什么?!” “他醒来立刻联络我,另外找信得过的人守着他。还有,排查刚刚在实验室附近出没过的人,一个都不要漏查。” “……这……你在哪儿啊!”张宇凌乱了。 “猎鹰。” “哈??” “这个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对了,蓝蓝那儿你记得关照下,把你老婆派过去开导她吧。” “我给你们当牛做马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把主意打到我老婆头上了!再说我哪儿来的老婆!” “那就把你女儿派过去吧。” “你这个禽……” 挂断通话后,凌默又看向了李雅琳:“学姐,你刚刚都听清楚了吧?有什么想法没有?” “嗯……”李雅琳眼睛微微有些变色,显然正在快速地翻找自己的记忆进行着比对。 而这么一点变色程度,松鼠这种高度近视的书呆子自然是视而不见的。 足足过了十多秒,她才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我的确听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听到了液体的声音……” 液体……但是根据刚刚那人的说法,老蓝身上并没有外伤啊…… “嗯,不像是被活活摔出了体液的样子。”夏娜也分析道。 “……总之,这至少证明了一点。”凌默说道,“老蓝不是无的放矢。” 但是之前一直都没有线索,为什么到了现在却突然…… 凌默余光瞥见了那具尸体,猛然产生了一种感觉…… 也许,是因为实验即将出结果了? 只有在这个时候,实验才是最激烈的,也正是在这种时候,实验品们会出现各种过激的反应。而这种反应放到人类身上,也许就变成了,意识到自己是作为实验品存在的…… “咦,你们说会不会是……” “如果你说外星人,我一定会揍你屁股。”凌默一下子将于诗然的话给堵了回去。 穿着生化服的家伙还试图参与对话…… “那主人你打算从哪儿找线索呢?”黑丝提问道。 等老蓝醒过来?且不说不知他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跟凌默相处了这么久,这人类显然不是那种会傻等的人。 而且黑丝也或多或少能够猜到这位主人的想法…… 一听有幕后黑手,他的眼睛都亮起来了…… 的确,比起闷头进化,显然是把某个人……或者玩意儿揪出来揍一顿更容易啊! “主任回来了!”松鼠忽然大喊了一声,然后对着凌默等人做出了“嘘~”的手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