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你打到别人老家来就是为了和她结婚吧?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你打到别人老家来就是为了和她结婚吧?

不过看看时间,距离会议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啊!苏倩柔为了不引人怀疑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办公室里,那凌默带着一大队丧尸又该干嘛去? 思来想去,苏倩柔也觉得很是头疼……放他们乱跑肯定是不行的,留在自己门外又目标太大。∑姚海东虽然针对她,但也没有做到这么过分的程度。 “要不你带我去参观下猎鹰营地的各项战备设施?”凌默建议道。 “当然不行,我走哪儿都会被姚海东的眼线盯着,不然你以为我这么早带你们回指挥部干嘛?”苏倩柔坚决拒绝,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要不……” 就在这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却突然冒了出来:“总参谋……” 在别人家的指挥部里凌默并没有贸然干出精神感应之类的事情出来,所以直到这声音的主人走到附近并开口说话,他才猛然发现了对方的存在,并因此吓了一跳。 这存在感也太薄弱了!明明没有走路无声啊,为什么就注意不到她呢? 不过一转头看到对方的样子,凌默就顿时明白了。 这妹子穿着一身极不合体的空荡荡的白大褂,一副黑框大眼镜下挂着醒目的黑眼圈,说起话来更是气若游丝神游天外:“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没吃晚饭啊……食堂开饭了吗?” 苏倩柔一见这妹子出现,顿时愣了一下。然而听了对方的话后,她又苦笑着说道:“什么食堂啊,你想吃了就按铃。自然会有人给你送过来的。” “哦……”妹子茫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才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我差点给忘了……” 什么差点啊,分明就是完全忘记了吧!凌默低声问道:“这奇葩妹子谁啊?” 结果苏倩柔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你居然……你不认识了?” “你这一副我将她始乱终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这妹子我的确不记得啊……”凌默同样一惊。 “她是松鼠啊!”苏倩柔道。 “胡说!明明是个人!” 凌默嘴里虽然这么说着,眼睛却已经在这只“松鼠”身上打量起来了。 这一看,他顿时就一阵震惊:“这不是你秘书?” 说起来当初还是他送这妹子来猎鹰的…… “但是这形象气质变化有点大啊!”如果说以前的“松鼠”是过于胆小的话,那她现在无疑走上另一个极端了。 “好好的胆小鬼怎么变成书呆子了!”凌默问道。 “胆小鬼怎么就好了!”苏倩柔下意识回了一句,却没发现自己说出这句话,凌默身后的“低头队伍”中明显有人颤抖了一下。真是站着也中枪…… “不过她的变化的确有点大……松鼠既是她的正式代号,也是她给自己改的名字。大意可能是想学习松鼠精神吧。一刻不停地学习(吃)。”苏倩柔看着正在低头嘀嘀咕咕计算着什么的松鼠,接着说道,“之前a市的实验室遭受重创后,猎鹰又重振旗鼓后再次建立了新的实验室,后来随着不断有新的成果取得,需要的人手也越来越多。本来只是喜欢小发明的松鼠也被征去当研究员了。” “哦,研究什么?怎么把人体变成更高级的生物兵器吗?”凌默问道。但这样一来,他姑且也算明白苏倩柔为何只是被监听就没法联系他了……因为负责给她升级联络器的松鼠被挖墙脚了啊…… 不过松鼠这改变也太彻底了一点啊,连名字都给改了。 但这也说明她身份的特殊性……也就是说猎鹰还挺重视那些研究员的?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肯定是和丧尸有关的事情就是了。”苏倩柔说到这里不由得有些伤感。她现在已经被排斥在这些核心内容外了…… 凌默点了点头,突然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有去处了!” “啊?” “我们跟着松鼠混!” “?!!” “就说是她的实验素材就好了!”凌默很是满意这个借口。 苏倩柔瞪大眼珠盯着凌默。心说这货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了?不过等等……这借口虽然听起来很丧病,但可行性似乎很高? 这么说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看似轻松,实则缜密?也是,能面不改色一开口就提出这种建议的人,她目前为止就认识这家伙一个。 其余人,比如王参谋,都是在做事前先计算好所有问题才进行行动的。 不过对于凌默来说,他眼中似乎只有一个结果,至于为了达成那个结果前所用的一切手段,都属于可以随时变更的“可控性过程”。 真要说的话,这种人能活到现在才是奇迹啊! 但凌默能活到现在,也的确是证明了他很厉害…… 唯一的问题就是…… “哟,松鼠,还记得我吗?”刚刚还忘记对方是谁的凌默,转眼间就一脸亲热地主动跟人打招呼去了。 松鼠顿时回过神来,她先是盯着凌默看了一眼,然后便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之色,接着便赶紧擦了擦眼镜…… “啊!是……是凌哥!还有凌哥一伙的!” “嘘!叫这么大声我会死的啊!”凌默赶紧道。 还有这妹子的反应程度是不是也跟着大大降低了?明明还认得自己,却倒现在才注意到了挡在面前的这一大群人!这难道是提高智商后所产生的副作用? 不过下一刻这位已经光荣晋升为书呆子的妹子就兴高采烈地说道:“你长得比以前帅多了。” “呵呵……等等,难道我以前不帅吗?” “哇……你老婆也变多了。”妹子越过他往后一看,继续笑着说道。 凌默顿时大惊失色:“话不能乱说!” 里面还有两只未成年以及一只主播。甚至还有只蝙蝠啊! 其余的倒都是他的老婆们…… “咦。凌哥你来干嘛的?哦……难道是想让总参谋也当你的老婆吗?说起来上次从空军团回来后。总参谋的确是咬牙切齿地念了好多天你的名字,还把你的照片打印出来挂在墙上,往上面扔了好多支飞镖,现在看来,原来每一支飞镖就代表着一记飞吻吗?那她成天盯着你的照片也是在暗送秋波咯?”没等苏倩柔做出反应,松鼠就已经喜气洋洋地说了一大堆。 “你听过谁家的飞吻是可以刺眼双眼的……”凌默嘿嘿一笑,扭头看向了脸色僵硬的苏倩柔,“不过我的确没想到倩柔你对我这么念念不忘啊……” “初吻都被你抢走了能不念念不忘吗!”苏倩柔悲愤莫名。这种事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没想到个头啊! 要不是现在自己的大业就系在他身上了,说什么也要先放一团寒气冻死他! 至于对凌默的感情……苏倩柔心里还真是有些纠结。 一方面……怎么说也是被他给亲过了,看到他的时候心里也难免有些怪异。 另一方面,她力保凌默,甚至后来奇迹基地分裂的时候,她也因为这些听到了不少恶意的谣言,其内容无非就是活灵活现地描绘了一番她和凌默的种种恋哔情热,而这些事情听的时候固然愤怒,但现在看到本人了,心态又免不了有些怪怪的。 可凌默这种带着一大堆老婆的行为。以及各种不靠谱的态度,实在是让她…… “我还是更愿意冻死他!”苏倩柔咬牙想道。 “倩柔?这么说你们果然要结婚了吗!”松鼠却在此时很开心地说道。 “……” 书呆子的脑子里……似乎还被开发出了别的后遗症啊? “结婚的话题暂且不提……” “之后也不要再提!” 这寒暄也已经寒暄过了……凌默无视了苏倩柔的抗议。措辞了一下后问道:“你能不能带我们去参观下你的工作?” 松鼠连一秒钟都没考虑过,就笑嘻嘻地点头道:“可以啊!” “看,很容易嘛。”凌默转头对苏倩柔道。 后者看着他一脸轻松的笑容,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拳……容易个屁啊!不就是占了书呆子的便宜吗! 不过对于松鼠所做的实验,苏倩柔也是比较感兴趣的。只不过为了不为难松鼠,她从来就没有主动问过。 此时见凌默一行人要跟着她去实验室,苏倩柔却只能嘱咐一番,然后便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办公室内,扮起了毫无异动的稳定角色。 ……“前面那幢楼就是了。”松鼠带着凌默等人出了指挥部,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幢楼房。 “话说你刚刚怎么会去指挥部啊?你应该是找倩柔有事吧?”凌默突然好奇地问道。 果不其然,一听此话,松鼠顿时脸色一变,接着又摇了摇头:“算了,已经忘了是什么事了,对了你刚才说要我假装你们是什么来着?” “……” 还好在凌默的反复指导下,到了楼房门口的关卡处时,松鼠的表现并没有出什么纰漏。 面对带着一丝疑问之色走上来的警卫,松鼠带着激动的神情,迫不及待地说道:“他们是自愿来配合我做实验的人形小白鼠!” “!!”警卫顿时大惊之色,他看了看凌默等人,又看了看因为“做坏事”而表现激动的松鼠…… 妈呀,人人都说这实验室邪门,原来是真的!这么个少女居然也变成科学怪人了! “原来……原来是这样,那你们进去吧。”说到这里,警卫对凌默等人也有了一丝同情之意。无论他们到底是准备配合什么实验的……可是那里面经常在深更半夜时传出各种古怪的惨叫声,却是自己亲耳听到过的啊! “不过按规定,你们还得……” 警卫硬着头皮的话还没说完,就听松鼠招手道:“好了,你们快跟我进来吧,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啦!” “……”警卫再次震惊了,同时陷入了更深沉的同情中,至于让他们登记的话,一时半会儿却是忘记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松鼠等人已经消失在了大楼内,而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亲自进去观摩一下人体试验的勇气。 “还是等尸体和他们的衣物送出来的时候再登记吧……话说换了无数种实验体之后,终于轮到人类了吗?这世道真是越来越可怕了……”警卫摸了摸手上的冲锋枪,最终还是为自己找到了一丝安慰,“守在这种鬼地方也好,至少我不用上战场。说起来,今天还真是多事之秋啊,又是中部营地的幸存者,又是丧尸大暴走……” 从防护墙那边传来的激烈交火声,尤其是高级丧尸们令人发寒的嘶吼声,即使站在这里他都能清楚听见…… 但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此时,罪魁祸首正大摇大摆地跟在松鼠身后,顺着楼梯下到地下层。 “你们这实验室也真是古怪,离指挥部这么近?”凌默这会儿还真有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感觉……没办法,这楼内人都没有,而且安静得要死。虽然明知重头戏可能都在楼下,但凌默还是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反正也没人听到”的感觉。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身后的丧尸们却是展开了各自所长,听力嗅觉视力全开…… 走在前面的松鼠对此毫无所察,闻言点了点头道:“是啊,而且楼上住了很多异能者啊。” “我擦……”凌默顿时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虚汗。 “主任说我们这个实验营地很重视,所以被严密地监视……保护起来了。”松鼠一张嘴又把主任给卖掉了。 “哦……”凌默却反而越听越感兴趣……当初猎鹰那个实验室就是被他摧毁的,不知道他们东山再起后,是不是又开发出了什么新成果? “说起来,主任出去了一趟,说一会儿会把中部营地那个小家伙忽悠……带过来检查一下先呢。”松鼠卖情报可谓是卖得再接再厉。 凌默一愣,随即心中暗道……难道自己跟这个中部营地就这么有缘? “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啊,忽悠别人也是要时间的嘛。”松鼠说着,就带着凌默等人来到了一间大厅内,“你们想要参观什么?” 而看清了大厅环境的凌默,则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我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