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看不见的攻击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看不见的攻击

“快点!把安在这里!” “这里也要补充一个火力点!” 王参谋离开后,留守楼内的猎鹰成员们便立刻行动了起来。 同一时刻,十几名狙击手也已经隐蔽到了大楼的各个位置。 “不用这么紧张吧?至少短时间内,我们这儿是不会出事的。”其中一名狙击手一边将眼睛缓缓地凑近瞄准镜,一边用略带轻松的语气嘀咕道。不过话是这么说,他额头上却已经冒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水,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 然而就在他透过瞄准镜向外看的一瞬间,他的眼睛却骤然出现了一只手的影子。 “这是什么……热感应?” 几乎就在他反应过来的一瞬间,这只手就已经伸了过来,并在他下意识扣动扳机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我……我的手……” “咔嚓!” “啊!” 在听到腕骨断裂声的同时,这名狙击手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猛地掐住了。 “不!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袭击我?我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啊!” “王参谋他们才刚走,就立刻有人……入侵了!” 狙击手瞪大着眼睛,双手在空中胡乱抓了两下。 可惜的是,他刚感觉到手指仿佛碰触到了什么,就已经两眼翻白地失去了意识。 “解决掉一个。” 凌默操控着隐形尸偶将这名狙击手靠到了墙上,然后便从悬挂着的窗口上方跳了进来。 与此同时,在凌默本人的视野中……其他的狙击手们也都在他的攻击范围内。且在下一刻。尸偶们就纷纷无声无息地朝他们靠近了过去…… 凌默此时的眼睛就像是分割成了一个个监视画面一样。只是和监视不同的是,画面内的情况发展,都是由凌默来控制的。能让每一个画面在同一个时间内,出现不同的景象,这才是操偶能力的完美展现。 “唯一不完美的,可能就是数量了吧……不过能操控多少尸偶,和能够完全控制多少,却是两码事啊。”凌默感慨道。“这能力,还真是容易导致精神分裂……哇!好险!” 其中一只尸偶刚放倒了一名狙击手,后面的房门就突然打开了,一个人也紧跟着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过在那人做出反应之前,凌默就已经迅速地操控着尸偶,从控制它的精神触手上分出了一束,直接打在了那人的精神光团上。 趁着那人双眼露出涣散之色的短暂一刻,尸偶就已经放下了狙击手,转身一把捏住了那人的脖子。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响传来,这人已经被一把摁到了墙上。剧烈的撞击让他瞬间晕了过去。随即就软倒在了地上。看墙上留下的一滩鲜血和他无意识轻微抽搐的样子,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醒过来了。 “这里……嗯?好像是准备放的地方啊。不过不管了。反正只要人没了,这里也就废了。但是话说回来,这个姓王的,还真是够狠啊……先是让学校那批人当先头部队,然后又将这些手下成员留在这里当炮灰……” 尸偶静静地站在门口,看了一眼黑黢黢的屋内,然后又回头看向了地上躺着的这两个人。而凌默一边念着,一边就想起了之前那个狙击手的脸色。 “不会错了,这两个人其实也跟他一样的……他们心里其实都害怕都不得了……因为王参谋把他们留下来,其实……就是要跟我们同归于尽的。” 没有人的大楼,即使安放了再多的,都算不上是什么有效的陷阱。而以王参谋的性格,成功率太低的陷阱,他是不会下的。所以,为了真实,他干脆就把真的成员、真的临时驻地,当成了一个真的陷阱! 说不定在他的计划中,就连之后可能退到这里的他,都是这个真实陷阱的一部分。 “特喵的……姓王的虽说不是变态,但却比变态还难缠啊……”凌默顿生了一股寒意。 “不过,只要将你所安排的一切都破坏掉……” 尸偶退出了房间,又猛地抬头看向了上方。 说起来,他能这么快对这里进行突袭,还得感谢半月她们帮忙进行的排查。更准确地说,是感谢她们对这些隐形丧尸的看管和饲养。 凌默为了确保精神力的充沛,在找到准确的位置之前,是没有对它们进行操控的,双方之间,仅仅只是保持着联络状态而已。 现在,它们终于借着夜色,开始活动了…… ……医院方面。 在凌默宣布战斗开始后,整个医院就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氛围中。 一边是极其紧张的许舒涵,一边是兴奋的女丧尸们。 张舍则被宇文轩从关押室内带了出来,松了绑后送到了凌默面前。 “还记得你应该怎么做吧?”凌默从窗外收回了视线,问道。 “记得。”张舍脸色稍稍变了一下,然后便点了点头。即便他之前表现得再怎么淡定,但事到临头的时候,手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冒冷汗。因为最关键的部分,即凌默会怎么做,他根本一点都不知道。 而从凌默这家伙的脸上,也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走吧。”凌默说道。 标示的地点,就在其中一幢楼的屋顶…… 而在走向那里的途中,凌默竟然又对他说话了。 “到了这个时候,你应该还在以为,王参谋即使来到这里,也还是抱着怀疑来的吧?我在,或者不在这里的几率,各占百分之五十。”凌默道。 “这个……没错。”张舍反问道,“你不是想让我欺骗他吗?不对,不应该叫欺骗,而是误导……” “其实并不是这样,”凌默淡淡地说道,“因为我早就已经肯定了,当他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必然是已经确认了,我就在这里的这个事实。所以,不存在什么欺骗,或者误导。” 张舍顿时愣了一下:“已经知道了?那……你究竟是想做什么?难道……” 他瞳孔骤然一缩,脑海中,也浮现出了一丝不妙的预感……(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