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挂起来展示一下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挂起来展示一下

与此同时,医院内。 凌默猛地转过头来,对着众人说道:“战斗,已经开始了!” 但在王参谋所在的房间内,气氛却诡异地很安静。 方洲紧盯着王参谋的一举一动,心中则忍不住道:“难道……就这么让阿澜他们去趟雷吗?不……如果他们真的就这么不动的话,那凌默将要面对的压力就会小很多啊……” 然而就在这时,王参谋却又重新拿起了一个新的杯子,满上酒后说道:“好了,接下来……方洲,我们也是老相识了,你对我最大的了解是什么?” 方洲愣了一下,然后想了想答道:“应该是……算无遗策吧。不对……说算无遗策可能夸张了一点。更准确地说,是对敌人的心理有着全方位的把握吧。” “回答正确。”王参谋啜了一口酒道,“没有任何计谋是完全没有漏洞的,而我所做的,也只是分析对方的行动,然后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进去而已。这样一来,无论对方做出何种应对,我都有相应的牌捏在手里。这样才是真正万无一失的做法。方洲,你对凌默形容我的时候,应该也是这么说的吧?” 方洲顿时“刷”一下变了脸色,然后在王参谋的注视下勉强地点了点头:“是……是这样没错。” “没关系,即使你不回答,我也早就知道答案了,所以你的表情不用这么难堪。”王参谋继续说道,“回到我刚刚所做的那些安排……无论从我,或者是从你和凌默的角度来看。我的安排都是完美地遵从了我自己的性格。进行了两手安排的吧?方洲。你说……是吗?” “……”方洲沉默了两秒,忽然就瞪大了眼睛,脸色也猛地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懂了! 原来方洲所说的真正的应对方法,竟然是这个! 先做两手安排,然后再根据凌默对他的这种了解,进行真正的下一步的行动! 就像木晨他们一样……阿澜一行人也是诱饵! 不,不仅是诱饵,而是用来吸引火力和掩盖他真实目地的炮灰! 现在想想。阿澜在联络器里停顿的那一下,是不是因为已经知道了真相呢? 毕竟,她才是跟随王参谋最久、也最亲近的人…… “现在,那名幸存者大概已经以为,我们就打算像那样行动了吧?不管他是不是打算在我们双方之前斡旋,我都打算……推他一把,让他将这件事告诉给凌默。只有这样,我接下来的行动,才会真正的顺利……”王参谋道。 “但你……你打算怎么做呢?”方洲有些忐忑地问道。 “呵呵……” 王参谋抬起头来看向了他……而一接触到王参谋的眼神,方洲的心脏就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糟了!” 他几乎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脚下的黑暗立刻往上蔓延而来。 然而他刚一行动,王参谋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男人手里还端着那杯酒。另一只手却已经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再告诉你一个结论吧……凌默把你送到我这里的时候,肯定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了。他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让我看着我安排的棋子在我手中死去……所以他让你带的另一句话,其实应该是……” “把你的棋子,给我吃回去吧!” “不……不!” 方洲刚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挣扎,脖子就猛地凉了一下。 在看见鲜血喷涌而出的同时,他听到了王参谋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真是可悲,你怎么就预见不到,你终将一死呢?只是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想到最终杀了你的人,会是我自己。真是讽刺啊……难道凌默是想告诉我,他的目标,只有我一个吗?”王参谋思索着说道。 “啊……咯咯……”方洲挥动了一下双手,试图抓住王参谋,然而他所看到的,却只有在他眼中渐渐模糊的身影,以及那杯红色的酒液。那用来杀死他的酒杯边缘上,还有一丝丝红色的印迹…… “那是酒吗?还是我的血?” 果然很可悲啊……别说坐上什么位置了,甚至连作为一个棋子都没有价值…… 他也是真的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以这样一种屈辱的方式死去…… “姓……姓王的……你也……你也会死的……”方洲“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嘴里喃喃地说道,“我……我看着你……呢……” 话音刚落,他的眼神就已经彻底涣散了。 王参谋静静地盯着脚下的尸体看了两眼,然后淡淡地说道:“来人。把尸体,展示一下。” “展示?”推开门的成员疑惑地互相对视了一眼。 至于方洲的尸体,却没有人去多看一眼。 “嗯,挂出去。”王参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说道,“那个幸存者,无论如何都肯定还留在附近吧。只要看到了这个,他就应该明白,他和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决裂了。按照他之前所说的,他肯定会反过来去找凌默的。而那样的局面,也正是我所期望看到的。被他捏在手里的陈文,不就是一个现成的用来示好的礼物吗?而对陈文来说,这就算,任务失败的惩罚吧。” 两名猎鹰成员听完后,也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就将尸体拖了出去。 正如王参谋所推测的那样,在尸体被挂出去后,有双眼睛就立刻看见了…… 不过看见他的却并不是什么幸存者,而是远在城镇的另一端的……凌默。 “开始了吗?”凌默一言不发地想道。 在放走方洲后,凌默就操控着透明尸偶一直跟在了后面。 但为了不被发现,尸偶在方洲进入大楼后,就一直留在了大楼外。 至于震慑方洲……这一点通过加入了精神能量的眼神就能做到。 不过实际上,由于凌默之前就已经根据从联络器里偷听到的声音判断出了大概的几个地点,所以当他到达大楼后,他之前所做的安排,也很快就起到了作用…… “你想做什么,我已经懒得去猜了,反正只要引导了你的大概行动就可以了。接下来,我要将你的行动计划彻底破坏掉!用我的方式!”凌默暗暗勾起了一丝冷笑,“接下来,应该轮到你的下一步行动了吧?” 方洲的尸体在外面挂好的同时,王参谋也已经下了第二个命令。 “留下一部分人守在这里,作为后援。一旦情况对我们不利,或是进入最终阶段,后援就可以行动了。所以留下来的,要全都是体力充沛,以及有狙击能力的枪手和异能者。我会把大部分的弹药都留给你们,由你们来布置火力点和陷阱,你们务必要把这幢楼在现有的基础上,布置成一个大型的火药桶!剩下的,敏捷型的,或者是异能更适合先期作战的人,都跟着我走。在阿澜他们和对方进行了首轮消耗后,我们将把剩下的人尽可能地赶到这里来。”王参谋仍旧端着酒杯说道,“这个地方,将会是我为凌默准备的坟墓!” 几分钟后,由王参谋所带领的人就悄然地离开了这幢大楼。 不过他并不知道的是,他所知道的那名“幸存者”却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离开,而是在他们远去之后,悄无声息地贴着路边的花坛站了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用红外线夜视镜查看的话,就会惊骇地发现,不仅是这一个人形物体……更多的人形物体,纷纷从各个角落钻了出来。它们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座大楼。 “无论你动作再怎么快,但这次行动从一开始,你就已经输了……”凌默心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