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浴室内的风光(求月票!)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百二十九章 浴室内的风光(求月票!)

“真头疼……” 一觉醒来,已是半夜了,凌默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慢慢支撑着坐了起来。 身下的秋千床立刻晃动了两下,让凌默险些再次倒了回去。 “这什么破床……”凌默赶紧抓住了吊绳,然后晃晃悠悠地跳了下去。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月光,凌默摸索着穿上了鞋袜,然后便朝着门外走去。 通过精神联系他可以感觉得到,此时三名进阶丧尸都在隔壁房内。 他虽然有心立刻通过视野转换,确认一下她们三个是不是在和平共处,但之前精神力的消耗实在太大,他刚这么一想,就顿时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只好无奈放弃。 “那两个丫头应该不会做出什么来吧。” 虽然凌默能感觉到夏娜和叶恋都对李雅琳有些敌意,不过此时她们三人也算是间接地有了精神上的联系,至少不会闹得打起来才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李雅琳之前在她们眼皮底下拖走了凌默,作为进阶丧尸,她们也有了自己的情感,甚至在爱憎分明这方面,比人类还要明显得多。 夏娜之前一直打着掏了李雅琳脑子的主意,也多半是因为这个原因。 凌默在成功将李雅琳操控后,就因为消耗过多不得不进行休息,想必李雅琳脑后的伤是没人处理了。 进阶丧尸的自我修复能力虽强,但毕竟伤在脑后,凌默觉得既然自己醒了,还是该给她上点药才是。 尸偶嘛,当然还是要尽快派上用场才不枉费自己吃了这么多苦头。 他在门口的沙发椅上找到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管消炎药膏来,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隔壁的房门则是大大地敞开着,有三只进阶丧尸在这里,也不怕有普通丧尸会跑来袭击,她们三个显然也没有这方面的危机意识。 凌默一边摸黑走进去,一边有些郁闷地想到,为何突然感觉自己反而成了最弱的那个? 这可不行,叶恋和夏娜可是他一定要征服的对象,如果实力不足到时候岂不是被压在下面?! 至于李雅琳嘛……凌默只是将她当做一只强力尸偶罢了,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不过进门之后,凌默却并没有发现三名女丧尸的身影,正当他疑惑之色,却听见浴室内隐约传来了一些动静。 “搞什么呢?” 凌默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慢慢地走近了浴室,伸手打开了房门。 这旅馆虽然偏僻,但为了赚钱倒是不遗余力,内部设施做得非常不错。这浴室不仅面积大,而且修得很有情调,一开门看见的是洗手台,然后便是一面半遮半掩的玻璃墙。 不过这玻璃墙基本就是透明的,根本没有任何遮掩效果,不过隔着一层障碍,总是显得更有趣味性。 虽然光线阴暗,但凌默的眼睛此时已经适应了黑暗,因此还是能将里面的情形看个大概的。 不过刚一打开门,凌默就愣了。 玻璃墙后,正站着三个白花花的影子,身材各有不同,但却都很有味道。 尤其是在提升至进阶丧尸之后,她们的身体内都蕴含了极强的爆发力,而这种力量可不是脆弱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的。 虽然没长成什么肌肉女,但那紧实的大腿,凹凸有致的身材,却充满了一种野性的美感。 当然在这三具身体当中,有两具的味道稍有不同,其中一个较为高挑的,看上去较为瘦弱,显然是叶恋。而另一个则是比较平胸了…… 一看到那个平胸的身影,凌默立刻就认出,这分明就是夏娜嘛……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虽然不够有料,但总是可以揉大的,也算是极具可塑性了…… 不过凌默倒是没想到学姐李雅琳的身材居然如此火爆,加上她最为高挑,看上去倒是很有几分模特儿的韵味。 但此时她正好背对着凌默,一头长发也被卷了起来,露出了白皙的玉颈。凌默原本也只是一眼扫过,却突然瞥见了一道深褐色的疤痕。 能留下这样的伤疤,想必伤口在当时应该是比较深的。不过这伤疤并不规则,凌默仔细盯着看了两眼,隐约觉得像是被咬留下的痕迹。 难不成李雅琳是在被撕咬后感染的?这倒不是没有可能…… 没等凌默细想,一幅更令他血脉喷张的画面就出现了。 这三名女丧尸多半是将整座旅馆翻了个底朝天,找了一些水来正在擦澡,不过李雅琳分明一副还没清醒的样子,竟然就被剥光了带到这里。 此时她的双臂正被叶恋抓着,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李雅琳勉强保持站立的姿势,而夏娜则拿着一张毛巾,学着凌默给她们清洗身体时的样子,正在给李雅琳用力地擦洗。 按理说这种洗澡的场面凌默自己也亲身经历过好多次了,但夏娜接下来的动作,他却可以保证自己绝对没做过! 夏娜一把将李雅琳的****,然后便开始用毛巾大力的搓洗起李雅琳的敏感部位。 要知道丧尸也是有生理反应的,她连续被搓了好一会儿,顿时皱起了眉头发出了一种十分奇异的声音:“唔……” 这痛并快乐着的声音听得凌默是面红耳赤,但夏娜却抬头疑惑地看了李雅琳一眼,问道:“她怎么了?” 叶恋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道……伤口……疼?” “应该不疼吧,我又没把她头盖骨砸碎。”夏娜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道。 两女一早就察觉到了凌默的出现,不过她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 实际上她们俩也算是习惯了以这种姿态出现在凌默跟前了,毕竟她们俩还只是变异丧尸的时候,别说洗澡,就是穿衣服都是由凌默代劳的。 “凌哥,你醒了?正好,来看看她怎么了?”夏娜转头就冲着凌默的方向问道,同时还有些不满地加上了一句抱怨,“她身上太脏了,我本来打算给她换衣服的,但是没想到身上也很脏,所以干脆找了水来,给她洗干净好了。” 凌默心想你搓得那么用力,她能没有反应吗? 不过夏娜怎么会懂这些,要是还没变异之前,估计她应该会意识到是自己的行为导致了李雅琳的异常,不过变异为丧尸之后,她的思维可跟人类不同。 “洗得差不多就给她穿上吧。她都还没醒你折腾她干嘛?” 凌默无奈地说道。 夏娜那双隐隐泛红的眼睛在黑暗中看上去分外妖异,她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等她醒了,你才不会让我动手呢。” 凌默先是一愣,随后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夏娜啊,你对她做什么了?” “一些好玩的事情。”尽管视线比较模糊,但凌默仍旧能清楚地感觉到夏娜这一丝笑容中蕴含的狡黠。 能让夏娜觉得好玩的事情,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凌默暗自叫苦,自己耗费心神搞定的尸偶,可别就这么被玩坏了啊。要说李雅琳也真算是倒了大霉了,她如果在清醒状态下,夏娜绝对没可能像现在这样随意折腾她,毕竟她的实力摆在那里,如果单打独斗,不管是夏娜还是叶恋恐怕都要略逊李雅琳一筹。 可惜失去意识晕厥后的李雅琳,就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羔羊,哪里还有半点进阶丧尸的恐怖气息? 听了凌默的询问,夏娜也放下了毛巾,然后猛地将一盆水朝着李雅琳的身体泼了过去。 大量的清水立刻将李雅琳和叶恋同时浇了个透心凉,而李雅琳也因此猛地清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就像是一抹妖异的红光在黑夜中被点亮了似的,那双细长的眼睛中透出警醒,还带着一丝茫然。 “你……这……” 她略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却没能挣开叶恋的束缚,只好警惕地看向了眼前的夏娜。 看得出来,她虽然醒了,但估计脑袋还在晕乎着,实力还没恢复呢。 夏娜冷哼了一声,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然后便将毛巾往她怀里一塞。而叶恋也同时放开了她。 “你自己擦吧。” 夏娜和叶恋似乎已经提前洗好了,两女很快就将衣服穿好了,而李雅琳则拿着那张毛巾愣愣地站在那里。 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态仿佛出现了一丝变化,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直到她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凌默时,才突然发现了事情的诡异之处! 在看见凌默的一瞬间,她的眼中立刻闪现出了一抹杀机,可这时她的脑海中却猛地传来了一阵刺痛感,那一丝杀机顿时被强行地压制了下去。 面对凌默这个人类,她作为进阶丧尸,却渐渐没了杀机,取而代之的是一点淡淡的亲切感。 “你……” 李雅琳的智力虽然恢复得较高,可这种情形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她只能目光茫然地看着凌默。 凌默当然也没打算向她解释什么,更何况他此时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李雅琳的脸上。 他终于知道夏娜对李雅琳做了什么…… “咳咳……那个,你先把脸洗了吧,这幅样子应该是见不了人的。呃还有……” 凌默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了李雅琳的重点部位,他真的不是有意想看的,实在是因为那里被夏娜弄得太显眼了…… 夏娜的记忆里到底存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当凌默看向放在马桶盖上的那把剃须刀,以及一把毛发时,脑海里不由得闪现出了这个念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