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赌徒!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赌徒!

方洲顿时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和他见面后所提到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这个吗? 不管怎么说……比起他自己对凌默的这些感受,这位王参谋此时更应该觉得感兴趣的事情,难道不该是关于他方洲的事吗! 而停顿了一下后,王参谋又继续不急不缓地开口了:“他居然就这么让你活着回来了……请不要误会,我只是在对他个人的错误选择进行感慨而已。我本来以为,像他这样很难解决的对手,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才对……” “……道歉后反而感觉更糟糕了……你真的不是在对我进行嘲讽吗?至于问题……我哪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当然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所以你就不要跟我打哑谜了啊!”方洲默默地想道。 “对于你,我当然是很欢迎的。”王参谋又说道。 “完全没感觉到欢迎的气氛啊……话说你该不是想让我和你都对我刚刚被绑来的那一幕选择性遗忘掉吧?”方洲又暗自恶寒了一把。 “呵呵……那,寒暄就到此为止吧。”王参谋道。 “……这算个毛的寒暄啊!” “但无论如何……能从凌默手底下把人救出来,那位想要要挟我的幸存者,还真是有几分本事的。”王参谋终于将重点提了出来,并问方洲道,“关于那个幸存者……你能形容一下他的外貌特征吗?最好是能将他的异能也形容一下。” 方洲完全没想到王参谋突然会问这么个问题,顿时就有些呆住了。不过他的脸部表情却没有因为心里的犹豫受到任何影响……他一边保持着刚刚那副还没有完全适应光线的样子,一边在脑海中飞快地思索着。 凌默没有提过这个,但他不会没考虑到这些……那他希望自己该怎么回答呢?方洲想了想,突然就记起了!“照实说”,这就是凌默对他的要求和提示! 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的原因所在,但王参谋几乎是脱口而出道:“我不知道,我没见过他。”而话音落下后,他就一下子明白了。所谓的“照实说”,其实就是在要求他撒一个最完美的谎。假的东西越是接近真实的,就越不容易被分辨出来,更何况他还连半句假话都没说,只是将部分真话含糊了过去而已。这种事,交给他来做的确是最合适了…… 但凌默难道真的已经提前考虑到了这种情况吗? 而王参谋在注视了他一会儿后,居然还真就接受了这个答案。他点了点头后,又说道:“从你对阿澜所说的话看来,凌默在这件事中所起到的作用,是顺水推舟吧?那名幸存者前来救你,然后暴露了行踪,可凌默却并没有尽全力阻拦……”他看了一眼方洲脸上那些新鲜的伤口,又接着说道,“不,更可能是在阻拦了一下之后,突然因为某些原因改变了想法。而其结果就是,他放你走了。” 方洲一脸呆呆的表情……他这副神情很容易让人以为是被说中了心思,但实际上方洲内心所震惊的,却是凌默的安排……除了让他在回答问题时“照实说”之外,凌默还交代了他很多固定的台词。甚至连这些话在什么时候对谁说,他都计划好了。但唯独,他没有教方洲该怎么去忽悠王参谋。 当时凌默是这么说的:“要对付一个很聪明的人,最好的手段就是先找准他的弱点。而聪明,往往就是这类人最大的弱点。有些事,如果我让你直接跟他说,他未必就会相信,但如果是他自己根据线索分析出来的,那他就不太会去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全中了! 王参谋果然自己将“事实”推测了出来…… 而凌默那些看似不相干的安排……这时候则全都串到一起了。 “这就是凌默的反击吗……”方洲胆战心惊地想道。 他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也是这么被*掉的……只是在聪明和自信这两点上,他和王参谋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所以凌默所采用的手段,也一下子凶险了很多。以敌制敌……以智破智! “如果这件事我没有分析错的话,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能引申出两种可能性了。其一是,这是一个陷阱,幸存者和他其实也是正在交易的一方。凌默将计就计,就是想让我继续和他互相忌惮下去,同时利用幸存者在其中制造机会。这样一来,我就将陷入完全的被动,而现在这种平衡的局面也将被打破。其二是……”王参谋啜了一口酒,说道,“真正的陷阱……” “就是你,方洲。” “噗通!” 方洲的心脏顿时狂跳了起来,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椅子的扶手。若不是用尽全力来克制自己的话,他现在估计已经忍不住跳起来对王参谋出手了。 但且不说门外那些随时待命的人,光是王参谋本人,方洲就没有自信能制住或者杀死他。尽管他从未见过王参谋出手,但在很多时候,这位都给了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而他刚刚之所以会有这种冲动,完全是因为被惊吓到的! 他是陷阱?这怎么可能?! 但看王参谋的表情…… 不,有可能!非常有可能! 凌默那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只是不知道……这个陷阱,究竟是以什么方式安置在他身上的…… 而且既然王参谋能一下子就分析出来,这也说明凌默很可能是故意的! “那个该死的混蛋……” 方洲知道自己的脸色现在一定很难看,他有些勉强地笑了笑,说道:“这个……王参谋,我真的不太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 谁知王参谋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后,竟然笑着摇摇头道:“没关系,你不明白不要紧……好了,说吧,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作为条件交换,我不会追究你任何问题的。凌默,既然你想玩游戏,那我们就好好玩吧。虽然就我个人来说,我很不喜欢这种赌博性质的东西……” “但凌默他也未必就是个赌徒啊……”方洲一边点着头,一边在心中暗自想道……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