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捆绑之类的玩法已经过时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捆绑之类的玩法已经过时了

但就这么让方洲为所欲为的话……至少在考虑他提出的条件之前,要对他掌握的情报有个基本的概念吧? “我知道了。”阿澜叹了口气,说道,“但你应该很明白,你毕竟是……” 然而正当她想要再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方洲开口打断了:“好了,不必再想办法拖延时间了。你我都很清楚,早在我进入狙击手视线范围内的时候,你就已经跟王参谋汇报过这件事了。至于该怎么处置我,或者要不要见我,王参谋都肯定已经交代过了。只不过,无论是他还是你,都希望能在见我之前,先从我这里掏出点底出来,对吧?最好是能先预估一下这些情报的价值,再决定对待我的态度,不是吗?” 说着,方洲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冷笑:“抱歉了,我的决定是不会变的。所以无论你和王参谋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和手段,都只是浪费时间而已。我还是那句话,在见到王参谋本人之前,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阿澜愣了一下,又深深地看了方洲一眼。没想到这个惯于演戏的虚伪的家伙,居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强硬了……这下是拷问和套话都没用了。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后,阿澜终于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吧,我来安排。” ○长○风○文○学,ww︽¢︾et“这样最好了。”方洲露出了一丝笑容道。然而当他不动声色地松开紧紧攥着的拳头时,才发现手心里已经全都是冷汗了。在刚刚说出那番话的同时,他脑海中所想的全都是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如果凌默真的在盯着他的话。那么这就算是一种表态了吧? 至于王参谋和阿澜会不会真的对他下手……方洲心里其实还真没有什么信心。自从知道他的一切行为其实都在王参谋的算计之下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不是王参谋的对手了。当然在凌默面前。他也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但比起将所有人都当做棋子的王参谋来说,似乎还是凌默更好合作一些……至少他知道凌默的底线在哪里,而王参谋这种人则是没有任何底线的。 在方洲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阿澜则拿出联络器说了两句。而方洲这才知道,原来他和阿澜之间的对话一直都被王参谋监听着。从他进门开始,联络器就一直打开着,这让方洲顿时又忍不住冒出了一层冷汗。 随即,他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口。然后又默不作声地握紧了手掌…… “好了,在天亮之前,你会见到他的。”阿澜关掉了联络器,面无表情地说道。就在她话音刚落的同时,门外就走进来了两名猎鹰成员。且没等方洲说话,一条黑布就已经蒙到了他的眼睛上。 “请稍微忍耐一会儿。”阿澜说着就挥了挥手,而得到示意的那两人则一左一右地将方洲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并立刻反绑住了他的双手。 方洲一边毫不挣扎地配合着,一边揶揄地说道:“这感觉还真是挺古老的……用不用这么老套的玩法啊?还带捆绑的……”不过嘴里虽然这么说,方洲的心里却很震撼。在凌默交代他一定要坚持和王参谋会面的时候。他还觉得有些奇怪,但现在却仿佛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王参谋不在这里……那么见到王参谋。就是凌默在这次行动中真正的目的! 阿澜并没有理会方洲,而是在一切准备完毕后淡淡地说道:“可以了,走吧。”下一刻,方洲就感觉自己被拉出了门外…… 与此同时,医院的住院部大楼内。 “按照时间来说……姓方的现在应该已经到地方了吧?”宇文轩透过窗帘的缝隙望着下方的城镇,说道。他又回头看了凌默一眼……后者此时也望着窗外,不过看他的眼神,却像是很专注似的,就像下方有什么事正在发生着一般。但视线所能及之处,明明都是一片死寂…… 见凌默不说话,宇文轩又感慨道:“今晚应该会很热闹吧……” 这次凌默倒是点了点头,然后在宇文轩和许舒涵的注视下说道:“是啊……会的。” “哎……”许舒涵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 夏娜却默不作声地走到了凌默身边,然后低声在他耳边问道:“凌哥,为什么你不直接让我们把方洲变成丧尸呢?那样会更好控制一些吧?现在这样……岂不是有很多不确定性吗?虽然他对我们了解得不多,但是你所筹谋的那些计划,他却能猜出一些吧?” 她这么一问,黑丝也走过来看向了他,眼神中同样充满了疑问。只有李雅琳和于诗然依旧一副完全不懂也不在意的样子,正各自站在不同的地方监视着附近的情况。 凌默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在脑海中说道:“因为……太危险了。对你们太危险了……” 他这么一说,黑丝尚且还没反应过来,夏娜却一下子看向了他。就连李雅琳也转过头来,有些呆呆地看了他一眼。 沉默了几秒后夏娜就点了点头道:“嗯,我懂了。凌哥,你还是很忌惮那个人类的,是吧?” “是啊……不是忌惮他,而是因为他身后还有半个猎鹰营地,因为他还和我们基地的人保持着接触。如果关于我能力的真实情况被他察觉到了一些端倪的话,那情况就会变得很麻烦了。而且在目前这个阶段,他是相当谨慎的。所以可能对我们不利的事情,没有必要急着去做。”凌默说道。 “那……这么说,我们岂不是会变得很被动吗?因为我们的敌人,应该不止是王参谋一个……”黑丝这时也终于听明白了,它若有所思地想了想,问道。 凌默的眼神一下子从那“某个点”上收了回来,并突然变得有些冷冽。他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只要在抓到合适的机会后,将他们一个个都杀光就行了……” 他这番话充满了杀气,但夏娜等人不仅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神色,反而都心照不宣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愉快地点了点头。 “那真是期待啊……”夏娜舔了舔嘴角,说道。 凌默又再次望向了外面……在这片看似安静的夜空下,不知道有多少杀戮正在上演……而他也即将在这里,拉开战斗的序幕了…… “到了。” 在被夹带着走了十来分钟后,方洲终于感觉到停下了。那两名一直不说话的猎鹰成员也语气冰冷地说了一句。接着他便听到了使用联络器的声音,以及接下来的开门声。 “走。”很快的,他又被拽了一把,然后便是一段极为忐忑的路程。在上了不知多少级台阶后,他又被推入了某个地方,然后他的眼罩和绑着他的绳子就被扯下了。 “嘭!”他身后立即响起了关门声。 “这里是……”方洲刚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一束光就直接打到了他脸上,紧跟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他面前响起了。 “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吧?方洲。” 方洲强忍着流泪的冲动虚起了眼睛,看向了前方那个模糊的人影。那人影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手边还放着一张桌子。他手里端着一杯酒,正以一种很放松的姿态看着他。 而他们所在的地方,则是一间空旷的屋子内。整个昏暗的空间内,赫然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过了好一会儿,方洲才看清了王参谋的表情……这个年轻男人的脸上正带着一丝公式化的微笑,静静地打量着他。在两人对视之后,王参谋突然说道:“凌默让我有些失望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