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生死之选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生死之选

凌默话音刚落,方洲便猛地抬起头来,一脸惊愕地看向了他:“你说什么?” “呵呵……”凌默笑了笑,又站直了身体说道,“当然了,事情也没有我说的这么简单……下面这些,就是我需要你做的……你也可以理解为,如果你全部都做到了,就有活下去的机会,也许……” “也许?那如果……我不能完全做到……又或者,你的计划没有成功……”方洲蠕动了一下嘴唇,问道。 “那就去死吧。”凌默答道,“你应该很清楚,我和姓王的之间,一定会分出个你死我活。而你,则是夹在中间的角色。像你这样的人,只有向其中一方证明你的价值,才有可能活下来,不是吗?” “我知道了……”方洲喃喃地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你放了我之后……会用什么办法来保证我不会背叛你呢?” 问完之后,他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涨红起来,但他的眼神却并没有闪躲。 凌默顿时笑了起来:“你也算是挺直白的……不过你想得也没错,我会放你出去,就肯定有能杀你的办法。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大可以试试,到时候就知道了……” 方洲一言不发地看着凌默,想从他脸上的表情中看出一点端倪来……但让他失望的是,别说表情了,就连眼神,凌默都没有变过。如果不是他演技惊人的话,那就是他真的胸有成竹了。 “真的让人很难相信……你其实是一个长期在外活动的幸存者……看来能在无数丧尸的包围下活到现在的人,的确是比我们这些在人类圈子里内斗的人要强……”方洲最终摇了摇头。并苦笑着说道。 凌默则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不管这人是真的在感慨也好。还是想趁机拍马屁或者套话也好,他都不感兴趣。不过从方洲的神态来看,他显然是已经同意了。 而凌默再次开口时,也突然一扫刚刚那阴沉的语气,并在方洲愕然的注视中爽朗地笑道:“既然我们已经愉快地谈妥了……那在你行动之前,我就先帮你化个装吧……” 说着,他挽起了袖子…… 次日凌晨时分,天亮之前…… 看起来一片死寂的学校门口。忽然就出现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浑身是伤,全身的衣物几乎都被鲜血染红了,走路更是歪歪扭扭的。除此之外,他的半张脸也已经完全肿了,眯成一条线的眼睛,以及满是血迹的鼻子……这身影摇摇晃晃地顺着路中心走到了大门口,然后便停顿了下来,并高高地举起了双手。仅仅一分钟后,他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回应一样,在一阵沉默中走进了本就敞开的大门。 直到这个身影踏入教学楼后。他的面前,才终于出现了另外的人影…… 一个浑身黑色的男人站在楼梯拐角的角落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唯一露出的双眼中透着一丝复杂的难以置信的神色:“你怎么回来了?方洲……方队长……另外,你这样子……似乎也太惨了一点……” 站在楼梯下的身影缓缓地抬起了头来,扯动了一下破开的嘴角后,又擦了一把鼻子下方的血痂,然后才嘶声说道:“带我……去见老大。” 黑色男子又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然后招了招手,“跟我来吧。” 在黑色男子转身上楼后,方洲也一把抓住了扶手。他一边艰难地抬着腿,一边在心中念道:“说什么化装……还愉快地谈好了……结果不就是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吗!还说什么这是必要的……必要个毛啊!以为我不知道这他妈就是趁机泄愤吗!” 方洲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怒意,然而肌肉刚刚被牵动一下,他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哼。 前方的黑色男子闻声回头瞥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方洲在发现后,也默不作声地冷眼和他对视了一眼。 “看什么看!草!” 两分钟后,方洲出现在了凌默曾操控着尸偶潜入的那间房门口。 在被带入的瞬间,他忽然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剩下那半张脸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从现在开始……由凌默强行给他安排的游戏,就开始了…… 他看了一眼周围的那些猎鹰成员,又回头望了一眼外面尚未放光的天空……凌默真的有办法在这种状况下,随时动手杀了他吗? 但不知为何,即便明知道凌默不可能潜藏在周围,但他的直觉却告诉他,真有一双眼睛隐藏在四周的黑暗中,正冷冷地注视着他…… 该怎么选?进门之后,这个选择就无法更改了…… 在这最后关头,方洲又想到了凌默当时看他的那种眼神…… 坦然,甚至透着一丝戏谑的笑意…… “哈啊……” 方洲猛地闭上了眼睛,又一下子睁开了,而此时,里间也传出了一个声音:“进来吧。” 在看见屋内坐着的女人的第一眼,方洲便皱了皱眉头,问道:“助理……怎么是你?参谋呢?” 女人却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指着不远处的一张椅子说道:“方队长,你这个样子,还是请先坐吧。或者,我现在应该叫你……方先生?在作战计划失败、全员覆没后不知所踪,现在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无论如何,你作为队长的身份,都肯定被剥夺了。” “哼……”方洲也不客气,一把拉过椅子坐下后,便说道,“助理小姐,我要跟参谋谈。” “还是叫我阿澜吧……”女人依旧没什么表情变化,语气也很平淡,她接着说道,“在你跟参谋谈之前……至少要先让我知道,你到底……是敌是友?” 气氛顿时一僵……而方洲在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后,便突然摸出了一张纸条来,他将这东西往桌上一扔,说道:“那就看看这个吧。” 阿澜先是一愣,随即将纸条拿了起来。在借着月光扫了一眼后,她顿时就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接着她抬起头来,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看向了方洲,沉默了片刻后问道:“你是……被救出来的……” 方洲往椅背上一靠,自嘲地笑了笑,说道:“非要说的话……应该是被弃置出来的。凌默说,你们看到我的时候,应该会很意外的……” 女人的瞳孔顿时收缩了一下……沉吟了两秒后,她放下了纸条说道:“那关于这一点,他还真是没有说错……我的确没有想到你会以这个状态,在这个时候回来。这张纸条是一个和我们谈交易的幸存者写的,纸条上说,我们提出的两个条件,他一次性完成了。” “第一个条件是刺探。没有什么比直接抓个人回来更能证明他的行动力了。第二个,是让陈文带回的情报。方洲,根据情报所说,这份情报,现在就在你身上,对吧?”女人问道。 方洲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但在没有见到王参谋之前,我是不会拿出来的。” “是吗……”女人盯着他看了起来…… 在门外有众多枪手的情况下,方洲依然能保持这种态度,自然是有倚仗的。他的倚仗,就是他脑子里的东西…… 王参谋提出的条件是让“幸存者”去刺探情况,但他却直接抓了个人来。从本质来说,确实是没有比抓个人更方便的事了。然而这个人,却偏偏是最熟悉他们行动方式的方洲…… 反过来说,他们也很熟悉方洲。比如阿澜就很清楚,这时候拷问,是绝对没有用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