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惊人的决定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惊人的决定

镇中的另一个角落内……正一眨不眨盯着单纯的梨子突然瞪大了眼睛,扭头看向了另一边同样百无聊赖的半月:“嗯……我们有事做了。” 半月想了想,答道:“是你有事做了吧。” “你还要不要赎回我和于诗然了?” “……算你狠。” “管我什么事!” “好吧,算那个该死的人类狠!” …… 同一时刻,凌默的本体也召集起了宇文轩等人,并适时地打了个喷嚏。 “谁说我……”凌默嘟囔了一声,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中说道,“我们……可以行动了。” “嘻嘻!太好了!这么说可以割人了吗?”李雅琳立刻开心地说道。 许舒涵听得一阵恶寒:“割是什么……虽然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也不用说得这么有画面感吧……”她同时摸出了自己的录音器,转过头去用惊恐的语气说道,“话虽如此,但我也在为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感到恐惧……啊,好想杀人……” “该感到恐惧的是别人吧!而且你的悄悄话一点都不小声啊喂……”凌默无奈地提醒她道。 “还是砍人更有感觉吧?我比较喜欢骨头裂开时发出的咔擦声哎……”夏娜接着说道。 “我还是更喜欢香肠状的……”于诗然道。 “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嗯,只要能听到惨叫就可以了。”黑丝一边说着,一边咬着手指。小脸上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 “你们怎么还一本正经地交流起杀人的心得来了!考虑一下身为人类的感受啊!你们身边还站着俩呢!”凌默在脑海中吼道。并瞪了于诗然一眼。这丧尸萝莉居然还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的股间看起来了! 宇文轩倒是做出了一副我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他张嘴大笑道:“啊哈哈哈……我们该怎么做?” “太直接了喂!你是多想快点绕过这个话题啊……”凌默摆了摆手,说道,“首先不是我们该怎么做……而是要让姓王的做点什么。” 实际上王参谋已经有行动了……但关于这一点凌默却不好说,因为要解释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看着宇文轩尽力做出的一副“我什么都不想知道”的表现,凌默觉得这位也是挺不容易的……所以这种无法说明的事情,还是少说一点吧…… “但为了让他的行动来得更快一点,我们也可以想办法催化一下。疯子,你去把张舍叫出来。让他将联络的标记做大一点。另外,每天都安排他到标记处露个脸,要表现得很急躁,但不用太久,每次一分钟就可以。不管姓王的会怎么想,只要让他知道张舍、或者我们这边很急就可以了。然后……放了方洲。”凌默一口气说道。说到最后一句是,他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而气氛也瞬间变了个样子。 他说完后,一行人与丧尸就陷入了一阵沉默中。直到好一会儿后,才听见许舒涵激动地说道:“放了他?怎么能放了他呢?他可是……”她似乎想直接反对。但因为这是凌默提出来的,而她也知道凌默绝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种决定。因此才强行忍耐了下来。 宇文轩也看了凌默一眼,但动了动嘴唇后,却还是沉默了。他和许舒涵,应该是对这个决定反应最激烈的人了……而他这种表现,也就是在默默地表明,许舒涵所提出的,也正是他想问的。 “而且,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把他放走,岂不是让我们的计划全都付之东流了吗?就算你有办法让他按我们说的做,但还是太危险了!我无法理解!”许舒涵越说越激动,要不是被面罩遮着,恐怕她的双眼都已经红得快滴血了。 凌默看了看她,又看了一眼宇文轩,然后叹了口气道:“我理解……我也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在顾虑些什么。但是,难道我就没有这些顾虑吗?”他停顿了一会儿,伸手拍了拍许舒涵的肩膀道,“相信我吧。我承认,这是一个很冒险的计划。但成功,总是伴随着风险的。我会尽我所能,将风险降到最低。我一定会的。” 许舒涵沉默地仰着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终于苦笑了一声道:“好吧,我也算是服了你了。这种决定,也真亏你做得出来。换做我是姓王的,我肯定也想不到。” 凌默微笑了一下,又看向了宇文轩。而宇文轩只是笑了两声,就说道:“我没意见了。反正你是我妹夫,只要你给我弄个侄子出来,我什么都表示支持就行了……” “既然全票通过了,那就开始吧!”凌默连忙打断了宇文轩的话,喊道。 这讨厌的疯子……没见你每说一次,李雅琳就两眼放光一次吗!今晚又要被各种姿势各种体力透支了……而且要光是消耗体力也就算了,这些女丧尸连精神力都不放过啊!还需要时时刻刻提防着未成年突然冲入以及各种花式偷听…… 宇文轩等人去将张舍提了出来,而凌默则在对夏娜等女丧尸使了个眼色后,独自一人走进了“临时关押室”内。 张舍离开后,这里就只剩下了方洲一人。一见凌默阴沉着脸走进来,他就立刻从角落里站了起来,并露出了一丝克制不住的恐慌神色。 在这个地方,即使他能使用异能,也逃不出去。而且他心里也清楚,从凌默进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没有动手的机会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紧紧地贴到了墙边上,双眼紧盯着慢慢走近的凌默。 凌默缓缓地走到了距离他不到三米的地方,然后顺手将一张椅子拖了过来,并坐了下去。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方洲。 一开始方洲还在跟他对视,但仅仅过了十几秒后,他就崩溃了。他一下子软倒在了墙上,脸部肌肉抽搐着说道:“你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还是想现在杀了我?” 凌默又沉默了两秒,然后勾起了嘴角:“很好。你没有动手,这应该是你到目前为止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了。如果你刚刚控制不住选择反抗的话,那你现在就已经死了。” 方洲喘了两口粗气,却并没有说话。他仍旧紧盯着凌默……方洲不傻,他知道凌默的话还没完。这家伙不会这么无聊,突然跑进来试探他一下的。 那么凌默想说什么?果然还是要让他帮忙演戏吗?这意思是给他讲戏来了? “你可以走了。”凌默忽然说道。 正在胡思乱想的方洲顿时就怔住了……一瞬间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是仔细一回想,凌默说的……好像就是那个意思啊! 让他走了?这……这怎么可能啊! 足足愣了好一会儿后……方洲的嘴角突然抽了两下,然后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道:“走?哈哈……凌队长,你这是跟我开什么玩笑呢?我不走,我都没想过要走,真的……” “有条件的。”凌默依旧淡淡地说道。 这下方洲又再次愣住了。条件?这么说……不是试探? 但就算是有条件,凌默也应该很清楚才对……一旦他走出了这里,那凌默对他的掌控力,就瞬间变为零了…… 只是方洲自己也清楚,他背叛了王参谋……就算这也是王参谋安排的,但这反而更糟。这说明无论他说什么,都不可能挽回他的形象了,因为王参谋早就已经看透了他。只有功劳……但他现在所知道的那些,算是大功劳吗?方洲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这也总比被凌默弄死了强啊! 可凌默……他会想不到这些吗? 不,他一定想到了,而且比自己想得更多! 那么他所说的条件,又会是什么? 方洲几乎是一下子就从狂喜中冷静了下来……没错,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能派上用场,总比下一刻就死了好。结合凌默前面的话来看,如果他拒绝的话,下场肯定也是死亡。对方没有明说,不代表就给了他选择的权利。 “说吧……”方洲的表情回复了平静,他往后一靠,盯着凌默问道。 凌默笑了一下:“果然不愧是王参谋的得力干将啊,不光演技惊人,也很识时务。我本来还以为要多费一番唇舌呢,结果没想到这么顺利。” “哈哈……”方洲干笑了两声,这番话肯定不是什么夸奖,但他也不会因此感觉脸红什么的。人为了活着,为了得到更多的力量,什么不能做?别人他管不着,至少他是这么想的。这次栽了,也只是他技不如人而已。但只要没死,就总有机会的…… “所以我要你做的事情,对你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凌默往前一俯身体,缩短了和方洲之间的距离,昏暗的光线中,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邪气,声音则显得清晰而低沉,就像是贴在方洲的耳边发出的: “我要你,照实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