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无下限的诱饵计划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无下限的诱饵计划

几分钟后。】,ww∧w.23●wx.co︾m 伴随着“当”的一声锐响,那名狙击手立刻敏锐地移动了一下枪口。不过很快的,他就松开了扳机,并将手按到了耳机上,然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说着,他脸上便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再次通过瞄准镜望向了下方。 街道上,依然是空荡荡的…… 走廊的另一头,另一名狙击手也在同一时刻,做出了和这名同伴相同的反应……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外面,但都什么都没看见…… 不一会儿,一名猎鹰成员便贴着墙根上来了。他浑身看起来几乎都是黑色的,除了一双眼睛外没有一点皮肤露在外面。即便从远处看见了他,在他不动的情况下也很难从周围的环境中分辨出他。 随着这人移动到那间房外,房门也缓缓地开启了一条缝隙。几乎就在他侧身钻入门内的一瞬间,一道模糊的影子也跟着他一起,从他的头顶蹿了进去。 “呼……呼……” 一进入门内,凌默的尸偶便紧紧地贴在了天花板上。它淡定地、缓慢而轻微地呼吸着,同时全身的肌肉活动也正慢慢地放松下来,整个儿逐渐变得就像是一只死物一样。 一、二、三……七,加上刚刚进来的那个,这间不算宽敞的房间里整整有七个人。而他就挂在这七个人的头顶上。任何一丝轻微的动静,都有可能导致他的行踪败露。最重要的是,在他刚刚进来的一瞬间。他其实是很有可能被发现的……这里还有精神感应。只是在那声动静传来的时候。这股感应明显地波动了一下,且在这名黑色男子进入的时候达到了最高峰。 凌默就是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钻了进去。而且他在赌,赌对方的感应范围是在房间周围,而不是房间内部。 实际上在他跟进去的那一刻,他就做好了在零点一秒内退出去保全自己的准备。但现在看来,他赌赢了……对方果然没有将精神能量浪费在房间内。不过即便如此,屋内的气氛也显得相当压抑和紧张。 但在这种状态下,凌默的内心其实是相当兴奋的。然而不仅是尸偶。就连他的本体都变得沉静起来,呼吸比起之前平缓了许多。 这个时间段,夏娜她们正在巡视着医院附近的情况,只有叶恋静静地坐在他身边。这只大部分时候都迷迷糊糊的丧尸此时正学着凌默的姿势,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好奇地盯着凌默的眼睛。 凌默的双眼看似正无目的地望着外面,但他的眼神却像是正在注视着别的什么东西……而叶恋在看的,则是自己在凌默眼睛里的投影…… “进来了……”凌默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他看了一眼那名和他一起进来的黑色男子……这人此时正在直起身体,而即使是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凌默仍然没有从他身上发现任何一点其他的颜色。并且这质感看起来并不像是衣物之类的。更像是他体表自己生出的一层不反光黑膜。 “想来除了那些狙击手外,唯一活动在走廊里的人就是他了吧。但是刚刚。居然连我也没有发现他……姓王的既不想让这里被人注意,又想将这里布置为一个陷阱,所以才做了这么多安排……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凌默有些忌惮地想道。 此时这人已经朝着里间走了过去,凌默也一声不响地贴着天花板跟了过去。他动作很慢,不过在移动过程中,他同时也在观察着这房间的情况。 这里目测是一间教职工办公室,只是大部分物品都被清理了,桌椅也堆到了一边,而里间的门上则挂着档案室的牌子……他闻到的另外六人的味道都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姓王的……会在里面吗?”凌默想道。 然而当里间的房门被拉开后,凌默的瞳孔却瞬间收缩了一下。 好几只黑洞洞的枪口出现在了他面前,且所有枪手都保持着随时可以射击的动作……几乎是不到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凌默就跟着黑色男子蹿到了这些枪手的头顶上。 一名枪手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了看,又恢复到了刚才的状态。 太险了……如果不是他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的话,那么刚刚和枪手面对面的那一瞬间,他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就肯定被枪手们发现了。 “这里是个陷阱。”凌默一下子就明白了。王参谋既花了大力气来隐蔽这个地方,但同时也做好了假设被人发现后的一切准备。如果凌默一行人真把这里当做他们的老巢来入侵的话,那结果肯定会很难看。 “真够麻烦的……”凌默暗中对王参谋鄙视了一番,同时进入了里间内。 有五个味道都是来自枪手的,那么最后一个味道很有可能就是…… “刚刚有人朝这里扔了这个……”黑色男子从枪手们的身边穿过,进入了里间内。他摊开手,露出了握在手心里的一包东西。 而凌默此时,也正好爬过了门框…… 桌后,坐着一个人。 “是王参谋吗?” 从所闻到的味道来看,很有可能是…… 从他所处的位置来看,也很有可能是…… 防备最为森严的中心地点,怎么想都是对方的首脑所在了。 一时间,凌默的手指也慢慢地收拢了起来。 要动手吗? 如果能在此时杀了这个人…… “嘎吱……” 就在这时,这人所坐的椅子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响,然后慢慢地转了过来…… “看到人了吗?”说话的,赫然是个女人! 凌默刚伸出的手顿时又收了回来……这绝对不是王参谋! 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就连这个女人,也是陷阱的一部分吗? 凌默扭头一看,突然头皮一炸。 不对,这里不是陷阱……而是诱饵! 这个女人,就是诱饵的最后一环…… 尤其让凌默震惊的是,这女人看起来面无表情,十分冷静,而且听她说话的口吻和态度,也像是一个久居上位的人。这样的人,居然会被当做诱饵来用…… “是为了真实度吗?这里是诱饵,但同时也的确是这批人的指挥部……”凌默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寒意……这位王参谋不光是心机很深,他同时还很冷血。从目前所碰到的这些圈套来看,在王参谋的计划中,任何人都可以当做棋子来利用…… “没有看到,只听到了声音。”黑色男子答道。 女人点了点头,却没有要将东西接过来的意思。 而男子也在此时自觉地退回了一步,默不作声地拆开了那包东西。 其实从体积和刚刚的动静来看,这玩意儿肯定不会是什么炸弹了。但为了确保万一,这黑色男子还是将自己当做了人肉试金石。 “是一枚戒指,和一张纸条。”黑色男子打开后看了一眼,又补充了一句,“没动手脚。” “戒指?”女人先接过戒指看了看,然后皱了皱眉头说道,“是陈文的。”她随后又展开了纸条,念道,“人在我手里……” 几秒钟后,她抬头说道:“戒指只能证明陈文的身份,但是纸条里提到的一些信息……却是不可能伪造的。这些只能是陈文自己交代的。另外,来人能将信物和纸条送到我们手里,还能保证不被我们发现,想来是个棘手的人,因为陈文是不可能告诉对方我们的详细布置的。还有,这上面写着,他希望在五分钟内有答复。” “那我们应该作何反应?”黑色男子问道。 “陈文掌握着那批人的身份信息……而经过这一次,凌默肯定已经有所准备了,我们不能再冒险进行第二次试探。再者,这人提出的一些条件和交易也让我很感兴趣。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这女人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神色,“他这上面写着,只要五分钟内我们给出了答复,他就会知道。而这一点,也将作为他有能力和我们合作的证明。但……他会如何做到呢?” 黑色男子也是一怔……不限制他们的答复方式?那他会怎么看到呢? 唯独贴在天花板上的凌默微微一笑……没错,他不用等,他只要看着就行了…… 这女人思考了一会儿,拿出了一只联络器。 凌默的呼吸一下子屏住了……联络器的那边,应该才是王参谋…… “学校这儿出现了一个情况……”女人简单地将事情复述了一遍。 而这个女人刚一开口,凌默就愣住了…… “学校这儿”! 会用这种说法,就意味着……王参谋肯定是不在这里的! 否则就算他为了藏匿自己没有让人直接向他报告,但声音他肯定是能听见的,这女人也不会用上这种说法。 同时也说法也有可能表明了另一个状况,那就是王参谋虽然没在这里,但却在这座镇子里……否则这女人大可以说:我们这儿,而不用特意说出“学校”二字。对于距离太远的人来说,一个如此具体的地名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重点来了……那家伙,他去哪儿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