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你看不见我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你看不见我

啪啪---- 两记清脆的耳光后,男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第一个感受是:疼! 脸上、以及从全身各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感…… 男人闷哼了一声,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顶>><<点>>小说除了深深勒进皮肉的铁丝外,身体上大量的擦伤也是他感觉到疼痛的主要原因。他警惕地朝前方扫了一眼,却没有发现抽他耳光的人。 随即他试着挣扎了一下……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艰涩的声音却突然从他身旁传了出来:“放弃吧,没用的。” 什么人?! 男人的动作顿时停顿了一下,他快速地转动了一下眼珠,然后低声问道:“是谁?谁在说话?” 在等待对方回答的过程中,男人小心翼翼地转动着脖子,将屋内的情况都观察了一遍。 这是一间光线昏暗的小房间……屋内的陈设很少,因此一眼就能看出四下有没有藏着人。正对着他的,是一扇紧闭的房门,声音不像是从后面传来的。而他的身后,则是一扇窗户。从他眼角所瞥见的景色来看,这间房所在的楼层起码也得在四层以上。这样的地方就算是可以躲人,应该也不会有人特地爬到窗户外才对。 如果是不想让他看见脸的话,那大可以选择比较简单一点的办法,比如蒙面嘛……最重要的是,从他刚刚所听到的声音来看,对方应该就在屋内没错…… “怎么,你在找我?”声音又再次响起了。 男人顿时打了个激灵!果然。对方就在屋内!而且不仅如此。对方甚至就在他身边!这声音……刚刚是在他耳边响起的啊! 在震惊之中。他所想到的第一个可能性,就是异能……也只有异能,可以简单粗暴地解释他眼下所遇到的一切了……但是很快,他就将这个念头自我否决掉了…… 不会是异能……因为就算是有某种传递声音的异能能够让他产生刚刚那种感觉……那么他所感受到的呼吸呢! 这绝不可能是这种类型的异能可以做到的! 除非是……幻觉…… 但这还是不可能啊…… 男人的心中充满了疑问……纠结之中,他再次小声地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四周安静了两秒后,一个冷笑声突然在他面前响了起来:“看你的表情,好像很意外嘛……” 意外?意外什么?男人愣了一下……听这意思,难道对方觉得自己应该认识他吗? 可他的确没有头绪啊…… 或者说……他虽然立刻联想到了某个人物。以及这人物身边的那些人……可是从他所掌握到的那些情报来看,这批人中应该没有这种类型的异能者才对啊…… 在完全对不上号的情况下,男人早就已经懵了,此时更是一头雾水。 同样让他觉得内心震撼……在听完对方说话之后,他的脸色就已经彻底变了。 对方还真就站在他面前…… 而且,他这次虽然没有再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可是他却清楚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从气味传出的方式来看,这股血腥味,极有可能……是对方的口气! 他妈的!这是一个茹毛饮血的变态啊! 而且它居然还是隐形的! 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以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在他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将他绑来了这里。此人的语气虽然听起来还算平和,但实际上却正和他面对着面。盯着他身上的皮肉流口水啊! 这尼玛怎么想都是变态的方式不对啊! “这位……大哥?还是大姐……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男人顿时汗如雨下,这从对方嘴里喷出来的一口“血”将他的思路完全打断了,他只能试探着问道。 对方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口更为浓烈的气味便再次喷了过来,从感觉上看明显是对方凑得更近了:“哦……那你说说看,我到底搞错了什么?” 男人的汗流得更厉害了……刚刚还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这人不光满嘴血腥气,就连声音听着也非常恐怖。嘶哑、艰涩,就像是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一样……正常人哪有这样的啊! 难道……它其实是这个镇子里唯一的幸存者,因为一个人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太久,所以成为了一个孤僻的变态?它抓我是想把我囚禁在这里,然后陪它“愉快”地生活在一起吗?! “你不需要抓我的……”男人想着措辞……他心里虽然已经想象出了很多恐怖的场景,但表面上他还是保持着镇定的……他尽量平静的、双眼直视地看着前方。对方说了,正盯着他呢…… “我没有恶意……”男人继续说道。 对方则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问道:“那你又是谁?为什么要来这儿?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说路过你信吗!男人暗自咆哮了一句,但心里却稍稍点了点头……果然,他没有猜错。对方刚刚这句话,乍一听似乎没什么……但实际上却表露了他的身份!这人就是这里的! “我就知道他不会是名单上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危险……”男人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答了一句,“我其实是来找另一批人的……” 说到这里,他忽然舔了舔嘴唇,问道:“这样吧,我换个问法……你喜欢女人吗?或者男人也有……” “嘭!” 一声闷响后,这人便一下子翻着白眼晕过去了。 “靠!”空荡荡的房间内响起了一句骂声。 房门开后,一个人影浮现在了走廊内的阳光下。 这人影看起来几乎是透明的,如果不是阳光照出了一些血管脉络和骨骼阴影的话。它基本就是隐形的…… 那个男人不是没看见它。而是看见了也意识不到。 这个透明的生物。自然就是凌默的尸偶了…… 在从疗养院逃走的过程中,凌默很是费劲地控制了几只隐形丧尸…… 和普通丧尸不同的是,这种隐形丧尸十分的难以操控,即便是以凌默的精神力强度来说,成功率也是很低的…… 这只就是其中的一只。 在跟着火光找到了木晨一行人后,凌默就操控着尸偶一直跟在了他们后面。甚至在他们分开前去堵截的时候,他也及时地跟上了。 由于他所使用的身体是一只丧尸,因此在眼前这个家伙撒腿就跑之后。他却通过捕捉他留在同伙身上的味道,轻松地追踪到了这个人…… 恐怕无论是这个人,还是他身后的那人都没有想到,他们还会被一只“丧尸”以这种方式盯上吧…… 不过让凌默有些意外的是这人的反应……他似乎是把自己当做第三方了。但想想之后,凌默也就恍然了。这人也一定了解过凌默一行人的基本能力特征,像这种会隐形的,他完全就没有料到过…… 而如果这座镇子真的还有幸存者的话,那被枪声吸引过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要是你们知道那只哔管母体的存在,就不会考虑还有没有幸存者这档子事了……”凌默暗自想到。 不过这对他来说,倒是阴差阳错啊…… 而且听口气。这家伙居然还有要拉拢他的意思…… “但是你特么居然敢用我跟我女友来当筹码!”凌默又果断回头踹了他两脚。 他这两脚踹得很重,对方痛哼了一声。又一下子醒过来了。 凌默顺手关上了房门,趁着对方还在呻吟的时候,一下子就将他的头发揪了起来,同时放低了声音问道:“说清楚点,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只问这一次,如果你敢撒谎的话……” 他使用的力道极大,几乎是要将对方从地上提起来了……既然对方把他当成了不相关的人,那他就索性表现得乱来一点!只有这样,对方才会露出更多的问题。 而在剧烈的疼痛下……对方是很难在一个不相关的人面前临时想出一个全新的、且没有破绽的借口的…… 他没有选择,唯一的办法就是……说真话! 在看到这人逃跑的时候凌默就知道了……他们这次跑出来,一定不是真的被火逼出来了……这后面,应该有更深层的原因才对…… “啊!”这男人很快就惨叫了起来,他根本无法挣扎,只能被动感受着这股头皮即将被硬生生扯下来的剧痛感。而凌默则一声不吭,慢慢地将他越提越高…… “我说我说!”这人终于忍不住了……这尼玛的果然是个变态啊! 不过他倒是没什么意外的……就他刚才那种说法,如果对方真感兴趣了,他反而觉得有问题了。但现在对方一副随时可以将他弄死的表现,也让他心里发慌啊! 再不开口恐怕就没机会了! 但即便他已经吼出了这句,对方却依旧没有放手的意思,只是将上提的动作停下来了。 他疼得满头大汗,只能加快速度吼道:“我们对这里并不感兴趣!只是我们的敌人碰巧来了这里……我们是来找他们的!真要说的话,你的敌人应该是他们,是他们要在这里找什么的!我们可以合作的!” 几秒钟后,就在这男人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快炸了的时候,对方终于松开了手。 “嘭!” 他再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惨叫一声的同时,心底却松了口气。 好了,看来变态暂时不准备杀他了…… 只是这变态光听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 就在这时,他感觉一只脚突然踩中了自己。 这男人顿时浑身一僵……不会吧,这变态该不是突然又想不通了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今天就是因为被他们追杀,才跑到你的……”男人朝窗外瞥了一眼……他隐约觉得,这里应该就是那个居民区的某幢楼内……这么说。这里是这个变态的住处? 擦!太倒霉了…… “啊!” 然而话音刚落。对方的脚就狠狠地往下一使劲。这人顿时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尼玛又怎么了啊! 然而他疼得已经没有提出问题的力气了。还好对方冷笑了一声,主动地说了出来:“你敢骗我?你被他们追杀?你刚刚不是还说是你们来找他们麻烦的吗?如果不是你们有足够的自信,又怎么会追他们追到这里来? “……”这变态居然说得好有道理啊! 男人赶紧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我真的没骗你!我是被追杀的,只不过这也是故意的!啊……” 他说完后,又是足足过了好几秒,对方才将脚提了起来。 这下这男人已经肯定了……这变态一定是故意的啊! 看来要想不被折磨,只能小心翼翼地说话了……这次是脚,说不定下次就是手了……从他这么精通折磨人的手段来看。就算踩到脸上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光是想想男人都觉得脸疼…… “故意的?什么意思?”对方开口问道,嗓音依旧干涩。光从口气上,根本就听不出他是否感兴趣。 这倒不是凌默有意为之……他能让这丧尸开口说话,还是在打醒这男人之前好好练了一会儿的……纯粹的临阵磨枪啊!没想到居然会有意外收获…… “就是……我和我的同伴,其实就是为了和他们交手而去的……但是为了缩小范围,我们只能采取逃跑的方式……等到对方的人数达到两至三人的时候,我们就会停下来……”男人说道。 听到这里,凌默忽然笑了一声:“你想说的是,可以让你活着离开的程度吧?有两至三人,你就可以逃走……” 男人顿时惊讶了一下。 凌默看了一眼他的反应。知道他心中起疑,便冷哼了一声。阴仄仄地说道:“我都看见了……” 原来如此……男人也不知道凌默具体都看见了一些什么,但从他阴沟遇袭的时间来看,至少他同伴的死亡,这变态应该是目睹了的…… “他已经被丧尸吃掉了,现在去,说不定连完整的骨架都没了。”凌默继续冷冷地说道。 男人的脸上却没什么反应,他朝着面前的空气看了一眼,默默道:“你说得对,我们就是这个打算。他的死也是注定的。我们需要对这些人进行试探,看看他们中最强的人用的是什么能力。要测试出这个,死人是肯定的。” “是吗?这么说你们也只是出来执行任务的……那么你呢,你的任务是什么?”凌默慢悠悠地问道。 男人说道:“我的任务,就是将消息活着带回去……” “这么说你们要找到一个固定的人?他是谁?”凌默又问道。 “是个使用精神能力的男人……他叫凌默,他很强。”男人答道。 “是吗……”凌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人一定想不到……他要找的人,其实就躲在站在他面前的这具就看不见的躯壳里…… 而他,则把王参谋的计划,都给毫不隐瞒地捅了出去…… 实际上,会出现这个局面,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的任务…… 活着将情报带回去…… 他此时牺牲了一名同伴得到了情报,为了完成任务,他只能选择将这些消息透露给一个无关紧要的幸存者。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思路,而凌默所利用的,也正是这一点…… 王参谋所用的人都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但是有句话叫:一个人最强大的地方,往往也是其最脆弱的地方…… 凌默沉吟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并且伸手拍了拍这男人的肩膀:“好吧……再跟我说说关于女人的事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