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一场博弈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一场博弈

“我靠!”凌默当场就惊了。==== 而其他人也顿时瞪大了眼睛,显然都愣住了。 这叫什么鬼? 不过很快的,凌默就反应了过来,他大叫了一声道:“他妹的,是方洲!” 话音刚落,走廊里就突然响起了一阵“当当当”的闷响声。等响声过去之后,轮椅周围的墙面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密集的圆形浅坑。 凌默伸出脚来一下子挡住了冲到了跟前的轮椅,阴沉着脸说道:“他跑了。” “这不奇怪。他跟了我们这么长时间,肯定已经对我们各自的攻击方式,尤其是你的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在动了手脚后,他肯定就立刻离开了。”宇文轩有些可惜地分析的。一想到刚刚方洲就在不远处盯着他们,宇文轩就有些郁闷。但从好的方面来讲,至少凌默的推测方向是对的。 至于凌默上来时为什么没有用感应……却主要是担心提前炸出了这里的丧尸。 但是刚这么一想,凌默心里就忽然突了一下。他猛然意识到,这种顾虑似乎有些为时已晚了…… 此时夏娜也盯着那张轮椅幽幽地说道:“先不去管他逃得快不快……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关心的问题是,方洲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他的目的总不会是让你们愣上这么一下吧……” 她这么一说,宇文轩心底也瞬间升起了一股寒意,嘴里不由得轻声说道:“糟糕……” 他刚说完,周围就隐约传来了一阵细密的响声…… 看来方洲借助异能逃到这里后。就小心地没有弄出任何声音。而这架轮椅。说不定也是被他特意搬到这里来的。其他的什么柜子之类的虽然也可以弄出声响但一来他搬不动。二来那种东西忽然突兀地立在走廊里,必定会引起凌默等人的格外关注。也许不等他动手,凌默就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从这点来看,凌默之前的说法果然没错。即便方洲对这里的情况不清楚,他也是有一定途径弄清楚的。只是现在让人疑惑的是,这种情况究竟是如何出现的? “这家伙是想弄死我们!”许舒涵一边听着动静一边叫道。 黑丝则奶声奶气地摇着头道:“不一定。他也许只是想拖延我们。我猜测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趁这个机会摆脱掉我们。至于为什么是现在……答案很明显,因为我们到终点站了。而眼下的混乱是他唯一的机会。” “不过他的这种举动倒是也变相地说明了另一件事。”凌默接着说道。他此时已经小心翼翼地贴到了墙边,因为周围的响声正在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无论是什么正在靠近他们,想必都不会比二楼的丧尸好对付。 “什么?”宇文轩也跟着贴到了另一边的墙壁上,同时大声问道。 也就只有他现在还有精神问这个了,如许舒涵已经闭着眼睛浑身哆嗦了。一看到她这个样子,凌默都不知道她体内的病毒到底是为什么要变异的……这完全是激发出了她最大的弱点嘛! 不过回头一想,她变异还不是自己全程盯着的…… “你想想,他有这么好的优势,就算暂时出不去,应该也可以直接跑到天台上去吧。在那里呆着总比在这里要安全些。而且这样一来。就算他不给我们下绊子,结果肯定也是一样的。既然是不用冒生命危险就会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那么为什么他又要特意提前激发它呢?”凌默问道。 “呃……”宇文轩也是一个脑子转得很快的人,他稍一沉吟,就猛然明白了凌默的意思,说道,“你是想说,他想上去,但上不了。” “就是这个意思。”说到这里,凌默又想到了那个“4,1”。这两个数字的含义,究竟会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对方会给方洲留下这么个讯息呢? 然而想着想着,凌默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股极为古怪的感觉。几乎就是在瞬间,他猛地打了个寒噤。不对!这不对劲!如果讯息是对方给方洲留下的……那么就说明这个“内鬼”肯定是在方洲之前就进入了楼内的,而这也符合凌默关于“方洲从内鬼处得到了情报”的推论。 但是冷静下来想想,这却是一个悖论啊! 无论方洲通过何种方法和这个“内鬼”取得……甚至是保持着联系,这个“内鬼”都不可能在方洲之前进入疗养院。 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凌默仔细回想了一下,最终想到了方洲在门口犹豫观察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他可能是在表现自己的恐惧……但如果在他表演之下还隐藏着其他什么目的的话,那一定是在等那个“内鬼”! 凌默越想越觉得清晰,甚至觉得事情的脉络都在他的脑海里完全成型了。但相完之后,凌默又发现了一个漏洞,一个bug。 如果他们是一起进入的……那么李雅琳所找到的那张纸条,又有什么含义呢? 认真想一下的话,这纸条倒是有可能代表着这么一种情况。方洲在等待凌默等人过来的时候,他的同伙……也就是最有可能出现在这里的那个“内鬼”,已经探查到了楼上。因此他返回来,在咨询台那里留下了这个纸条…… “不,不对,这太麻烦了,他要是真有留纸条的时间,完全可以躲在咨询台后直接把情况用嘴说出来……” 凌默自我否定后,脑海中顿时又冒出了另一种猜测。如果……这纸条就是方洲用来引诱他们的呢? 方洲留下了纸条,然后等着凌默他们去发现。接着到了二楼后,他突然借势溜走…… “就是这样!” 凌默几乎是瞬间就肯定了。他甚至想到了方洲特意在楼梯上停留的那一下,以及他看向咨询台的那一眼。他是故意的。就像宇文轩所说的。他一直在观察凌默一行人。即使他完全不清楚李雅琳有什么进化能力,也知道那些女孩全都是火眼金睛。当时刚上楼,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高度集中,他的一些细微反应,几乎不可能逃过所有人的视线。 这才是他真正的演技……所谓的演得用力,其实就是为了让人注意到他的一切“真实”的反应。而实际上要连续揭开这两层后,看到的才有可能是真正的他。 在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后,留下的结论便是最有可能是事实的那个。除非这些可能性从一开始就全错了。但比起这种从一开始就猜错的情况。凌默更相信自己现在的判断。 这就是一种隔空博弈……凌默甚至不觉得他是在和方洲斗,真正在和他交手的,还是那个王参谋…… 也只有他才能想到这种连环相扣的计策……甚至具体到中间的每一环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他一定是太想得到奇迹基地了…… 不过凌默倒是能理解他的这种执着……如果是他的成果突然被人截胡了,他也会不高兴的。 所以这么一算,倒是王参谋先输了一局。怪不得他要针对自己做这么精密的暗杀。 凌默甚至有些佩服他挑人的眼光了……譬如方洲,他明明浑身全都是漏洞,但却偏偏能在精神感应上做到毫无破绽。这说明他所说的话的确全都是真的。而他隐瞒的那些……凌默虽然明知是隐瞒,但也会忍不住想要将计就计。 这就是王参谋的高明之处,他利用了凌默的谨慎,然后和凌默展开了一场细节处的斗智斗勇。 想到这里。凌默顿时有些恶寒。和这种人打交道,实在是太恶心了。 “那这样一来。那两个数字,4,1就存在两种情况了。一种是随便写写的,另一种则是一种更进一步的诱导……”而无论是联系到方洲的性格还是王参谋的,凌默都更相信会是后者。 “想一想……我在那种情况下发现了这两个数字……之后我发现方洲果然逃了,而且还用了一种让我投鼠忌器,很难抓住的方式。那么这个时候,我必然会去分析这两个数字的含义……在那种匆忙的状况下,对方所想出的两个数字必然是不会太复杂的,而且肯定跟疗养院有关,至少是要让我能很快想到的……”凌默的这种推测是有根据的,因为布局的虽然是王参谋,但到了现场临机应变的,肯定还是方洲。他再怎么心机深沉,也不可能随时掌握到凌默他们这边的情况吧。 “4楼一号?不,应该不会这么简单……难道这不是代表楼层?但既然是数字,肯定是跟计数的地方有关系的。计数……数字……楼梯!对啊!方洲特意停在楼梯上不是光为了‘提醒’我们的,他也是在暗示我们要注意楼梯!”这里的楼梯上满是血迹,正常人都不会想要蹲下去仔细观察。但同样的,这也是最容易做手脚的地方!凌默刚想到这里,就陡然听见许舒涵发出了一声尖叫。他心里“咯噔”一下,知道麻烦终于出现了…… 那声音放大到极致后,众人才发现这次居然不是抓挠声了……而是什么东西被拖动的声音。 他们刚意识到这一点,走廊内的一间房门就突然“嘭”一下开了,紧跟着一个什么玩意儿就猛地朝他们砸了过来。 靠了,原来这些丧尸就躲在这些房间里……如果他们一进来就沿着走廊前进的话,那现在说不定就被一路揍过去了。 “这怎么这么像一个游戏啊?”宇文轩这时候还有心情联想,“就是那种边走边被竹竿打的游戏。” “那叫跳竹竿,是人家少数民族的一种运动。还被打的游戏……你家才有这种充满sm气息的游戏呢!”凌默怒道。 结果刚一说完,他自己也没气了……学姐喜欢的,好像还真跟这个有点关系啊……要不怎么说很黄很暴力呢…… 不过想完后他自己都有些无语,果然人跟人在一起呆久了就会传染,他现在也跟夏娜她们一样了,什么时候都能想到些没溜儿的事情出来。 但脑子里的想法终究也就是转一圈的事儿,凌默的眼神还是集中在那团东西上。他知道自己的动态视力不行,早就将视角转到了叶恋身上。果然以叶恋超常的视觉,他一眼就看清了那东西的样子,甚至连它如同炮弹般的动作也瞬间放慢了一些。 结果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是他认识的……甚至在看到的那一刻,还勾起了他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 这玩意儿……竟然特喵的是一只丧尸baby……(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