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神秘数字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神秘数字

凌默并没有让方洲等得太久。*,,但即便如此,当他们所有人移动到门口的时候,方洲还是露出了极为急躁的神色。他站在这里,显然是有些瞻前顾后,生怕背后突然生出什么状况来。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凌默贴在门口问道。 夏娜等丧尸也有样学样地蹲了下来,不过看她们轻轻耸动的鼻尖,显然都在通过气味判断着里面的情况。叶恋倒是紧跟在了凌默身后,一脸茫然的样子。 凌默一边问,一边偏头看了她们一眼。但丧尸们却纷纷摇头。他自己吸了吸鼻子,也隐约闻到了一股从里面飘出来的怪味。这还是门口,要是进去的话,恐怕味道会更浓烈。 难怪她们什么都闻不出了,这样看来,如果这气味不是自己产生的,那就是里面的丧尸故意弄出来掩盖自己位置的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说明对手的智商不容小觑。 而在凌默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明显更大。对方能通过那种手段将他们赶到这里来,自然就有能力做出这种掩饰。 里面的丧尸在这里呆久了,也许早就熟悉了这种气味,更能从这种气味中辨别出凌默等人的味道。如此一来,凌默等人还没进去,就已经落入下风了。 “果然棘手啊。”他暗自想道。 方洲却不知道凌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观察得出了一个结论,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也不知该怎么说……里面……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啊。” 这算什么? 见凌默皱起了眉头,方洲连忙摆手说道:“不是我偷懒……我都走到二楼了。还是没看见半个人影。按理说我一个人进来。要是真有丧尸在这里等着开饭。那肯定跳出来了才对吧。” 凌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说道:“可能是对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人数……所以你一个人进去,他们才按兵不动的。想想看,那些丧尸都不见了,他们比我们熟悉这里的环境,又能跑能跳,说不定已经绕道来到这里了。不排除那些用‘挠一挠’作战计划的丧尸中,有一个负责指挥的高等级智慧丧尸。假设真有的话。那它现在应该也已经从其他入口进入这个地方了。” “是啊!”方洲连连点头,并擦了一把冷汗。 一旁的宇文轩则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刚听凌默说了那么一番话,此时再听他和方洲之间的对话,宇文轩总觉得凌默是在故意玩他…… 此外仔细想想,方洲看似没撒谎,但实际上细节却是一个都没说。也就是说即便他格外干了什么,凌默也无法从他的神态中瞧出来,更不用说有什么感应了。 但奇怪的是凌默好像也没有要问的意思,宇文轩想了想,顿时便释然了。他这么做。应该和他说的“救援”有关系……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没有必要打草惊蛇了。 “不过既然你什么都没有看见。也说明了两种可能性。一是这里确实没有大量的丧尸,危险的是这幢楼里的环境。二是丧尸们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藏起来了,我们一旦进去后,就会面临他们的围攻。”凌默继续分析道。 众人听得纷纷点头,的确,这两种可能性是最有概率出现的。但无论是哪一个,显然都不是方洲想要面对的局面。不过凌默一副决心已下的样子,他也只能唉声叹气地问道:“会不会还有可能性三?” “可能性三就是……这里面有少量强得要命的丧尸,他们有把握解决掉我们。但我更倾向于他们的智慧很高……”凌默说道。 方洲皱了皱眉头,问道:“为什么?” 要知道智力高比起实力高来说,说不定更棘手啊…… 不过到目前为止,他除了感觉到诡异之外,还没有察觉出能表现出对方具有很高智力的地方。 所以他这次提问,倒是一脸颇为真感疑惑的样子。 没想到凌默的视线却落到了他的身上,颇具深意地说道:“你看……虽然你一个人进去人数不对,但如果是智力不足的话,也许就会将你当做人质……或者杀掉后逼我们进来查看了……” 方洲一听,顿时打了个寒噤。 尼玛!还真是! 但听到凌默用这种口气说出这种话来,方洲的手心里也忍不住攥出了一层冷汗。 这家伙,居然这么若无其事地将他当成了这种诱饵…… “那个……凌队长,我真的会全力配合你们的……”方洲硬着头皮说道。 “我也是现在才想到的。”凌默笑了笑,说道。 “信你才有鬼啊!”方洲动了动嘴唇,最终也只能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 这一幕看在凌默眼里,视线顿时就冷了一些。而宇文轩冷眼旁观,也隐约有了一些猜测。恐怕……凌默是故意这么说的…… 而方洲到了这一步还表现得如此忍辱负重……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问题,却是很难说了。正常来说,起码愤怒是该有的吧……不过正因为这货也不是什么正常人,所以单看察言观色,也看不出什么来。 “王参谋会选中他,这应该也是一方面吧……”宇文轩看了凌默一眼,却发现他正对着自己使了个眼色。 疯子立刻会意,转头便看向方洲道:“这次我走你后面,进吧。” 方洲惨白着脸看了凌默一眼,也不知他这么安排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能点头道:“那最好不过了。” 两人刚一进去,李雅琳就微微一笑跟了上去。同时在宇文轩的遮挡下,她瞬间进入了丧尸的状态,双眼变为了仿佛毒蛇般的竖瞳。 “这边……” 有宇文轩在后,方洲只能头也不回地带路。他速度明显比之前进来的时候要快了许多,很快就带队来到了大厅内,并指着不远处的楼梯口说道:“我就是从那里上去的。” “是吗?”凌默一边应着,一边看了李雅琳一眼。 此时这位学姐已经跟着方洲来到了距离楼梯口不远的地方,忽然她瞳孔一缩,扭头看向了斜后方的一处柜台处。 那是疗养院以前的咨询台,半月形,后方有不小的空间。但是由于肉眼一眼可以看见里面有没有人,所以即便是凌默这样谨慎的人,也只会看一眼就移开视线了。 此时一看到李雅琳看向那边,凌默顿时就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同时深深地看了一眼前方的方洲。 “怎么样,要上去吗?”方洲问道。 “上吧。”凌默答话的同时,李雅琳已经身影一晃,下一刻就不动声色地出现在了那处柜台后。 她迅速地在地上扫了一眼,而凌默的视角则在此时转了过去。 原来咨询台后还有不少柜子,此时其中一个抽屉正拉开着,上面躺了一张纸。李雅琳没动,但凌默却已经通过她的眼睛看到了纸上的字迹。 “4、1。”字迹很新,一看就是刚弄上去的。 紧跟着,李雅琳又扭头看向了身后的柱子。她眼尖,凌默透过她的视线一眼就看见了柱子上的一个痕迹。 那是一个轻轻刻下的标记…… “从这里上去,就是一个更宽的大厅了……”方洲刚刚在楼梯上一转弯,眼角就瞥见了出现在凌默身后的李雅琳。他不动声色地扫视了所有人一眼,又用余光看了看那个咨询台…… 随即,他以一种所有人都注意不到的方式,轻轻地松了口气,眼神中也一扫刚才的恐惧之色,露出了些微的得意……(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