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真实的目的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真实的目的

“嗡嗡……”空荡荡的街道上,风声不时卷过。(23w[x]这种靠山的地方不仅有风声,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簌簌声。但偏偏那些紧跟着凌默等人的丧尸却销声匿迹了。似乎将凌默一行人逼到这条街道上后,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不过众人却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随着他们和街尾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心情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紧张了。 就连夏娜等女丧尸也收起了笑容,眼神中显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如果有人此时回头观察,就会惊骇地发现,她们的眼神其实和那些红眼睛丧尸是一模一样的。 但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幢建筑物上。当他们在距离其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停下时,建筑物的全貌已经清晰可见了。 这是一家疗养院。 尽管围墙已经倒了,原本的花园也长满了杂草,但那布满灰尘的牌子还是能一眼看见的。 不过一看到牌子下方洒满的鲜血,众人就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凉意。 这就是丧尸们想赶他们进去的地方啊…… 虽然从外面看不出什么特别来,但里面一定有什么正在等着他们吧…… 方洲越想越慌,额头上已经不知不觉地冒出了一层冷汗来。 这种鬼地方,凌默这混蛋不仅不避开,居然还想着要主动进去…… 一想到一会儿先进去的就是自己,方洲甚至觉得那些黑洞洞的窗口后都有眼睛在盯着他。 “不然……我们想个办法放火烧吧?”方洲建议道。 这镇子虽然不大,但纵火用的燃料总是能找到一些的…… 不等凌默说话。宇文轩就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好啊。那你去。我在后面为你呐喊助威。” 方洲一看他的眼神,顿时就冷静下来了。去?去送死啊?!别说没有丧尸会老老实实等着他放火,就算火起了,难道就真的烧得着丧尸?到时候他们被堵在这个前后无依无靠的广场上,真正火烧屁股的就是他们了。 可那也不能就这么进去啊! 方洲不死心地接着说道:“那我用异能……” 话还没说完,凌默就面带微笑地看了他一眼:“我说我用异能,你会放心吗?” 方洲瞬间噎住了。 的确,他不可能放心凌默……同样的道理。凌默也不会放心他。 所以他想蹲在远处用异能的打算,也一下子破产了。 看来,还真得就这么进去…… “唉……” 方洲满脸懊悔,他都多久没干过这种身先士卒的粗活了? 偏偏宇文轩还在此时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同志,忆苦思甜啊。” “思你……”方洲瞥了一眼李雅琳,愣是把那个“妹”字又给憋了回去。 靠靠靠!骂人都骂不爽啊! 凌默躲在电线杆后观察了一会儿,见始终没什么动静后,便对着方洲使了个眼色:“同志,上吧!” “你们还来劲了……”方洲强忍住了吐血的冲动。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等到呼吸彻底平缓下来后,他便提着手中的小匕首。“嗖”一下蹿了出去。 这人几乎是贴着街边在前进,可速度却极快。 仅仅十来秒后,他就出现在了疗养院的门口。回头朝凌默一行人打了个手势后,他便在犹豫中贴近了敞开的大门。 看着方洲如同猴子般灵活的身影,夏娜忍不住啧啧说道:“这人一副怕死的样子,但是真到非上不可的时候,身手也不算太差嘛。” “所以我说他演得太用力了……”凌默感慨道。这人能当上王参谋的“亲信”,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可他偏偏非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行的样子,这就有些过了。 但在大部分时候,他这种性格还是能起到不少用处的。比如在不识他底细的人面前,说不定就糊弄过去了。别人以为自己是在照顾弱者,却根本想不到这家伙其实说不定比他们还强些。 “不过我不太明白……”宇文轩一边注视着方洲一边低声问道,“你既然不信他,为什么又要不断给他独处的机会呢?” 凌默看了他一眼,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疯子果然心思细腻,如果落到旁人眼里,恐怕都以为他是在有意为难方洲。但是这家伙,却一眼就瞧出了他的另一层用意。 “这个嘛,”凌默也不隐瞒地说道,“我有一些猜测需要验证下。因为你知道,哪怕猜测或者推论再怎么接近事实,但如果留有百分之一的破绽,也有可能给我们带来致命的威胁。这在紧要关头可以赌一把,但是我越想就越觉得这次不能赌。对手也许比我想象的,还要了解我。” “所以你要补全这百分之一?”宇文轩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的。”凌默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眯着眼看向了那扇大门。 在他的推测中,这位方洲同志是不受王参谋信赖的。但……这真的就是百分百无差错的结论了吗? “不过你说他了解你……”宇文轩有些疑惑地说道。 凌默扯了扯嘴角,说:“你不觉得他们对我们的行程有点过于了解了吗?” “什么意思?”宇文轩问道。不过听他的口气,显然已经有所猜测了。 “我们当时离开的消息,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知道的人,应该都是我们奇迹基地的核心人物。可是我们前脚走,后脚这消息就传到了王参谋耳朵里。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不会先去那座粮仓的?如果那样的话,他们不是就错过我们了吗?”凌默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而当他说完之后,宇文轩就已经陷入了沉默之中。 直到几秒钟后,宇文轩才长出了一口气:“你的意思是……我们之中不仅有内鬼,而且这个内鬼……他有可能……就是我们认识的人?” 凌默摇了摇头:“我也想过,也许内鬼是在随后来搬物资的人之中。但如果那样的话,他们是不会放过物资的。也就是说,这个内鬼只能让人知道我在什么时候在什么位置,仅此而已。也可能是……他无法通知对方我们已经拿下了哪里的物资……” “我懂了……”宇文轩的脸色越发凝重起来,“他没办法通知,是因为……他跟我们在一起……这个内鬼,他就在我们身边!” 凌默不置可否。 而就在这时,方洲忽然出现在了大门口,对着凌默等人招了招手。 他看起来虽然有些慌张,但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 而夏娜则在此时抬起头来,说道:“已经三分钟了,如果他真要做什么的话,这段时间应该已经够了。” 凌默点了点头,站起来道:“如果真有内鬼的话……那么这家伙应该已经发出求救信号了。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然而他话音刚落,宇文轩却忽然拉住了他的胳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之前针对你的围杀……岂不是成了一个提前抛下的诱饵吗?那可是几十条人命啊……” 不过他很快就自己想明白了……对于王参谋来说,那次围杀能够成功他的话,那么那些人自然就不是诱饵而是功臣了。但如果失败的话…… 一想到这里,宇文轩顿时有些遍体生寒……为那个王参谋的心机,以及这份远超常人的狠辣……他也终于明白凌默为什么到现在还对一切充满怀疑了。这样的人,的确是越想越让人觉得不安。 他抬头看了凌默一眼,苦笑着说道:“你的人头真是值钱。” “是他们的命在自己老大的眼里不值钱罢了。”凌默则淡淡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