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一根骨头的智商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一根骨头的智商

“呜呜呜……”见凌默向自己走来,这人立刻连人带椅地往后使劲退了两下。\ \ 凌默则被这人的眼神看得有些不明所以,他问这人道:“你见过我?” 这人一愣,然后使劲摇头。 凌默又看向了夏娜:“那他这么怕我干什么?” “呵呵呵……”夏娜眯眼笑了笑,将叶恋拉了过去。 “好吧……”凌默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他同样踢了一根椅子过去,到这家伙跟前坐了下来,然后淡淡地问道,“你有什么是要跟我说的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们也不用浪费彼此的时间了……”说到这里,他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人再次打了个寒噤……他看了看凌默,又看了看夏娜……果然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善茬啊!露出笑容的时候,就代表着要毫不犹豫地动刑了吧! 老实说……如果凌默一上来就凶神恶煞的话,他反倒会平静不少……可是最让人胆战心惊的就是这种变态了啊!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干出点什么来啊!在这种人手上,都干净利落地死掉都算是一种幸运了…… “情报上为什么根本没提啊!结果好了……我错过了自杀的机会……”这人颇为绝望地想道。 “想好要告诉我什么了吗?”凌默观察着这人的反应,问道。他同时抬手一挥,一阵无形之力掠过,勒着这人嘴巴的布条就应声而断了。 “咳咳……”这名俘虏咳嗽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凌默,然后咬了咬牙。 “你的异能是什么?我的同伴会不会有危险?”凌默这两个问题问得很严肃。 俘虏也不意外。他勉强地笑了笑。说道:“不会有的……我的异能叫做章鱼……”说着。他低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道,“你不妨可以看看。” 凌默盯着他看了一眼,用触手割开了他的衣袖。 一条全是伤口的手臂立刻显露了出来……其中一条伤口颇为新鲜,而且长度也差不多就在十厘米左右。结合那根“水蛭”拔出后的样子,凌默顿时就明白了**分。 “变异系是吧……我明白了……”凌默点头道。既然肉条是从这家伙身上来的,那经过一次周转后顶多也就是有点脏罢了……只要好好消毒,木晨就不会有事了。 “那么章鱼。也就是说,操控这些尸体的人其实是你,对吧。”凌默又问。 “我不叫章鱼……算了。没错,我和螳螂是搭档。”章鱼认命地说道,“每次战斗前,我就从自己身上把肉割下来,弄进尸体身体内。我这些肉离开了我,还能被我控制一段时间。不过也就只有那段时间而已。所以一旦战斗开始,我就必须要操控它们拼命地攻击你们。我在尸体里放的肉越多,能操控的部位也就越多。甚至能控制眨眼这类的小动作……” “这么说,这也是你们使用音乐的原因之一吧?为了卡时间。”凌默道。 “嗯……”章鱼点了点头。 “好了……接下来我想问什么。你应该心里都清楚吧。”凌默又说道。 这人的神色顿时变得复杂起来,他深深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叹了口气:“我说……” 一分钟后,这人便死在了凌默的触手下。 “怎么样?”夏娜和黑丝同时开口问道。 凌默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尸体道:“其实从他脸上露出这种表情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他和螳螂是一类人了。” “又没招?那主人你干吗还问他?”黑丝问道。 “因为这两人还有另一个共同点……”凌默继续盯着尸体道,“他们原本都是普通人,心里都有牵挂。所以……他们都怕死。” “在非常怕死,但又不得不死的情况下,你觉得他们所希望达成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凌默扭头问道。 夏娜和黑丝各自咬着手指思索了起来…… “吃?不被吃?”黑丝问道。 夏娜则摇了摇头:“应该是……啊!我还是处男啊……” “停!在你们说出更糟糕的台词之前停下来!”凌默推开椅子站了起来道,“简单的说就是死得痛快点,死得更有价值一点。前者可以通过向我交代来完成,后者则可以通过什么都不说或者误导我来达成……也就是说……” “他们会选择误导你!这样就能两者兼得了!”夏娜恍然道。 “没错。” “可是我不太明白,既然是误导……那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黑丝问道。 凌默道:“他们一个说是什么听都没听过的xx圣团做的……另一个,却说是涅槃做的。”说到这里,他看了章鱼一眼,有些遗憾地说道,“猎鹰在挑人的时候,虽然考虑到了他们的忠诚,却没想到每个人的应变能力都是不同的……思维更是天差地别……” 夏娜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即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接着说道:“也许,他们也没想到自己的人会这么快就被抓到吧……” 说着,她摊开了手道:“这人身上带着的。” 凌默接过来一看,顿时冷笑了一声:“联络器……” 不过早在搜出来的时候,夏娜就已经将其关闭了。 但这时凌默拿着联络器想了想,却将其打开了。 “兹兹兹……” 一阵电流声后,听筒里便传出了一阵寂静…… 而沉默了两秒后,凌默便对着话筒说道:“喂……” “凌默吧?”里面立刻传来了一个缓缓的、很沉稳的声音,“久仰大名了啊……” 这次轮到凌默这边沉默了,他想了想,说道:“哦……不过阁下藏头露尾的,我们也没有这么寒暄的必要吧。” “……” 夏娜和黑丝的反应倒还好……但对面的气氛却明显尴尬了。 “也是,我认识你,但你不认识我。不过你可以叫我方洲。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吧。”那边笑了笑,说道,“就赌我们……谁先死好了。怎么样?” 凌默一开始还是一副嗤笑的表情,听到这里时,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来吧。” “现在你已经杀了我两个人了。”方洲语气淡淡地说道,“从概率上来说,现在我先死亡的几率,应该是比你要高了。但是……你们的人数不够吧。你能活着到达我这里吗?” “你猜猜看?”凌默同样不咸不淡地说道。 “呵呵呵呵……”方洲笑了笑,“那么让我猜猜看你现在掌握到的情况吧……你知道你们是陷入一个异能制造出的幻境里了,也知道自己要面对很多的异能者……最关键的是,你知道你们将会一直处于被动,对吧?即便你能撑住,但你的同伴们也将一个个死去……不是吗?” “这个嘛……”凌默也跟着笑笑道,“谁知道呢……也许,我们将会很快找到出去的方法也说不一定……到那个时候,处于劣势的就是你们了,对吧?” “那就祝你好运了。”方洲又是哈哈一笑,说道。 “彼此彼此。”凌默说着,就挂断了联络器。 不过指示灯一灭,作为队长的方洲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他站起身来,望向了远处的酒店道:“所有人……行动!” “这个老狐狸……”凌默则意味深长地把玩着联络器。 “你们都说了什么啊?”黑丝好奇地问道。 “无非就是互相试探……”凌默说道,“他死了两个人……尤其是章鱼。章鱼没死之前,联络器就被拿走了,所以这位叫方洲的,他一定很担心章鱼都对我说了些什么。” “那你在暗示他说了?”黑丝又问道。 “不,正是因为我继续表现得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才更加担心。”凌默道。 这下黑丝更不明白了:“为什么?” “傻啊……我们手里有个活口,怎么会不想法设法撬出点东西来。无论我们得到的信息是真是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都应该是有所底气的。但是凌哥却说还要去找出口……这不是摆明自己都不知道吗?但越是这样,那个叫方洲的人类就越是什么都不相信,反而会怀疑凌哥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更多的东西……”夏娜分析道。 凌默点了点头,夸道:“就是这样。” 黑丝抱住了头道:“好麻烦啊……人类原来是这么复杂的生物吗?不过说的也是啊……丧尸其实也是挺复杂的啊,说到底都是同一个大脑嘛……” “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感慨……不过毕竟是犬娘嘛,有骨头就好了。” “是啊,毕竟只是一根骨头的智商嘛……” 夏娜和凌默二人纷纷感慨道…… “说谁呢!” “接下来,就看他上不上当了吧?”夏娜问道。 “喂,就这么无视我了啊!” “放心吧,他肯定会上当的。”凌默却很有把握地说道,“越是这种把一切都安排得极为仔细的人,越容不得出半点差错。哪怕他有这种我可能是在故意诈他的怀疑,他也会行动的。” “因为,他输不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