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可爱”的女孩子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可爱”的女孩子

“啊,是那边!我去看看!”夏娜迅速的和凌默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便果断地松开了木晨。( 她这边刚一抬脚,凌默那边就已经甩出了一根触手。那条“水蛭”刚想挣扎,就再次被牢牢地困在了地上。 它剧烈地扭动着,同时身体还在不停地收缩着,而木晨也在昏迷中皱起了眉头。 “好强的力道……”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凌默总觉得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这条“水蛭”就好像长大了一些。 但在对其毫无了解的情况下,凌默也不敢贸然动手对它做什么。 只希望夏娜那边能有什么收获吧…… 与此同时,夏娜也已经提着镰刀冲到了木晨刚刚走出的房门口处。 她速度极快,几乎是在凌默接手控制住木晨的瞬间,就已经完成了这一举动。 “尸体呢……”夏娜双眼一眨,扫向了屋内。 没错,这里应该是有具尸体的……而且看木晨出来时的状态,他应该是刚刚完成了厮杀才对。 夏娜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尸体身上有问题…… 但当她看见尸体时,却忍不住愣了一下。 这哪像是新鲜的尸体?高度腐烂了啊! “凌哥,这尸体不对劲!”一边喊着的同时,夏娜就一边在屋内走了一圈。 而这个时候,一团黑暗正从墙角蔓延而出,慢慢地接近着夏娜身后的影子。 “什么不对?”凌默赶紧问道。 “和之前见到的都不一样!”夏娜也远远地答道。 “刷!” 凌默立刻拔出了匕首,对准了那条“水蛭”。 这么说……问题果然是出在了尸体身上。那么“水蛭”也肯定就是从尸体身上爬出来的了。它在尸体身上呆着的时候尚且不需要**细胞。想必对活人也是如此。那么就算强行拔出来。应该也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损伤。而木晨,则必然是在和尸体厮杀的过程中中了招…… “不能百分百肯定……” 凌默拿着刀子,一时却有些犹豫。 这些分析都是瞬间在他脑海中完成的,如果换作是其他情况,他早就毫不犹豫地动手了。但此时他却有些迟疑……万一错了呢? 就在这时,这条“水蛭”又再次剧烈地扭动了起来,并试图继续往木晨体内钻去。这要是让它得逞,那木晨可就真的没救了。 而同一时刻。木晨也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在剧痛中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刚开始还有些不太清醒,但那“水蛭”刚往里一钻,他就立刻浑身一抖,额头上迅速冒出了一层冷汗。 “什……什么东西……这……”木晨艰难地扭头看了一眼,顿时被自己手臂的状况给惊呆了,“这tm什么鬼!”而且很快他又冒出了更多的疑问,“我刚刚对夏娜……我没做什么吧!她受伤了吗!” “放心吧,以你的身手是伤不到她的。”凌默安抚道。 “哦……那就好……”木晨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恍然大悟似的再次惨嚎了起来。“不过我好像很不好啊!这到底什么玩意儿啊!我怎么感觉像是电钻一样!” 凌默仔细一看……这“水蛭”靠着不停扭动扩开伤口,然后利用收缩动作往里钻。可不就像是电钻吗?至于感受……看木晨的样子,显然是很糟糕的。 “你忍着,我把它拔出来。对了,关于它你记得什么?或者说,讲讲你跟尸体的战斗过程。”凌默一边问,一边就将刀子靠了过去。这“水蛭”显然是没有什么自我意识的,它只是一味地往里钻。而凌默则用触手绑住了伤口两边,然后朝着它缓缓逼近了过去。 谁知道这“水蛭”还能干点什么,既然要来硬的,那就得一次性将其搞定。 木晨在哀嚎中断断续续地说道:“我tm不认识它啊!至于跟尸体……对了,那家伙正嚣张的时候,突然就停下了,然后我一刀子过去,他就直接朝我倒了过来……” 凌默眉头一挑:“接着你就被扑倒了?” 不太可能啊……木晨的身手也不算迟钝了。除非…… “但即便是单身三十年的你,也不可能在那种封闭的房间内猥亵一具尸体才对啊……”凌默道。 “那你就不要说出来啊!还说得这么详细……你果然是这么怀疑过了吧!”木晨大叫道。只是不知道这叫声中究竟是痛苦多一点,还是愤怒多一点…… “那么……发生了什么导致你没能躲开?”凌默继续问道。 “喂!别无视我的话啊!”木晨吼了一句,然后咬着牙想了想,忽然说道,“说起来倒是挺奇怪的……我本来是准备往后退的,可是却撞到了什么东西。好在这具尸体也没再动了,不然我可能就受伤了……啊!” 一声惨叫声,凌默已经眼疾手快地将那根“水蛭”挑了出来。 “夏娜!注意屋里!那人可能还在那里!”凌默同时在脑海中喊道。 “屋里?”夏娜此时已经停下了脚步。 而那团黑影也终于融入了她脚下的影子里……面对着这个柔弱的少女,黑影中缓缓地伸出了一只手,然后慢慢地探向了她…… “当!” 伴随着寒光的一闪而过,这只手顿时就被镰刀的刀锋钉在了地上。 紧跟着,这个藏匿在黑暗中的家伙,就被夏娜连人带刀一起拖了出来。 她甚至只用了一只手……而且还是背对着完成了这一连串的动作。 那人一点点地从黑暗中被拽出,手掌还在刀刃下痉挛着,甚至发出“咔咔”的响声。 而这个作为偷袭者的家伙,则在剧痛中抬起了头来,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这个长发少女。 “呵呵呵……” 少女终于转过了身来,她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对着偷袭者露出了一丝纯真的笑容。 “你就是那个试图完成一次双杀的家伙吧?真是不好意思,被我抓到了。” “怎么……”偷袭者刚挤出一个词来,就猛地看见夏娜睁开了眼睛。 尽管那双眼睛是黑色的……但在和这名少女视线对上的瞬间,他却顿时打了个寒噤。 少女还在微笑着继续说道:“明明在一开始借机干掉那个愚蠢的家伙就够了,你却非要盯上我这样可爱善良的女孩子……” 喂喂……你说的是你的同伴吧!你说的是那个中招的队友吧! 这孩子怎么回事啊! 偷袭者本来就已经变得惨白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 这下完了…… “你不要乱动,否则我会换一只手继续拖着走的。”少女非常温和地说道,“听懂了的话,就把你身上的所有东西交出来吧。不然一会儿凌哥来了,他会比我更生气的……” …… “啊啊啊!”木晨此时也还在惨叫不止,那根“水蛭”的拔出伴随着大量的鲜血。且它刚一落地,就直接弹向了距离最近的木晨的面门。 “当!” 凌默的触手及时将其钉在了地上,但即便如此,它还在继续地扭动着。不过很快的,它就在扭动着开始了腐烂。 “原来如此……单独存在就会死亡……”凌默道。 而木晨则继续保持着一脸惊悚的状态……尼玛,这画面太美了啊!这玩意儿长得就像一根会动的肉条啊! “队长……你能不能把它挪开点……”木晨声音颤抖地说道。 “淡定点。”凌默劝慰着。 “我该怎么淡定啊!” “你看,一激动血又飚出来了。”凌默拍了拍木晨的肩膀,说道,“坚持一下,宇文轩马上到。” “飙血你倒是帮忙止下……等等,宇文轩?这是什么意思?”木晨抬头看着凌默,瞬间有了一股极其不详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这两人身后就传来了疯子那熟悉的声音…… “谁需要消毒来着?”宇文轩出现在了两人身边,搓着手跃跃欲试地问道。 黑丝则跟在后面,一脸好奇地看向了走出了门口的夏娜。 “凌哥,可以来一下吗?”夏娜问道。 凌默看了宇文轩一眼,又看了看已经惊呆了的木晨,默默说道:“加油!要相信奇迹,我的精神与你同在。” “等……别走啊!我需要你真的跟我同在啊!宇文轩,你想干什么?不要冲动啊!虽然我的身体的确是被不明物体玷污了,但是我们就不能采取更温和的手段吗?消毒水?酒精?什么都行啊!……啊啊啊啊!” “啧……”背对着二人的凌默一听这惨叫声,顿时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也不是真的烧他……宇文轩能控制住火焰,光解决伤口周围的一些垃圾的。”黑丝说道,“然后再用常规手段去处理,这样才更安全一点。不过还好,我看过那东西了,所含病毒几乎没有……这说明,它完全是属于人类的东西……” “喏,就是他了。”两人正好走到了门口,而夏娜正靠在门上,指着门内被捆起来的一个家伙说道。 这家伙颇为老实地坐在椅子上,一脸的惶恐不安。 尤其是在看到凌默后,他的眼神就变得更加惊慌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