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唯一的反击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唯一的反击

“不过,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这次的目标,实际上就只有你一个。? 虽然她的出现是我没料到的……但是,你真的觉得你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吗?”对方杀气腾腾地冷笑道。 凌默朝房间周围扫了一眼……这真正的房门原本就不在他能够一眼看到的地方,显然恐怕就更难找了。如果他真的靠近摸索,大概就正中了对方的下怀了。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警惕留在原地…… “怎么了?吓得不敢动了吗?也是啊,换做我是你的话……” “你是刚刚那个司仪吧?冒充尸体玩角色扮演,杀掉一群丧尸让他们陪你一起参加婚礼的那个?”凌默又再次打断了他。 这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忍无可忍地叫道:“你这是什么注释啊!不要说得我好像很可悲一样!” “那这么说你的确是那个司仪了?”凌默将叶恋拿着的一片布料接了过来,晃了晃说道。 “……你诈我!”这人顿时反应了过来。 “不算是,只是不能完全确定。”凌默却很坦诚地答道,“这衣料连原色都看不出来了,你难道真以为我能凭这个认出来不成?不过你能隐藏自己的存在,还穿着这么让人恶心的衣服,十有就是那只消失不见的、只能主持尸体的婚礼,自己孤零零站在上面的司仪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特意加上注释……”这家伙怒哼了一声后,说道,“你能不能别在司仪司仪的叫了。我认识你。那么你在死前也认识认识我好了……我叫螳螂。” “尸体司仪就已经很可怜了……没想到本体连人都不是。”凌默又暗暗嘀咕道。 “我都听见了!”螳螂愤怒道。不过很快他就冷笑了起来。声音也再次飘忽不定地传了出来,“你是想干扰我对吧?不错,不愧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强大幸存者……明明刚刚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这么快就能使用这种小手段了……” “切……”凌默则撇了撇嘴角……这家伙不笨啊! 不过想想也是,能在一天时间内制造出如此之多的陷阱,还有这种令人防不胜防的安排,以及这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手段……这种种加起来,都说明对手是一个非常心狠手辣的资深幸存者。 而且他的异能……也是极其特殊的…… 叶恋和他当时都曾经盯着那司仪看过。但当时却愣是没有看出这居然是个活人! 甚至直到对方亲口承认后,凌默都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想不明白是一回事,要保持镇定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在此时此刻,凌默仍然是一副冷静的表情,甚至是以一种闲聊的口吻在说道:“你如此形象出众,想必在所在的营地里……” “呵呵……”对方笑了笑,说道,“改换策略准备拉拢关系了吗?” “肯定是众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对象吧。”凌默接着道。 “居然自顾自地说完了!”螳螂无语了……他打断对方的时候就没起到半点报复的效果啊!反而被干净利落地无视了! 最可恶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有半点拉拢的意思啊!这分明还是裸的嘲讽啊! 而他,则瞬间被打脸两次…… 啪啪啪!左右脸都疼! “好吧……我承认你惹人生气的本事的确高明……”螳螂忍不住了。 看凌默这架势,是准备索性端着那杯茶坐下来对他进行反复嘲讽了。 而且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凌默还真就将茶杯端到鼻下闻了闻,接着就毫无征兆地朝着墙壁直接砸了过来:“有空泡茶有空洗个脸啊!” “尼玛!” 螳螂抓狂了……这家伙是抱着哪怕打不到能溅到也不错的心态吗! 还有这花样嘲讽的方式……这人还真是坚持不懈啊! “嗖!”人影终于出现了。而这次是从凌默侧面蹿了过来。 凌默则显然早有准备……他笑了一声,然后便和叶恋一起闪身躲了过去。 在寄生体的帮助下,他的身体反应速度明显也快了不少。而更快更强的触手则让他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灵活了。 螳螂的攻击再快,在防着叶恋出手反击的情况下,也难以二次靠近凌默。 因此落空之后,他就躲回了黑暗中,然后再次伺机扑了出来。 几次之后,他次次落空,而凌默则还在叫嚣道:“再来再来!” 这下螳螂觉得有点不对了…… 他略微喘着气地吼道:“你tm就知道躲!” 光挑衅不动手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啊!这种人身边居然还带着那么漂亮的妹子! 没天理啊! 还有……你一个精神系异能者这么灵活真的好吗! “你是打算就这么耗下去是吧!”螳螂道,“你总会出现失误的。” 心理战,越是瞻前顾后反而越容易真正出现失误。 “你不一样吗?”凌默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得意道,“再说我这边两个人。” “尼玛!”螳螂再次抓狂。 你也知道你二对一啊!那就拿出点风骨好好反击啊! 不过凌默的话说得没错,他这边两个,肯定比螳螂能耗……而且最麻烦的是,不知为什么他好像还越躲越有经验了…… 但即便如此……一方久守,也肯定会出现破绽的。加上螳螂只盯着他一个人打,那就更有可能了…… 螳螂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开始慢慢掌握到凌默的躲避方式了…… 接下来只要爆发出极限,找到机会给予其一击,就能将这个名头很响,但真人却很讨厌的家伙终结掉…… 但螳螂没发现的是……凌默却在此时露出了一丝笑容…… “嗖!” 螳螂再次冲了出来,然而这次他刚刚躲进黑暗中,一连串闷响声就传了出来。 一声闷哼从螳螂消失处的斜上方几米处传来,随即几滴鲜血就滴了下来。 “刷!” 叶恋一跃而上,一阵激烈的响声后,一个人影就“噗通”一声被扔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刚想动弹,一根触手就已经将他的手掌钉在了地上,同时手腕也被凌默一脚踩住了。 “劝你别动。”凌默这会儿的声音听起来也是颇为的悠闲。 螳螂还想反抗,叶恋的身影却已经出现在了他身边,同样也是一脚,踩住了他的另一只手。 “啊!”螳螂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和凌默不同,叶恋这轻轻一踩,他的手掌就废掉了。 粉碎性骨折,光是声音听着都让人疼了…… 而叶恋的嘴角则因此微微翘了起来,只是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凌默,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说呢……你动作那么灵敏……”凌默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又将视线定在了他的手掌上,“这是丧尸的指甲吧……居然这么长。” 这螳螂还真像是螳螂一样……十根指甲就像是十把大刀。这情景在人类身上可不多见…… 至于螳螂的身体……那就妥妥地像是一具尸体了。 他的眼睛这会儿倒是恢复到了正常的样子,不过那泛黄的眼白却实在是有些惊悚。 一个人能把自己搞成这样……也是不容易。 “你现在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吧?”凌默又问道。 螳螂疼得一阵抽搐,他翻着眼皮看了凌默一眼,咬牙问道:“你是怎么……” “想问我是怎么知道你在哪儿的?”凌默又一次打断了他。 这次螳螂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咬了咬惨白的嘴唇,点头道:“没错!你应该不会为了随便试试浪费你的能量吧……” 凌默那么多次躲避后都没有反击过,螳螂自然是明白原因的。 双方都知道他不会老老实实地留在原地,而凌默即便挨着扫过去,也未必就能碰到他。 一次不成之后,第二次就更不会有什么成效了。 但凌默却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将他搞定了……和叶恋的配合更是默契之极,让他毫无挣扎之力,就瞬间兵败如山了。 “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螳螂吼道。 “是吗……”凌默盯着他笑了笑。 螳螂却被凌默的这种眼神盯得有些心虚……他硬着头皮道:“是!否则……无论你问我什么我都不会说的!” “那好吧,”凌默说着,看向了他肩膀上的一个伤口,道,“我说是血腥味你信不信?” “血腥味?”螳螂愣了一下。 要说血迹……这伤口流出的鲜血的确还没有滴下来的意思。但在反复的攻击中,他的伤口确实扩大了…… 但是血腥味……这屋内不是到处都是血腥味吗! 要在这么浓烈的味道中闻出一股正在移动的,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螳螂摇头道。 “没什么不可能。”凌默却说道。 就在这时,螳螂看见了叶恋的双眼。 那双眼睛先是变为了血红色,然后瞳孔又像是万花筒一样收缩转动了起来。 “你……” 螳螂脸色大变,顿时张大了嘴巴…… 他当时就惊呆了…… 这里,居然有一只真正的高级丧尸!(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