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连环杀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连环杀

“夏娜?” 黑黢黢的通道内,凌默又张嘴喊了一声。 但静等了一秒后,凌默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里的空间总共也就这么大……就算彼此间看不见,声音也总是能听到的。 既然不是有人在却没有答话,那么就说明……这里没有人! 可这怎么可能?! 即便夏娜出去了也应该能听到啊!难道…… 一个难道还没想完,一个声音就突然从不远处传了出来。 这声音听着倒是挺悠闲:“能不能聊聊?” “嗯?!”凌默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毛,随即警惕地拉紧了叶恋。 不过他眼神里却是冷静大于惊讶……对手早晚会找上来,早在他察觉到这里不对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预感了。 但想是这么想;无;错;+他却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 一人一声音僵持了一会儿后,那声音终于撑不住又开口了:“你好歹吓上一跳……” 凌默不说话……他都不说话,叶恋就更没反应了。 于是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其实我本来是在期待着一场私人会面的……”这声音再次开口的时候,倒是又恢复到了之前那悠闲的口吻,“可惜啊,计划不如变化。说起来,你站在原地不动,难道是在等你的同伴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么几秒钟都过去了,我想你应该也知道答案了吧?”说着他就笑了起来,“死心吧。你的那些同伴们。他们不会……” “你要聊什么?”凌默一张嘴就打断了他。 对方刚被噎了一下。还没从凌默的突然开口和淡定的态度转变中回过神来,凌默就已经大摇大摆地沿着通道走向了前面。 等到了尽头后,他抬脚就是一踹,然后盯着瞬间飞出的“房门”了然道:“果然啊……” 门后是一间看起来颇为宽敞的房间,装修也很是豪华,只是布满了灰尘的状态使得氛围看起来难免有些阴森。 而一个人影正坐在一张背对着凌默的椅子上,这人似乎还端着一杯茶,袅袅的冒着热气。 真是悠闲啊…… “嘭!” 可惜门板落地的声音却实在不怎么和谐…… 对方也显然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了……不过沉默了一下后。他还是找到了一个切入口:“看来你已经明白一些问题了……”语气依旧淡然,只是略显僵硬。 凌默也不得不膜拜……对手为了保持形象也是蛮拼的啊…… “是看出了一些。”凌默也不客气地答道。 “那看来你不是不爱说话,而是在分析这个陷阱了?那么……你分析出多少了?”对手问道。 凌默只是扫了这人一眼,就转头打量起了这个房间:“差不多……全部吧。” “哦?”对手这一声明显抖了一下,然后便说道,“那不妨说来听听……也许我还能给你答疑解惑呢。” 凌默不由得嗤笑了一声……这人明显很在意啊! 不过……凌默也总觉得这人有点古怪。 能够多拖延点时间总是好的…… 于是他边想边说道:“那舞台下面只有一条登台通道,按照建筑习惯,怎么也该是修一条直线的,而且没有岔路。以我所估算的舞台宽度再减去我们下来时所走的台阶长度……这通道顶多也就只有十米左右吧……那么问题就来了……你能在这么短的地方动什么手脚呢?” 凌默瞥了一眼门板道:“我左思右想……觉得就只有门了。” 这所谓的门板,实际上就是一块被切割开的木板。堪堪堵在了开出的口子上而已…… “如果你将通道打穿,并在不同的位置制造出口。然后再将每个人引入不同的‘门’内,那么自然就能制造出现在的结果了。简单地说,这个陷阱只是你用来分散我们的,我说得没错吧?”凌默道。 对方沉默了一下,笑道:“不愧是到处搅风搅雨,名气如雷贯耳的凌……” “而且,这样的陷阱,你们准备了还不止一处。”凌默又说道。 对方再次被噎住了…… 这人太不讲理了……根本就没有在听他说话的意思。 不过他在停顿了一下后,还是沉住气问道:“那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插翅难逃,甘愿服输? 或者是垂死挣扎,开口怒骂? 总归会是其中一个吧! 反正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人的语气中除了沉稳,明显还多出了一丝自信和胸有成竹。 他自问将这一连串的算计都设计得面面俱到了……没有特别显眼的破绽,然后虚虚实实的夹杂在一起,最终还是让凌默成功踩雷了。 不是说这人谨慎细心吗?那就按照他谨慎的习惯来。 越是谨慎,就越容易掉入陷阱。哪怕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第三次,而每一次他都会像现在这样端着茶,悠闲地在一扇门后等着敌人。 凌默说得没错,那么自己的推测得到证实后,他会有何种反应呢? “那你肯定累死了吧?”凌默反问道。 累死了吧……死了吧…… 这什么人啊! 关注的点为什么这么奇怪啊! 明知道自己落入陷阱了就不能好好关注下自己的死活吗?再不济你也担心一下你的同伴啊! “战吧!” 这人一脱手,茶杯顿时往地上一掉。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凌默却伸出触手接住了茶杯,而叶恋也一闪身出现在了人影后面,一把抓住了其两边肩膀,“咔嚓”两声卸掉了个关节。 “我一开始就在怀疑你了。” 凌默慢慢地走到了这人面前…… 这人正忍着剧痛脸色煞白地盯着凌默,而他另一只放在腿上的手里则赫然捏着一只手雷。 如果不是叶恋行动得够快,他现在必然已经将其引爆了。 茶杯坠地的声音能掩盖那细微的动静,热水的烟雾也能做一定的掩饰…… “这茶水的味道,想必也是用来遮盖火药味的……” 凌默盯着这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嘴里却在说道:“自杀式炸弹暴露了……那正主是不是该出来了?” 这个坐在椅子上的人,只是一个脸如死灰的小青年罢了…… 即便离着这么近的距离,在双臂被卸,身后站着叶恋的情况下,他也无法做出任何自保的举动。 显然……他不会是一个异能者…… “至于你……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凌默这次对上了小青年的视线,问道。 “我……”小青年一开口,声音就明显和刚才有了巨大的区别。 然而他刚露出了一丝坚毅之色,并骂道:“呸!”的时候,他的脸色就突然大变了起来。 紧跟着,他的嘴怪异地蠕动了一下,然后猛地咬向了凌默。 “咔嚓!” 叶恋这次拧断了他的脖子,他歪着头,脸上还保留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往前一栽“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凌默看了一眼尸体,忍不住皱眉道:“看来你不光对尸体下手,对自己的活人同伴也是够狠。他可没打算出卖你们……” “我也只是帮了他一把。他拒绝了你,反正也是要死的,何必还活着让自己人为难呢?”一个人影骤然从床边的一条阴影中扑了出来,趁着这一刻闪电般地掠过了凌默身边。 他出现得快,动手也快,凌默刚一闪身,身边就传来了“嗤”的一声,随即就感觉到一个尖锐之物突破了自己的防护网,朝自己划了过来。而叶恋则在此时及时出手了……她此刻似乎格外敏锐,一睁眼就看清了对方的行动轨迹,然后一伸手抓向了对方。 叶恋的速度何等之快,即便她是随后才动手的,但出手时却和对方的动作相差无几。 而对手显然也打定了主意要干掉凌默,所以即便意识到了叶恋的出手,他也没有要退避的意思。 “刷!” 前后两声锐响传出,对方似乎痛哼了一声,随即就躲进了阴影里。 凌默赶紧朝他消失的地方看去,这才发现房间的边缘处已经蔓延出了不少黑暗的区域,而这些地方就是供对方用来躲避和移动的。 “好快!”凌默一边警惕,一边低头朝自己身上看去。 他的衣物被划破了,身体也险些被攻击到。 但一来叶恋出手很快,二来在紧要关头,凌默的心脏也猛地狂跳了起来,支撑着他的身体爆发出了更快的反应力。 然而诡异的是,等他躲过之后,这心脏就恢复正常了。而刚刚,凌默甚至还没来得及主动用它…… “这就是寄生体的本能……”凌默有些唏嘘地想道。 提心吊胆了这么久,没想到这玩意儿不仅帮了他不少忙,还救了他一次。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而叶恋手上也抓着一片衣物,同时还沾了一丝血迹。 对方受伤了…… 不过估计令对方更没有想到的是凌默的身手……原本必杀的一次突袭,居然被凌默这么硬生生地躲掉了…… “你果然很厉害啊……”那人再次开口道。 只是这次终于无法再保持沉着了,而是透出了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未完待续……) ...